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末世之我欲为人]免费阅读 主角叫方离伍胜男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7-10 10:30:58

[末世之我欲为人]免费阅读 主角叫方离伍胜男的小说免费阅读

《末世之我欲为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末世之我欲为人 即可阅读全文

《末世之我欲为人》小说简介

打发打发时间还可以,内容太死板,配角老是抢着送人头,人物描写太平淡,以至于看着看着就很平庸了,虽然极力想要表达感情,但都读不出感觉来,有种明明是看着好吃的糖果,吃到嘴里却变成了嚼蜡,没有读小说最重要的期待感,那也就到此为止了。。火爆新书《末世之我欲为人》是半包软白沙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方离伍胜男,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如何才能得到你的帮助呢,虽然作为伙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但是,我也不希望在需要你的帮助的时候,却不见你的踪迹!”方离想了一想,好奇的向阿曼达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这个没有问题,我。主角叫方离伍胜男的小说叫做《末世之我欲为人》,它的作者是半包软白沙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某一天,整个世界突然崩溃,病毒席卷了人类。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一天开始,从这99%的变成了丧尸中的两个微不足道的丧尸和1%的幸存者中的一个婴儿开始......世界的重合,各种奇异的生物出现,如何在这样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从窗子外面投射进来,屋子里那些微小的灰尘在温暖的阳光中跳着欢快的舞蹈,从沙发上看去,如梦似幻,温暖的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伍胜男就这样睁大眼睛看着这些在阳光中跳舞的小精灵已经有了好大一会了,她仍然不敢相信,自己醒来居然还有这么一个美好的早晨在等待着自己。手足也不麻痹了,脑子里那昏昏沉沉的感觉也没有了,除了有点饿的感觉,和这二十多年来每天早上醒来的情形没有什么两样。

方离呢,她打量着四周,没有看见男人的身影,想起自己和她的约定,她在心里**了一声,痴痴的望着那个阳光灿烂的阳台。自己完好无缺的躺在这里,那个一直到死都没有放弃自己的男人毫无疑问已经从这个阳台上消失了,她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膝,突然觉得有点想哭。

晶莹的眼泪终究还是没有如愿的从眼眶中滴落下来,她从沙发上站起起来,轻轻的揉了揉发酸的鼻子,赫然发现自己伸出的手已经失去了往日晶莹的色泽,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直透着铁青色的诡异的小手。

她伸出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臂,不出意外,也变成了一般的铁青色,恍若雷击的她讲自己的手慢慢的按到了胸前,那里一直是她傲人的所在,此刻也变得冰冷,更令她惊骇的是,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不!”一声凄厉的嚎叫,从她的嘴里发出。

如果自己最终还是要变成这样的怪物,那方离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既然是这样的结局,还不如和方离始终在一起,至少,自己还能为他做点什么。

“澎”!身后传来防盗门的一声响声,她扭头一看,方离赫然站在门边,胳膊夹着放着一个纸箱。

“醒了!”方离的脸色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显得有些阴暗,甚至和伍胜男的肤色都是一样的铁青,但是,此刻在伍胜男的眼里,却是无比的亲切。

“我比你早醒来一点点,肚子饿了,出去找了点吃食!”方离脸上似乎还有点笑意,”你感觉怎么样,看来,你一点都不想扑上来咬我一口!”

伍胜男指了指对方,又指了指自己,眼中的征询之意很是很明显。

方离点点头,对她的询问表示肯定。伍胜男看到从阴影中走出来的男人,果然整个人和自己一样,皮肤都变成微带着灰白的暗青色,唯一不确定的是,她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像方离一样变得微微发红。

“我们...?”她仍自不太确定。

“估计我们现在可以随便上街溜达了!”方离将手中的纸箱放在茶几上,“我可是吃饱了,给你带了点,你要是饿了就先吃点!”

女人的鼻翼动了动,箱子里传来的气味显然要比方离身上的淡淡腥臭味道要好闻的多,更重要的是,她分辨出这是食物的味道,对于已经饥肠辘辘的她,这可是不小的诱惑。

箱子打开,一阵寒气铺面而来,一条条已经切割好的五花肉整整齐齐的放在箱子里,似乎还覆盖着一丝丝白色的冰霜。

“这哪里来的?”女人对着方离问道,虽然她现在饿得似乎可以把整个箱子里的肉都一口吞下去,但是,她还是谨慎的问了下方离。

“放心吧,我在三楼发现了他们的肉制品冷库,里面还有点存货,那冷库自带发电机的,里面的东西都还保存得不错呢!”方离解释道:“我不知道你的感觉怎么样,反正我觉得这玩意的味道比方便面饼干要好吃多了,而且,肚子吃饱了浑身都有劲多了!”

女人咽了咽口水,”我也觉得这些肉要好吃得多!”她有点犹豫,虽然她很想就这么直接拿起来狼吞虎咽一番,但是,方离还在这里呢,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于难看了点,要不,去找个盘子,用餐刀切起来吃?

方离不知道他站在这里,给女人带来多大的困惑,仍然一无所知的注视着伍胜男。

“死就死吧!”伍胜男最终还是抵御不了这些鲜肉的诱惑,抓起一块鲜肉,用力一撕,仿佛吃着买来的牛肉干一样,几口就下了肚。再难为情的事情都在方离面前做过,这点小事情应该不算什么吧。

肉的味道比她想象中的更为鲜美,就好像一道暖流从她干涸的喉咙中流了下去,经过食道,到达她的胃口,然后变成一股股能量,发散到他的四肢百骸。

看着一条条的肉条消失在伍胜男的嘴里,方离有点惊诧女人的食量,这会功夫,怕是吃了三四斤下去了吧。箱子里的肉条都差不多减少了一小半了。找这样吃饭,非得撑死她不可。

他一把抢过纸箱,制止了女人的进食,“够了,你想撑死自己啊,我们已经死过一回了,再死也得死得有新意一点啊!”

女人将最后一丝肉送进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又将油腻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里舔了一下,往后朝沙发上一到,这才心满意足的哼到:“舒服!”

看着女人微微凸起的小腹,方离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护食咋的,又没人抢你的,这么拼命吃干嘛!”

女人躺在沙发上,慵懒的说道:“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好不容易毫无负担的饱饱一顿,当然得尽兴了!”这一瞬间,那个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小三仿佛又回来了。

“哎,真是懒得说你,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要知道,我下去遇见的那些家伙,可是连楼梯都不会爬呢,还有,这冷库里的那点存货,咱们两人可是吃不了多久,你就不想想吃完了以后咋办,难道你想学那些家伙一样,找个活人尝尝鲜?”方离有点啼笑皆非了,昨天晚上还抱着自己要生要死,今天早上饱餐了一顿后,似乎比自己还能接受现实。

“我不是有你吗?”女人居然很妩媚的给了方离一个眼波,“有你在,我还担心这些事情做什么!”

“你就在这里美吧!”方离无奈的摇摇头,“知道我为什么只拿这么一个小箱子回来吗?我现在全身的力量就只能弄这么点东西回来,除了牙口感觉不错以外,好像跟个十来岁的孩子一样,浑身都没劲!”

“不会吧?”女人很是惊讶的样子,她从沙发上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我好像觉得浑身都是劲呢?”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来证明她很有力气一般,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个他们曾经用来堵住门的冰箱上,慢慢的走了过去,轻而易举的将冰箱推了过来。

虽然只是推,但是,方离心里可是明白,当初自己力气尚且正常的时候,都和伍胜男费了老大的劲才把这冰箱从他原来的位置给推到门后,现在看伍胜男举重若轻的样子,这力气恐怕比当时的他们来那个还要大上几分。

“真是邪门了?”方离不由大受打击,自己的这点力量,还真不够人家看的,恐怕伍胜男现在就是在丧尸群中,也是可以直进直出、横进横出、横冲直撞、高山流水、七零八落一番了的吧。

伍胜男慢慢回到沙发上躺下,看到方离一脸郁闷的样子,开心的说道:“怎么了,看到我力气比你大点就开心得要哭的样子?”

“谁要哭了!”方离反驳道:“原本以为还是我来照顾你呢,现在咱们翻了个儿,看来,以后得要你照顾我了,你这么有力气,以后就当我的金牌打手好了!”

“还打手,打你我都打不过呢!”伍胜男看着愁眉苦脸的方离,面带笑意的说道:“追都追不上你,怎么打得过你,你没有发现,你的行动比我快很多吗?我脑子里明明想着要做什么事情,可是反应到手脚上来的时候,好像总是慢上那么一两拍,你有这样的感觉吗?”

“还有这种事情?”方离舒展了一下手脚,没有伍胜男说的那种延迟的情况吗?他从地下捡起一只笔筒,放在茶几上:“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去拿这个笔筒,看谁先拿到!”

伍胜男点点头,她知道方离想测试一下他们两人的区别。

“一,二,三!”话音刚落,方离已经伸出手来,将笔筒抓在手里,而此刻,伍胜男的手才堪堪伸了出来。

“这么大的区别?”方离蹙眉想了起来。自己的力量大幅度的削弱了,但是,在速度上却好像没有减弱,反而还有点提高,这就是为什么自己比伍胜男要快那么多抓住笔筒的原因吧。而伍胜男的力量有了明显的提高,但是,在速度上却是没有改变或者是反而还有点下降的趋势。难道说,他们两个变成现在的这副形态后,肉体发生变化的方向不同?

自己是侧重于敏捷方面的变化,而伍胜男是侧着于力量方面的变化,这也太鬼使神差了一些了吧,这两个变化转变一下对象,倒也说得过去,现在的这情况,怎么看起来象是反串一样?

《末世之我欲为人》 第47章 诱饵 免费试读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如何才能得到你的帮助呢,虽然作为伙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但是,我也不希望在需要你的帮助的时候,却不见你的踪迹!”方离想了一想,好奇的向阿曼达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个没有问题,我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不就可以了吗?”阿曼到摆摆她的小手:“等我回去处理完族里的一些小事情,下次召唤后,我不留在你身边不走了,不过,如果距离我们一族的距离太远,契约耗费的能量也是省不了的!”

原来阿曼到见到方离这样频繁的召唤自己,都被方离搞得有点心疼了,与其把这些核心的能量浪费在召唤的过程中,倒不如和契约力量来个一锤子买卖,一次性付给契约力量足够的能量,然后她就可以安心的留在方离的身边,享受着为方离出力的报酬了。

方离不知道,象阿曼达这种辅助性的精灵,虽然和战斗精灵一样,对于核心能量也是极端需求的,但是,她们却没有战斗精灵的实力,自己去获得这些足够她们进化的能量,所以,他们对于缔结一个强有力的伙伴,是十分的向往,如果是一个既强有力,而且还很慷慨的伙伴,那她们简直做梦都要笑醒了。

“这个你决定吧,在下次召唤你之前,我会存够足够多的这种‘能量核心’的!”方离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自己这位小巧的伙伴的要求。他相信,只要有了共同的利益,有没有一个契约力量作保证,实在是关系不大。

送走了阿曼达,方离在山后,静静的坐了下来,感受着自己的种族技能“吞噬”给自己带来的惊喜。

没有了先前那种惊慌失措的情绪后,方离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手掌上,细细感觉着,却是发现,一股若隐若现的热流,从自己的手掌,通过自己的手臂,然后流入自己的全身百骸,这种感觉懒洋洋的,甚至还颇为舒服,一点不都不像自己吞食那些脑晶后那种痛苦的感觉。

敢情自己是把外敷药当做口服药了,难怪那么难受,看着手上的能量核心,化作一块一块松脆的小石子,从自己的手中簌簌落下,方离自嘲的,旋即想起来伍胜男,要是她在自己的身边,现在也应该知道正确的利用这些脑晶的办法了吧。

回到营地,楚海他们已经回来了,甚至在队伍中还多了一个生面孔,不用说,这是楚海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招揽的一位幸存者,楚海嘴里叼着一支烟卷,正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将一袋一袋的粮食放进楼上的库房。

“运回来了多少粮食?”方离脸上堆着笑容,堆着这位自己名义上的老大打着招呼。

“不多,不过装两间屋子倒是没有问题!”楚海似乎不以为意的说道,但是方离分明看清楚了他眼角的得意。

“按照老弟你的情报,我们找到了那粮站,连老天也似乎在帮我们,在粮站门口居然还有张重型卡车,我叫大伙直接弄了一卡车,连车都开回来了,可把大家累得!”楚海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堆着空中吐了一个烟圈。

“那就好,有了这些粮食,我们暂时就不用发愁了!”方离附和着他说了一句,转身就朝着楼上走去:“我去看看饭做好了没有,想必大家都饿坏了!”

“你等等!”楚海叫住了他:“有个事情我要弄清一下!”

方离愕然回过头,不解的问道:“什么事情?”

“假如,我是说假如的话,我们因为一些事情,可能和军队上的人发生冲突,老弟你会如何自处?”

楚海问这个话是有目的的,昨天他就和自己的几个手下都商议好了,要成规模的扩大自己的势力的话,武器那是必不可少的,但是,靠着几把收集来的警用的枪械,显然是远远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别说还有弹药的消耗。

同样的是暴力机关,警察们的武装可就比军队差上很多了,至少,在重型武器方面,就不具备有可比性。如果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将方离所说的那种新进招募进军队的菜鸟俘虏一批,将他们的枪械据为已有的话,这无疑是增大实力最快的路径。

这个想法虽然一乍听好像是在异想天开,但是细细的一琢磨,未必没有可操作性。如果类似小队规模的军人,被楚海他们刻意扮成渴望得到军队保护的幸存者接近的话,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是可以达到目的的。这些军队目前的敌人是那些被感染了的丧尸,想必对于幸存者的提防并不是如何的高。

“军队又没给我饭吃,也没有管我的死活,我管他们去死!”方离想都没想,给出了楚海渴望得到的答案,他隐隐约约觉得楚海问这话肯定是有着他的目的,但是,就算他以前再宅,也知道现在是表忠心的时候:“我跟着楚大哥你混,楚大哥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叫我打狗,我绝对不敢撵鸡!”

“没那么严重!”楚海习惯性的摆摆手,“我只是随便说说,不过,如果真要和军队上的人套上关系的话,恐怕当时候,还得要弟妹出下面才行!”

在他的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咱们都是一帮看起来横眉竖眼的大老爷们,如果队伍里有个女人小孩的话,恐怕更能取信于那些菜鸟新兵吧!”

“楚大哥你客气了,你看大家都在出力,我们两口子也帮不是什么忙,只能在旁边递递水,做做饭什么的,真有需要我们出力的地方,我们绝对是没有二话的!”方离拍着胸脯回答道。

“那就好,你记住你说的话就行了,你去忙吧!”楚海点点头,将方离赶了上去。

他这是打着什么主意呢,还要巧儿出面,而且和军队还有关系,方离一边琢磨着一边走上楼去,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管他呢,走一步看一步好了。他安慰着自己,不再想这个事情。

他不去想这个事情,但是在吃过饭之后,这事情却找上他来了。

小黑是一个好司机,这个事情,在上午鼓捣起那辆运粮的重卡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楚海诸人的承认,他也因为这个手艺,不再被视为一个没什么用的小家伙了。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人充当司机,也就意味着可以解放出一个人手来,让被解放出来的人可以不用管这些琐事,专心的战斗,这笔账,楚海还是会算的,尤其是他在现在的人手捉襟见肘的时候。

小黑是在卡车上的粮食搬运得差不多的时候,回到山上的,他一直在山下卡车能到到达的地方看守着粮食,为此,楚海还专门给他配发了一只手枪,虽然没有几发子弹,但是这沉甸甸的铁块憋在腰间的时候,小黑也觉得自己很男人了。

“方哥,跟你说个事儿!”接着消食的理由,小黑在楚海哪里讨了一只香烟,溜溜达达的走到方离的身边,低声的说道。

“什么事情?他们不是对你有意见吧!”方离扫了一眼四周,显然,他们两个的说话,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一个个都累得象什么似的,现在吃饱了,或坐或躺,动都不想动了。

“不是这个,他们对我还行,好像挺放心我的!”小黑一撩自己的衣服,露出插在腰间的手枪:“他们还给我这个!”

“你会不会玩这个,插在那里,别走火打掉小JJ了!”方离见他有点得意的样子,拿他开涮道。

“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我关着保险呢!”小黑回了一句嘴,低声的说:“不是这事,方哥,我听他们私下里商量,好像他们打算再运几车粮食回来后,就把粮仓给烧掉!”

“烧掉就烧掉,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就这些粮食也够我们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了!”反正是崽卖爷田心不疼,方离也没有觉得这是一件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止这些!”小黑急了:“他们打算在军队来的时候再干这事,趁着混乱的时候,找机会抢枪啊!”

方离这才吃了一惊,这楚海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了吧,在军队手里抢枪,这和在老虎头上拔毛有什么区别。就算自己昨天给他介绍,军队新进招募了不少幸存者,战斗力有所下降,但是,也不是这么一小群武装平民可以招惹的啊。

“你听谁说的,花柳还是石头,还是楚海亲口说的!”方离扫了一眼远处的楚海,轻声问道。

“他们都这么说,好几回,那个楚海也听到他们的谈论了,也没有制止,没准这就是他的主意!”小黑说道“方哥,我担心到时候他们会不会拿我们几个外来的人当炮灰诱饵什么的,所以给你说一声,让你心里有个底!”

“嗯,我知道了!我们见机行事!”方离沉稳的点点头,不着痕迹的走开,心里确实在破口大骂:“**啊**,你不打老子的主意,打女人小孩的主意算是什么男人,难怪刚才吃饭前楚海说要巧儿出面的呢,这话应在这里了,的确楚海不会拿他们当炮灰诱饵,但是,当炮灰诱饵的还是有的,那就似乎乔巧儿和方香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