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夜御深戚景微的小说[余生同你流浪]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7-10 10:14:52

主角叫夜御深戚景微的小说[余生同你流浪]全本免费阅读

《余生同你流浪》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生同你流浪 即可阅读全文

《余生同你流浪》小说简介

《余生同你流浪》写的是真的好,作者文笔犀利,情节引人入胜,代入感跟强,非常棒的一本书!。主人公叫夜御深戚景微的小说叫做《余生同你流浪》,是作者籽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8章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别墅半步!夜御深的眼眸缩了下,并没有回答萧城的这个问题,而是扭头朝外走去,“我先去看看阙儿,一切就拜托给你了。”萧城无奈地点点头,目送夜御深离去。他了解夜御深的性格,只要是。主人公叫夜御深戚景微的书名叫《余生同你流浪》,它的作者是籽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年前,她割了一个肾救了他的命,从此成为他的妻,却被宣告不能生育。不久后的一纸离婚协议,更将她推至绝望的边缘。黯然离开后,她惊喜发现肚子里赫然有了小生命,然而历尽千辛产子,却被医生宣告是枚死胎!三年后,她涅槃归来,却被他擒回家抵在床角,“戚景微,你抛夫弃子三年,我该怎么惩罚你?”她怒,“滚开!你想怎么样?”男人欺身而上,“如你所愿,现在就开始滚——床单,连本带利的讨回!”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请不要对陌生女人动手脚!

这个女人有多狠他知道,三年前她走的那么干脆,不给他留点余地,但是既然他找到了她,就不可能再放开她!

“戚景微,你抛夫弃子三年,终于肯回来了!还假装不认识?嗯?”夜御深冷厉的凤眸里泛出阴鸷,随着语气的加重,将戚景薇的手臂抓得更紧了。

“先生,你抓痛我了,我确实不认识你!”戚景薇觉得手臂被抓得生疼,用力想要甩开夜御深的桎梏,却发现怎么都甩不开!

这个男人在胡言乱语什么?她三年来第一次来G市,什么叫抛夫弃子!

“怎么?真的不认识?”夜御深抓住戚景薇的手臂上前一步,将她逼到墙边,牢牢将她锁在自己怀里,凤眸悄然渲染上几抹愤怒的血色。

阵阵男性气息和淡淡的烟草味直接钻进戚景微的鼻息,令她的心失控地跳动了几下,眼前的一切,为何如此熟悉?

戚景薇努力搜索着有关这个男人的记忆,可是脑海中却一片空白,她压根不认识这个男人!

可是他为何那样凶狠的盯视着自己,尤其是捏着她手臂不放的样子,好像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似得。

戚景薇想要推开将自己桎梏在墙角的男人,可眼前的男人却像铜墙铁壁似得,任凭她用尽了力气,他却始终不动如山。

气恼的戚景薇索性抬起尖细的高跟鞋,狠狠踩向男人一尘不染的皮鞋,“先生,请不要对陌生女人动手动脚!”

“陌生女人?”夜御深不怒反笑,他被气得咬牙切齿,一把将戚景薇锁进自己怀里,紧紧箍着她纤细的腰身,“陌生女人?戚景微,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陌生女人!”

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戚景薇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愤怒的眸光,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这个狂妄的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明明不认识他,却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如此熟悉?

橘色的灯光照在男人英俊的脸上,让他平添了一些痛色,他身上的衬衫已经半干。

墨发飘在额头,深邃的凤眸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看着她紧张纯洁的大眼睛泛着陌生,她真的不认识他!

呵,真的不认么?

三年了,他生不如死的活着,终于见到她,她却不认识他!

他大手握住她的手臂,猛地一拉。

戚景微毫无预料跌进他的怀里,滚烫的胸膛如一团火,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他的坚实和炽热,男人弯腰直接打横抱起惊慌的女孩,阔步走向大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戚景微心里开始一阵狂跳,他到底要干嘛?

她开始挣扎捶打,用力推他。

男人没有放开,任凭戚景微怎么捶打,他直接把她摔在床上。

戚景微大脑一阵眩晕,她立即从床上站起来,却看见男人已经锁好了门,正在脱着半干的衬衫!

她警惕的站起身,双手骤然收紧,“你…你想干什么?”

他该不会……

男人并不答话,他松开了衬衫的几颗纽扣,露出性感的胸膛。

他缓缓的走近她,伸手猛地捏住她的下巴,“真的不认识了?嗯?我允许你继续装,不过一会你不想装的时候告诉我。”

“你混蛋!我确实不认识你!”戚景微用力挥开他的手,男人缓缓的逼进,戚景微步步后退。

身后的大床挡住了她的退路,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被一双大手稳稳的接住。

男人顺势把她拥进怀里,闭上眼睛,他把脸藏进她优美的天鹅颈,闻着她身体里的清香。

三年了,他一直想念着这个味道,闻着这致命熟悉的气息,他的心才会跳动。

戚景微用力挣扎,他如铁的手臂纹丝不动把她禁锢在怀里。

他想念她的味道,想念她的人,已经有些发疯。

现在她终于回来了,男人微微抬头,深邃的凤眸看着戚景微满脸涨的通红,娇嫩的唇瓣一张一合的……他浑身开始燥热,低头直接吻住她的唇。

戚景微愕然的睁大眼睛,唇上却传来一阵刺痛,她痛的张开嘴。

男人顺势闯进她的口腔,凶猛的吮吸。

他吻得霸道凶猛,像是饿了很久的狼,终于找到食物一样,只想不断的吞噬,才能满足内心的需求。

他霸道的席卷她口腔里的甜蜜,恨不得把她融进骨血。

一个吻差点让戚景微窒息而亡,他才缓缓的放开她,唇角还牵着银丝。

他的凤眸一片猩红,声音带着低哑,“景微……”

戚景微终于有了呼吸,用尽全力推开他,“啪”的一声一记耳光再次摔在他的脸上。

“大色—狼,流—氓!”

他虽然救了她,但也不能这样对她,看着这个男人矜贵高冷的样子,骨子里确是如此不堪!

夜御深的俊脸微微一偏,回头看着愤怒的女人。

眸光犹如枯井,深邃的如一道旋窝。

他突然低低的笑出声,凤眸定定的看着戚景微,“是,我是大色—狼,你知道狼的本性吗?它们不光是喂不饱,要不够,还有就是一生只认一个伴侣!戚景微,我特么就是只狼,这三年来,除了你我不能要别人!”

他的吼声让戚景微愣了愣,黑眸疑惑的看着他。

这个男人病得不轻,他嘴里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她刚想辩解自己确实不懂他嘴里的三年前所发生的事,外面有人敲门。

“少爷,小少爷发烧了!”管家德叔急切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夜御深身体一僵,他放开戚景微转身打开门,走出去。

小少爷?难道就是和她一起跌进温泉池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果然是这个男人的儿子。

《余生同你流浪》 第8章 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别墅半步! 免费试读

第8章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别墅半步!

夜御深的眼眸缩了下,并没有回答萧城的这个问题,而是扭头朝外走去,“我先去看看阙儿,一切就拜托给你了。”

萧城无奈地点点头,目送夜御深离去。

他了解夜御深的性格,只要是夜御深不想说的,谁也别想从他嘴巴里撬出来分毫。

重症室外,夜御深沉默地站在隔离玻璃前,眼眸深讳四海,谁也猜不出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良久,夜御深大步转身,跳上自己的劳斯莱斯幻影,呼啸着离开了医院。

而此时,戚景薇正被关在别墅房间内,想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无法从里面走出去。

她气急败坏地脱下高跟鞋,泄愤地那扇紧紧关闭着的雕花门砸去,“混蛋!可恶!”

尖细的鞋子径直朝门口砸去,原本紧闭着的门却突然被打开,露出夜御深黑沉帅气的脸。

他低头闪过一只鞋子,右手则稳稳抓住了飞向他面门的另一只,冷声问道,“你闹够了没?”

戚景薇正一肚子火气,这会儿看到罪魁祸首出现,更是气得不行,光着脚走到夜御深跟前,仰头冲他低吼道,“我闹够了没?先生,分明是你在非法禁锢!”

夜御深的眼眸正低垂着,看到戚景薇光脚站在地上,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起来。

这些年没见,她之前优雅得体都去了哪儿?

没等夜御深想清楚,他的脑海里又响起了萧城在医院时的叮嘱,“最靠谱的就是抓紧时间和阙儿妈咪再要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基因才是跟阙儿最相近的,他的脐带血可以用来拯救阙儿。”

“喂,你怎么不出声?”戚景薇垫起脚尖在夜御深眼前挥了挥秀气的拳头,“我警告你,最好快点放我出去,否则我就……”

只是戚景薇的威胁还没说完,下一秒,就被夜御深猛地拉进怀里,瞬间扛在了肩头,大步走下楼,朝别墅外走去。

戚景薇只觉得一个天旋地转,就被禁锢在坚实的臂膀内,更是发了狂似得捶打着夜御深,“混蛋,快点放我下来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夜御深微微侧眸扫了眼抓狂大吼的戚景薇,“闭嘴!”

戚景薇哪里肯听,嗓门恨不得拉到最高分贝,“混蛋!流—氓!你最好快点把我给放下来!否则你会后悔的!”

尖利的穿脑魔音令夜御深烦躁地停下脚步,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打在她的P股上,“想挨第二下可以继续叫。”

这一巴掌重重打的戚景薇P股发麻,令她错愕地愣了好一会儿。

随之脸一下爆红,这个混蛋他在干嘛?打她屁股!

备觉屈辱地大力捶打着扛着她大步往前走的夜御深,“啊,竟然敢打我的屁股!可恶的混蛋,放开我!”

然而她的那点力道在夜御深看来如同挠痒一般,压根就起不到任何作用,直接被无视掉。

夜御深扛着挣扎不已的戚景薇走到自己的车前,将她整个丢在座位上,然后利索地上车,锁门,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戚景薇被摔的懵了,她抬起头愤怒地瞪视着夜御深,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疯子。

难道,是因为他的儿子落水生病了,所以他才来找自己麻烦的么?戚景薇顿时冷静下来,只要不激怒这个男人,他应该会放自己离去的吧?

“那个,我知道你的儿子在生病,可是落水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我是和他一起被别人给推下去的。”戚景薇放缓语气,试图跟夜御深讲道理。

夜御深原本就阴沉的脸色因为戚景薇的话变得更加阴鹜起来,是的,如果不是阙儿落水,怎么可能会发烧?更不会激发急性白血病!

看着夜御深的脸变得越来越冷,戚景薇明白自己刚才猜对了。

看来真的是因为那个孩子病了,所以这个男人才不肯放自己离开。

“对不起,我也不想害他落水的。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负责到底,该多少医药费我会负责的,绝不会偷偷跑掉。”

戚景薇说着偷偷从后视镜里审视夜御深的俊脸,“那个,我们现在是要去医院看你的儿子么?”

夜御深扭头看了戚景薇一眼,并没有答话,而是冷着脸继续开车。

“真的,我保证我会负责的。只是现在天已经很晚了,我能不能……”戚景薇越说越没底气,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

虽然他们落水要怪那个疯婆子,可是如果不是那个小奶包冲出来挺身救她,怎么都不会跟着她坠楼落水的。

现在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探望下那个孩子的。

因此戚景薇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沉默地坐在夜御深旁边,以为他们要去往医院。

车内的气氛变得安静下来,两人谁也没有再出声,各自想着心事。

劳斯莱斯幻影一路披荆斩棘,很快在一处矗立在海边的花园别墅停了下来。

戚景薇下了车,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建筑,怎么都不敢相信这里会是医院。

“我们不是要去看小奶包么?为什么会到这里?”戚景薇奇怪地问道,等看到夜御深幽森的眸子后,心瞬间凉了半截,糟了,看来他根本不是要带自己去医院!

这个想法令戚景薇整个人都紧张起来,根本来不及多想,转身就想逃跑。

可是前脚刚迈起,胳膊就被紧紧攥住,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去哪儿?”

戚景薇的心沉了下去,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变态狂。

听说有些有钱人专门拐来陌生女孩进行虐杀,自己该不会这么晦气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