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陶雪莹沐毅海的小说[往事随尘埃]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7-10 09:39:22

主角叫陶雪莹沐毅海的小说[往事随尘埃]完结版免费阅读

《往事随尘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往事随尘埃 即可阅读全文

《往事随尘埃》小说简介

《往事随尘埃》读起来很爽,根本停不下来,非常热血,里面的每个人都很有意思,最喜欢的角色是小兰姐,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小兰姐的戏份,很期待小兰姐再次出现啊。。热门小说《往事随尘埃》由棠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陶雪莹沐毅海,书中主要讲述了:沈夏双得意的离开了,陶雪莹犹如被晴天霹雳击中。沐毅海又一次骗了她,就像上次在医院一样。她好恨!陶雪莹砸了门锁,拿了破床单裹住手臂,从布满玻璃碎渣的院墙上爬了过去。她跳到地面上,跌了一跤,刚站起来,就看。主人公叫陶雪莹沐毅海的书名叫《往事随尘埃》,它的作者是棠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陶雪莹:“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沐毅海欺身而上:“是吗?那就让你更恨一点,反正我没关系,因为我也不爱你!”

精彩章节试读:

沈夏双得意的离开了,陶雪莹犹如被晴天霹雳击中。

沐毅海又一次骗了她,就像上次在医院一样。

她好恨!

陶雪莹砸了门锁,拿了破床单裹住手臂,从布满玻璃碎渣的院墙上爬了过去。

她跳到地面上,跌了一跤,刚站起来,就看见了沐毅海。

他眼底涌动着能将人焚为灰烬的怒火岩浆。

沐毅海黑着脸,抓住陶雪莹的手臂就把她往屋子里拖。

陶雪莹对他又咬又打,把他的手臂弄得伤痕累累,他像没有知觉一样。

将陶雪莹推进房间后,便扑了过来,撕碎她的衣服,狠狠的惩罚她,直到她瘫在地板上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方才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

“原本明天就想放过你,但是你居然敢违背承诺逃跑,我很不满意,为了惩罚你,七天变成一个月。如果还想你父亲活着的话,就给我老实一点。”

“我不会再相信你,你已经把他送进监狱了,你满意了吧?”

“我怎么会满意呢,他所受的罪,还不及我姐当年的十分之一!”

“**、**、骗子,我恨你,我到死都不会原谅你!”

沐毅海再度掰开她的双腿,闯了进去,肉体相撞击的啪啪声,在幽静的屋子里回荡。

他幽冷的声音恍如地狱里的修罗:“恨我?很好,正好我也不爱你!”

一个月后,沐毅海离开出租屋的时候,没有锁门。

他看都不愿看一眼陶雪莹,声音冷漠的说道:“一个月换取陶国良一年的平安,你很划算。明年的今日,你自己过来,别试图逃跑,否则……”

陶雪莹瘦得只剩皮包骨头,她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回家,一推开门,却发现陶国良在厨房里做饭。

从小看到大的背影,熟悉的饭菜香,泪水渐渐模糊了陶雪莹的视线。

她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切都只是幻觉。

陶国良端了饭菜出来,一抬眼看见女儿,立即放下碗碟冲过来:“莹莹,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

“爸爸?爸爸!”陶雪莹艰难的喊出这两个字,鼻子发酸,委屈酸涩,顿时泪如雨下。

爸爸真的没事,骗她的人不是沐毅海,而是沈夏双。

“不知道沐毅海跟法院说了什么,反正案子延后一年再审。”陶国良心痛的摸着女儿的小脸,都瘦得脱了形。

“爸爸,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做那些事?”

贪污、**……

她不敢相信,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陶国良语意艰涩,转移话题:“你别再问了,洛天天的死,我的确也要负一部分责任,坐牢或许能赎清我的罪孽,快吃饭吧,一会就该凉了。”

“爸爸,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一定会查出真相还你清白的!”陶雪莹握紧筷子,眼里满是坚定。

然而隔日,天还没亮,陶家的门口和楼道里,就被无数的记者给堵了。

他们言词犀利狠辣的门外质问着:

“陶国良先生,网上爆出的那段视频,说你三年前打着训练的旗号,借机性/侵已退役的知名游泳健将张彩慧,请问是真的吗?对此你有什么回应?做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情,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往事随尘埃》 第6章 愤怒 免费试读

沈夏双得意的离开了,陶雪莹犹如被晴天霹雳击中。

沐毅海又一次骗了她,就像上次在医院一样。

她好恨!

陶雪莹砸了门锁,拿了破床单裹住手臂,从布满玻璃碎渣的院墙上爬了过去。

她跳到地面上,跌了一跤,刚站起来,就看见了沐毅海。

他眼底涌动着能将人焚为灰烬的怒火岩浆。

沐毅海黑着脸,抓住陶雪莹的手臂就把她往屋子里拖。

陶雪莹对他又咬又打,把他的手臂弄得伤痕累累,他像没有知觉一样。

将陶雪莹推进房间后,便扑了过来,撕碎她的衣服,狠狠的惩罚她,直到她瘫在地板上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方才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

“原本明天就想放过你,但是你居然敢违背承诺逃跑,我很不满意,为了惩罚你,七天变成一个月。如果还想你父亲活着的话,就给我老实一点。”

“我不会再相信你,你已经把他送进监狱了,你满意了吧?”

“我怎么会满意呢,他所受的罪,还不及我姐当年的十分之一!”

“**、**、骗子,我恨你,我到死都不会原谅你!”

沐毅海再度掰开她的双腿,闯了进去,肉体相撞击的啪啪声,在幽静的屋子里回荡。

他幽冷的声音恍如地狱里的修罗:“恨我?很好,正好我也不爱你!”

一个月后,沐毅海离开出租屋的时候,没有锁门。

他看都不愿看一眼陶雪莹,声音冷漠的说道:“一个月换取陶国良一年的平安,你很划算。明年的今日,你自己过来,别试图逃跑,否则……”

陶雪莹瘦得只剩皮包骨头,她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回家,一推开门,却发现陶国良在厨房里做饭。

从小看到大的背影,熟悉的饭菜香,泪水渐渐模糊了陶雪莹的视线。

她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切都只是幻觉。

陶国良端了饭菜出来,一抬眼看见女儿,立即放下碗碟冲过来:“莹莹,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

“爸爸?爸爸!”陶雪莹艰难的喊出这两个字,鼻子发酸,委屈酸涩,顿时泪如雨下。

爸爸真的没事,骗她的人不是沐毅海,而是沈夏双。

“不知道沐毅海跟法院说了什么,反正案子延后一年再审。”陶国良心痛的摸着女儿的小脸,都瘦得脱了形。

“爸爸,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做那些事?”

贪污、**……

她不敢相信,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陶国良语意艰涩,转移话题:“你别再问了,洛天天的死,我的确也要负一部分责任,坐牢或许能赎清我的罪孽,快吃饭吧,一会就该凉了。”

“爸爸,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一定会查出真相还你清白的!”陶雪莹握紧筷子,眼里满是坚定。

然而隔日,天还没亮,陶家的门口和楼道里,就被无数的记者给堵了。

他们言词犀利狠辣的门外质问着:

“陶国良先生,网上爆出的那段视频,说你三年前打着训练的旗号,借机性/侵已退役的知名游泳健将张彩慧,请问是真的吗?对此你有什么回应?做出这种道德败坏的事情,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