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念君风雨安如昨]最新章节 主角叫付霆旭苏安齐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白衣未央 2019-06-17 23:46:10

[念君风雨安如昨]最新章节 主角叫付霆旭苏安齐的小说最新章节

《念君风雨安如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念君风雨安如昨 即可阅读全文

《念君风雨安如昨》小说简介

《念君风雨安如昨》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小说主人公是付霆旭苏安齐的小说叫做《念君风雨安如昨》,是作者楚乔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指指点点。“真不愧是蹲过大牢的女人,什么都敢干,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连总裁都敢勾引。”“听说在里面很寂寞的,估计是太长时间没让人碰,痒得不行了。”“呸,真不要脸,好贱!”。火爆新书《念君风雨安如昨》是楚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付霆旭苏安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年前,被心爱的男人送进监狱,她发誓,永不相见,五年后,为了生活,她抛下尊严和廉耻,主动爬上他的床,承受百般羞辱和折磨,终于成了他口中最下贱的女人……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晚上,苏安齐如约而至。

从出租车上下来,她看了眼时间,距离十点还有八分钟。

她放缓脚步,前面便是别墅高耸的大门,也是她曾经最渴望生活的地方,而如今……

酸涩的痛感由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好似有什么掐住了咽喉,连呼吸都是痛的。

“汪!汪!”

几条猎犬突然从暗处跳出来,呈攻击姿势,朝她露出锋利森寒的犬牙。

这种猎犬是付霆旭最喜欢的。

苏安齐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猎犬后一辆黑色的超跑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车灯亮起的一瞬,猎犬朝她狂吠。

付霆旭,你又想干什么……

一阵阵寒意钻进毛孔里。

苏安齐想跑,可手脚有些不听使唤。

马达轰鸣,跑车逐渐加速朝她驶来,猎犬也同步逼近,好似下一秒便能将她撕个粉碎。

“付霆旭,停下来,听见没有,停下来!”

苏安齐眼眶通红,对着接通的电话狂吼。

电话那端,男人冷血无情,“给你三个数的时间,3,2,1,跑!”

远近光灯交替闪烁,如同信号。

眼见猎犬扑来,苏安齐拔腿便跑。

笔直的马路好似通向黑暗的深渊,她分辨不出方向,只知道要一直跑,不能停,停下来,就会被身后的恶犬撕碎。

可是她真的好累,跑不动了。

急速奔跑了半个小时后,苏安齐早已体力透支,全身湿透,两条腿软得随时能跪地上,喉咙里一阵阵血腥味往上反。

而付霆旭似乎很享受这个游戏,驱使猎犬始终紧追其后,保持一定距离,又给“猎物”制造出一种马上要吃掉她的恐慌感。

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甚至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苏安齐就像一只被戏耍的老鼠,苦苦挣扎,终究不敌,两腿一软,重重摔倒在地。

眼见六条猎犬龇着犬牙朝她扑来,苏安齐绝望地闭上双眼,大脑一片空白。

“嗷呜……”

刺耳的急刹车过后,是猎犬痛苦的哀嚎。

“垂死挣扎的感觉好么?”

一道人影逼近,随即,苏安齐的下巴被狠狠钳住。

“付霆旭,你简直就是个变态!”

顷刻间,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化作眼中的泪水。

苏安齐情绪失控的朝他吼,却没注意到那些企图伤害她的猎犬早已被撞伤在地。

“变态也好过你一个杀人犯!”付霆旭恶狠狠将她提起来。

第一次,苏安齐没有辩解,反而看着他笑。

“付先生,我来是卖身的,不是卖命的,如果你一定要玩这么变态的游戏,恕不奉陪。”

说完,她强撑着肿胀的脚踝要走,被付霆旭一把按在车门上。

“把衣服脱掉。”

苏安齐瞪圆了眼睛,又羞又恼,“这里是马路!”

“不是卖身么?我说在哪就在哪,脱!”

衣服被粗鲁地扯开,冷风灌入,她的身体却越发滚烫,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比起在更衣室和浴室里做,此刻苏安齐的羞耻感简直难以形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又有种前所未有的**感。

苏安齐,你也疯了么?

《念君风雨安如昨》 第二章 没有比你更贱的女人 免费试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指指点点。

“真不愧是蹲过大牢的女人,什么都敢干,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连总裁都敢勾引。”

“听说在里面很寂寞的,估计是太长时间没让人碰,痒得不行了。”

“呸,真不要脸,好贱!”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苏安齐的脸像被放在了铁板上烧,一片滚烫,心口压着巨大的石头。

她喘不过气,一把推上试衣间的门,挡住了那些嘲讽的目光,却挡不住难听刺耳的话。

每一句都似利剑,往她的心口上扎。

“苏安齐,收拾收拾马上走人,你被解雇了。”店长上前敲门。

听见被解雇,苏安齐的脸色瞬间惨白。

她出狱两个月,才托好友找到这份工作,医院那边还等着缴费,如果没有钱……

苏安齐打了个冷颤,前一刻的灼烧感荡然无存,身体如坠冰窟,冷得牙齿都在打抖。

顾不得没整理好的衣服,她夺门而出,“付总,对不起,刚才是我一时糊涂冲撞了您,请您不要赶我走,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苏安齐看着付霆旭,他不就是想让她当众难看么?

好啊,五年大牢她都蹲了,这点侮辱又算什么!

指甲陷入肉里,感觉不到疼。

“苏安齐,你怎么回事!别在这废话了,赶紧换衣服走,我们这里不适合你这种人。”怕付霆旭发火,店长赶紧过来拉扯。

苏安齐直挺挺地站着不动,心如刀绞,却不得不卑微的再次开口求他,“付总,我一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找份工作真的很不容易,求您,再给我次机会。”

比起五年前,她瘦了,也黑了,可还是那么攻于心计,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竟跑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来。

付霆旭的眼中除了厌恶就只有厌恶。

“你就这么渴望留在这?”嘲讽的眼神扫过她敞开的领口。

刚才她有多浪,此刻就有多羞辱。

苏安齐脸色惨白,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她努力控制声音不颤抖,“是,请付总成全。”

付霆旭突然倾身靠近,在她耳边低语,“苏安齐,这天底下真是没有比你更贱的女人了!”

同样的话,五年前他也说过,那时,她还是他的未婚妻。

心,像被什么揪着,狠狠的痛,痛到麻木。

是啊,她真的很贱,贱到用女孩子最美好的十年全心全意爱着他,贱到被他亲手送进监狱,却仍旧对他抱有希望。

“只要付总答应让我留下来,我愿意做任何工作。”她的手抚上他的胸膛,像个十足的坏女人,他不是说她贱么?那她就贱给他看!

付霆旭的脸色一瞬间冷得能杀人,毫无温度道,“给我擦鞋。”

苏安齐动作一僵,低头看了眼那双和主人一样冷硬的皮鞋,面色越发难看。

“做不到?”付霆旭眼中闪着戏谑的光,“做不到,就给我滚!”

苏安齐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随着她缓缓下蹲的动作,圆润的臀部几乎要从短裙下跳出来。

她护住了胸口,顾不得下面,护住了下面,又顾不得胸口,一副足够让任何男人把持不住的好身材,正以极其诱人的姿势,蹲在付霆旭的面前,给他清理着鞋面。

周围看热闹的男士,一个个饥渴难耐,眼睛直冒绿光。

付霆旭看在眼里,莫名觉得胸口十分烦躁,想发火,“从现在开始,去打扫卫生间。”

说完,跨着大长腿离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