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乡野狂夫]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马天星陈惠兰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雨润静荷 2019-05-22 22:46:22

[乡野狂夫]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马天星陈惠兰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乡野狂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乡野狂夫 即可阅读全文

《乡野狂夫》小说简介

《乡野狂夫》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独家完整版小说《乡野狂夫》是古战歌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马天星陈惠兰,内容主要讲述:第3章:晚上的约会!第3章:晚上的约会!“爹,那我明天就把鱼送过去了?”马天星又问了赵福田一句,保留了他一家之主的面子。“成,就听你干娘的吧,正好婷婷也要回来了,你明天去镇上别瞎逛,接到她就早点回来。。《乡野狂夫》是古战歌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马天星陈惠兰,内容主要讲述:自从捡了个破鼎之后,马天星成了月亮村的香饽饽,村花生不出孩子,晚上来敲他的门,你给我治治呗……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挣钱计划!第8章:挣钱计划!

…………

十几分钟之后,提了一只热水壶的赵福田,推门走进了诊疗室。

“蕙兰,你再忍一忍,一会儿牛大壮就过来了,然后带你去县城医院。”

进屋之后,赵福田先将水壶放在墙角,然后对病床上的陈蕙兰说道。

可是说完之后,他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陈蕙兰已经从床病床上坐了起来,脸上也有了红晕。

“蕙兰,你……”

“福田叔,我的病已经治好了。”陈蕙兰红着脸说道。

“啊,谁给你治好的?”赵福田一脸惊讶地问。

陈蕙兰本想告诉他刚才的事,可话到嘴边,又想到马天星临走时的嘱托,便忍住不说了。

望着喜滋滋离去的陈蕙兰,赵福田百思不得其解,这是神马情况?

难道月亮村里,还有一个比自己医术更加厉害的医生?

…………

吃过早饭之后,马天星乐呵呵地朝村口走去,今天赵婷婷就要放假回来了,他得去镇上车站接人去。

走在路上,每遇到一个村民,他就盯着人家的肚子狠盯猛瞅,惹来无数的白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是吧?”一名端着洗脸盆的村妇,被马天星盯得受不了了,红着脸嗔骂道。

“大婶儿,你有病,病得还不轻呢。”马天星好心地提醒道:“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神经病!!”这名村妇也不是个善茬儿,马上叉着腰着破口大骂道。

马天星仔细一看,原来是村长的媳妇刘美云,这女人在月亮村可是个十足的泼妇,惹不起。

他不敢再多嘴,马上低下头溜掉了。

“臭小子,敢诅咒老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哼。”刘美云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几句,正准备离开,突然觉得不对劲。

奇怪,那家伙不是赵福田的废物儿子马天星吗?他怎么知道我最近月事不调?

“哎,你先别走。”她立即转身喊道,可马天星早已经消失在了前面的拐角处。

马天星一路走,一路观察,发现很多村民身上都盘旋着黑气;只不过有的人黑气重,有的黑气轻。而且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才有,像小孩子就比较少见了。

此时太阳已经升到了树梢高,在村口等了十来分钟,就看到一辆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地开了过来。

马天星嘴巴甜,叫了开车的老头几声爷爷,就顺利地搭上了顺风车。

一路无话,二十分钟之后,便来到了青山镇的集市上。

青山镇是个大镇,下面管辖着十几个自然村,每逢集市,这里就非常热闹。

街上摊贩林立,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游人摩肩接踵,走路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别人的脚后背。

马天星一路走一路逛,因为等会要去车站接林晓婷,所以也不敢逛太久。

后来在一个衣服摊上相中件呢绒外套,很爽快地就买了。

这件外套花了他三十五块,还剩下的十五块钱。马天星准备等会接到赵婷婷后,给她买些好吃的。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十点钟,赵婷婷一般是十一点左右的公交车,还有点时间。

接着马天星提着那五条已经半死的大鱼,径直来到“震北书店。”

相比于其他店铺,书店里的顾客就冷清多了,除了一位带着孩子的中年妇女,就只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拿着线装版的《易经》在看着。

“哟,这不是天星吗,咋,给叔送鱼来了?”书店周老板,一看到马天星走进来,白白胖胖的脸上顿时挤满了笑意。

书店里很安静,他一说话,引得那三位老少顾客都朝马天星望了过来。

戴花镜的老头放下手中的易经,探头朝马天星的袋子里看了几眼。

“嘿嘿,五条大鲤鱼,每条都有半斤来重。”马天星将塑料袋朝周老板提溜了一下,示意着里面鱼的份量。

“行,够爽快。”周老板转过身,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封面精美的大部头,直接摆在了柜台上:“拿去吧,叔就喜欢上你这种上进好学的年轻人,以后有出息了,可别忘了叔。”

“谢谢叔。”马天星十分高兴地走了过去。

戴花镜的老头在书的封面上看了一眼,又看看马天星,眼中露出一丝惊讶。

马天星如获至宝地将书拿过来,正准备将装鱼的袋子递过去,突然,一只苍老的手拦住了他。

抬头一看,发现正是那个满头银发的老头。

马天星奇怪地看着他:“老爷爷,有事?”

“这本书,值不了这么多钱。”老头朝他微微一笑。

周老板的脸马上变了颜色,有些不高兴地看着老头,似乎在责怪他多管闲事。

“周老板,欺负一个孩子,有点不太厚道吧。”老头指着马天星手中的袋子,对老板说道:“这五条鱼,个个半斤重,还是纯野生的,拿到市集上卖,至少二十,你这本书才值多少钱?十块钱顶了天了吧。

当时的物价非常低廉,有些比较节省的人家,二十块甚至都能吃上一个月。

马天星没有做过买卖,一听说这几条破鱼竟然值二十,自己也吃了一惊。

再看周老板,整张胖脸都绿了,正恶狠狠地瞪着老头。

老头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像自已做了一件大善事,不温不火地说:“再加十块,你也不吃亏。如果你不愿意,这五条鱼我就买了。”

“五块,不能再多了。”周老板咬着牙龈说,好像割了他一块肉似的。

“小兄弟,你的意思呢?”老头满脸慈祥地看着马天星。

马天星一听说能白赚五块钱,心里哪有不乐意的,马上点头说:“成,成!”

周老板叹了口气,有些不情愿地又从口袋里拿出五块钱来。

“叔,这些鱼还有口气,你赶紧放水盆里吧,这么热的天,会臭的。”马天星白得了五块钱,心里挺美的,好心提醒道。

“天星啊,以后有鱼,还往叔这儿送,要钱要书,都随你。”周老板看了一眼袋子里的鱼,脸上又堆满了笑。

这些鱼他当然不是自己吃的,而是往镇上的酒店送。再一转手,可就不止这些数了。

“那是必须的。”马天星点头迎合着,心里却另有打算。

《乡野狂夫》 第3章:晚上的约会! 免费试读

第3章:晚上的约会!第3章:晚上的约会!

“爹,那我明天就把鱼送过去了?”马天星又问了赵福田一句,保留了他一家之主的面子。

“成,就听你干娘的吧,正好婷婷也要回来了,你明天去镇上别瞎逛,接到她就早点回来。”

马天星喜滋滋地应了一声,赵婷婷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心里确实挺想她的。

饭刚吃了一半,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高大的汉子,扯着嗓门喊道:“福田叔在家吗?哟,正吃着呢?”

三人回头一看,马天星的脸色顿时变了,心里直犯嘀咕,这**怎么来了?

来的不别人,正是陈蕙兰的男人,屠夫牛大壮。

想到今天在河边偷看他老婆洗澡的事,马天星紧张得额头真冒冷汗,连饭也没心情吃了。

牛大壮人如其名,身高一米八多,长得膀大腰圆,一脸猪腰子脸,说话跟打雷似的,胆小的人一看到他腿肚子都打哆嗦。

赵福田一看是牛大壮,慌得赶紧从凳子上站起来,一脸媚笑地巴结道:“哎呦,这不是大壮吗,啥香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请坐,快请坐……孩儿他娘,加双筷子,我陪大壮兄弟好好喝两盅。”

张赛花嘴里“恩”了一声,身子可坐着没动,脸色也不大好看。

牛大壮上身没穿衣服,挺着两块油亮的胸肌,摆着手,粗声粗气地说:“不用忙活了,俺呆一会就走,那啥,这不快秋收了吗,俺家的镰刀坏了,借你们家的使使。”

这货说话一点也不客气,看那嚣张跋扈的模样,哪像来借东西的?简直就是个上门讨债的债主。

“啊,借镰刀啊?”赵福田马上为难起来。

张赛花更是重重地哼了一声,脸拉得都能栓头毛驴了。

按说邻里之间相互借农用具,那是常有的事,而且山里人淳朴,根本不会说个“不”字。

但这事得论对谁,牛大壮仗着自己有两把子力气,在村里一向横行霸道。

他家里的农具,大到锄头、筢子,小到镰刀磨石,基本都是借来的。而且借了从来不还,被人催急了就瞪眼吓唬人。

村里人都在背后叫他牛土匪,见了这货都是能躲就躲,谁也不敢主动招惹他。

“大壮兄弟,你也知道要秋收了,你家用镰刀,难道俺家就不用?”张赛花冷笑道。

牛大壮一听,那张猪腰子脸就沉了下来:“咋?赛花婶的意思,是不愿意借?那成吧,我再去别家瞅瞅。”

说着,这货便站起身,黑着脸准备往门外走。

“大壮兄弟!”赵福田赶紧叫住他,陪着笑脸说:“借,哪能不借啊,你婶子说着玩呢,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你等着,叔这就给你拿去。”

说完,一溜小跑地来到西屋,很快将镰刀拿出来来,交给了牛大壮:“大壮兄弟,尽管使,啥时候还都行,叔不急着用。”赵福田拍着干瘦得胸脯,一副大度模样。

“啪!”张赛花将筷子将往桌一摔,气呼呼地转身进屋了。

“哈哈,还是我老叔大方,走了啊,不送。”牛大壮好像打了个大胜账似的,扬扬得意朝门外走去。哪知走了两步,这货突然想到一件事,回头,看着马天星,问了一句:“天星,听说你今天去月亮河洗澡,还网了六条大青鱼?”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马天星心里本就发虚,听他这么一句,冷汗一下子出来了:“没,没有啊,哪来的鱼?我今天根本没去河边,都是别人瞎说的。”

“难道二癞子诓我?妈的,吓老子一跳。”牛大壮嘴里嘟哝着什么,拎着镰刀,走了。

“呸,什么玩意,自己家有镰刀还借别人的。”

等牛大壮一出门,赵福田马上挺直了脊梁,并愤怒地朝门口吐了口吐沫。

马天星心里暗松了口气,妈了个靶子的,郭二癞子你这张碎嘴,今天差点害死小爷。

他倒不是怕了牛大壮,而是偷看小媳妇洗澡这种事太不光彩,传扬出去,自己可没脸在月亮村呆了。

不过想到陈蕙兰娇媚无限的脸庞,还有那韵味无穷的丰满身段,心里还是有些痒痒的。

张赛花从屋里走出来,十分生气地看着赵福田说:“这下好了,镰刀被他借走了,秋收的时候咱家用什么?瞅着你这窝囊劲我就来气。”

“你就少说两句吧,牛大壮是啥人,你还不知道,他是好招惹的吗?”赵福田蹲在地上,郁闷地抽着烟,那张蜡黄苍瘦的脸,笼罩在烟雾中更显阴暗颓丧。

“他再混,还能吃了你?”

“踢寡妇门,挖绝户坟,这小子啥事不干敢?他打的人还少喽?”赵福田说的振振有词,为自己的懦弱找着借口。

张赛花停了一会,又问道:“对了,听说他那个漂亮媳妇是从外地买来的?”

“嘿,那还有假?以陈蕙兰的模样,能瞅上牛大壮这混货吗?听说她还是个大学生呢,唉,花一样的姑娘,就这么被牛大壮给糟蹋了。”赵福田一副又痛心又嫉妒的样子说。

蕙兰嫂子是牛大壮买来的?马天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不禁大吃了一惊。

他上过学,知道贩卖人口可是大罪,牛大壮这么做,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怪不得陈蕙兰自从嫁到月亮村,就一直不出门,肯定是牛大壮怕她逃跑,就把她锁家里去了。

“也不知道蕙兰嫂子今晚找我做什么,难道想让我想办法帮她逃出去?”想到这里,马天星激动地心脏砰砰乱跳。

食不知味地吃过饭,他对赵福田道:“爹,娘,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回去睡觉了。”

“行,那你就回去吧,天黑路上小心点。”正收拾碗筷的张赛花,抬脸笑着说。

马天星应了一声,辞别父母,急丛丛地走出了院子。

村里人睡的早,晚饭过后,街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了,圆月在薄云中穿梭,引得黑暗的角落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声。

马天星想着心事,一筹莫展地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他住的地方位于村头,那里原本是赵福田家的菜地,后面简单地搭了一个窝棚。

赵福田美词名曰说让他帮着去看守菜地,其实就是嫌自己的干儿子碍眼,把他给赶了出去。

其实也不能怪赵福田刻薄心狠,他家就两间平房,夫妻二人一间,赵婷婷再睡一间,就没有多余的房子留给马天星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