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金熙熙滕九延的小说[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十八岁的梦 2019-05-22 22:23:07

主角叫金熙熙滕九延的小说[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结局免费阅读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 即可阅读全文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小说简介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个人看法,小说剧情不错,尤其是后面。虽然开头老套了点,但是有时却能很好吸引人,小说文笔前期比较乱,可能有些地方逻辑也是不好,后面就好多了。主人公叫金熙熙滕九延的书名叫《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是作者滕九爷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金熙熙佯作什么也没发现。她在屋里搜出一只彩笔来,随后开始在墙壁上乱涂乱画。一只狗熊趴在地上,竖起白色旗子,写“金娘娘饶命,小的罪该万死”。熊之上,一个俏皮的小女孩一脚踩在狗熊的脑袋上,摸着它绒毛。“九。精品小说《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由滕九爷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金熙熙滕九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九爷是A国最危险最尊贵的男人,传言,不近女色,嗜杀成性,残暴冷漠。一朝不慎,将她吃干抹净,从此裤腰带上挂了一只爱闯祸的小野驴。“九爷,少夫人在珠宝店被人欺负了。”“强行收购,珠宝送夫人耍。”“九爷,少

精彩章节试读:

滕九延高大身躯,在灯光照耀下,投下巨大的阴影,覆盖住了金熙熙。

他离她如此的近,近到足以鼻尖对鼻尖,近到金熙熙都看不到他的脸,唯有他紫铜色的皮肤无限放大,堵住了她所有视线。

她鼻子底下嗅到他身体上散发出来,强大又雄浑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喉头的干渴令她生生咽了咽口水。

一颗冷汗顺延着额头,流向她的太阳穴,一丝丝的魅惑从她脸上扑面而来。

滕九延身躯贴着她,紧紧地砥砺着她,如一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从未有过的压迫,令金熙熙绷紧神经,连呼吸也愈发细微。

她真害怕自己呼吸重了,喷到他唇边,会让他骤然大怒。

发怒的男人最不可爱,最吓人。

她不想引爆大魔王的怒火,那一定会山崩地裂,山河海啸。

轻微地吞了一道口水,她干涸的嘴唇微张:“.九爷。”

这一道呼唤,她使出浑身力气,叫得轻柔入骨,苏媚娇颤,仿佛一个深闺中的女人,召唤她心爱的男人。

滕九延眼眸底下捕捉到她发光的黑眸,那圆溜溜的眼珠子,微微滚动,眼神一抖,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颤栗又害怕。

她竟敢挑衅自己?!她竟想从他这里探听消息?!

这让他没来由地发火,想要将她撕成碎片,然后狠狠挫伤她掩藏在嬉皮笑脸后的尖锐。

可听到她这苏心媚骨的甜软呼声,跟棉花糖一样的甜腻。

没来由地,他腹中一紧。

昨晚的热烈回顾在脑海里,他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该死!

他大拇指和食指一夹,钳住她雪白的下巴。

很快,她的下巴被捏出两道红印子来。

“狗东西,你在撩我?”他恶狠狠的眼神,充斥着恶念。

想狠狠惩罚她的念头,如泄洪的大水,不受控制地袭来。

金熙熙一下子感受到威胁。

热滚滚的,仿佛是一根待出鞘的匕首,随时会锋利出击。

她吓得魂都快丢了。

很久之前,她听说过,男人对女人,不要提什么情啊,爱啊,只要是两人近身贴合,男人就会起反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对女人发动攻击。

她害怕了。

她抿了抿干枯的粉色唇瓣儿,跟干涸的鱼儿一样,困难地蹦出字儿来。

“九,九爷,奴家哪儿敢啊?奴家就一普通老百姓,想好好地活着而已,别无他求啊。”

原谅她,谁让她一紧张就喜欢胡言乱语呢。

这会儿,她的唇瓣一开启,就跟聒噪的知了一样,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

滕九延微微移动的眼珠子,盯着她红红的唇瓣,一起一合,充满了原始的蛊惑,仿佛那是一颗来自伊甸园的苹果,让他忍不住想要吃掉。

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

唇瓣落下,叼住了她蔷薇色的唇。

轰!

金熙熙心中大山倾覆。

大魔王竟然在亲她!太可怕了!

炸弹爆炸也不及她这一刻内心的震撼与擂动。

砰,砰,砰砰砰-――

她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得非常快,快到几乎要炸裂。

《甜婚蜜令:权少宠妻超给力》 第16章:他吃瘪,她开心 免费试读

金熙熙佯作什么也没发现。

她在屋里搜出一只彩笔来,随后开始在墙壁上乱涂乱画。

一只狗熊趴在地上,竖起白色旗子,写“金娘娘饶命,小的罪该万死”。

熊之上,一个俏皮的小女孩一脚踩在狗熊的脑袋上,摸着它绒毛。

“九爷乖,娘娘疼你。”

写完之后,她将笔一扔,朝着摄像头的地方,竖起了中指,翻白眼,无声地道:“男人的那东西比我指头还小,才会自卑,才用囚禁的方式来打压女人,鄙视之~~~”

镜头外的滕九延骤然读懂了她的唇语,猛地一掀被子,厉喝一声:“该死的女人,皮痒了。”

竟然敢把他比作“狗熊”,还嘲笑他的那东西小,绝对是不想活的节奏。

没几秒钟后,也不顾家里人的劝阻,他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悍马越野车疾驰在黑夜的路面上,风驰电掣的,好不迅猛。

一路之上,过往车辆在看到车牌后,纷纷避让,越野车畅行无阻。

哐啷一声。

滕九延推开小屋的门,直奔墙面,想要用那图画发作这不听话的狗东西。

谁知,他怒气腾腾的火焰,没有发作到该发作之人的身上。

房间里,金熙熙睡眼朦胧,抬着小手儿揉眼睛,听到他进门的声音,迷糊地道:“天亮了吗?”

滕九延看向墙壁,雪白一片。

哪里还有什么狗熊和小女孩?

墙面也不似擦拭过的样子,竟然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滕九延,大踏步地奔过去,将她从床里拉了出来,凶神恶煞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金熙熙心头暗暗一笑,面色却如常,睁着迷蒙的,如小鹿般灵动的黑眸,无辜地道:“没干什么呀,我一直在睡觉,你去哪儿了?”

她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她就不说,就不告诉他,那画其实是她拿了一张白纸画上去的,等故意遮盖针孔摄像机后,她就把白纸撕掉,毁尸灭迹

她承认,她就是故意的。

“你――”滕九延恨不得把之前看到的画面叙说一边。

可他偷窥她的事,不能说出口。

那样不就打草惊蛇?万一让她有了警醒,不就坏事了?

一肚子气梗在心口,出也出不得,令他刹那想捏死这小东西。

“哦,九爷,您放在桌子上的文件,我看过,也已经签字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呢?你想让我怎么伺候你呢?”金熙熙见他吃瘪,别提多畅快。

滕九延想起这女人签字时的笑脸,快笑成一朵花了。

他怒不可遏地道:“既然你签字了,那现在我们就是夫妻,你说,身为妻子该怎么伺候老公?”

说着,他鞋子一脱,扔在一边,又开始解皮带。

金熙熙脸色一僵。

完蛋,弄巧成拙。

她原本是想提醒滕九延,她签字后应该可以回家的,谁让她悲催地加了后面的一句话。

恨不得把舌头给吞下去。

“九爷,别,别啊,我们还不够熟悉,干那种事需要两个人深爱着彼此才行吧?”金熙熙小脸儿白白的,不知所措地道。

滕九延怒不可遏地道:“不需要!我要你看看,我的那东西到底有多大,能不能让你满意!”

男人的威严不容挑衅。

金熙熙这一回总算是领悟到这句话的真谛。

在她被滕九延捆绑,四面八叉地仰面躺着后,她哀嚎:“九爷,我错了,我错了,您的宝贝是顶顶大的,比任何男人都大啊――”

她惨叫出声。

滕九延听到这句话,脸色莫名发黑。

“怎么,你看了几个男人的?”

金熙熙这回真是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

她这令人捉急的智商,怎么说啥,啥都带着让人攻击的点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