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北千寻颜锦容[春风不识君]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栀晚鸢乱 2019-05-22 21:54:36

主角叫北千寻颜锦容[春风不识君]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春风不识君》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春风不识君 即可阅读全文

《春风不识君》小说简介

小说内容挺跌宕起伏的,感情越来越深,人物经历重重波折,看的让人揪心,也很期待后续,。经典小说《春风不识君》由东泽长宫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北千寻颜锦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赵御挂剑进来,脸上带着一丝功成的释然,“世子,属下听说……”“听说北千寻归还了兵符,对么?”颜锦容淡淡道,抬手指了一下桌上,“你验验,这兵符是不是真的。”兵符被装在一个解毒的檀木盒子里,看不出什么异样。主角叫北千寻颜锦容的小说是《春风不识君》,它的作者是东泽长宫主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几载杀手生涯,留下心中情缘三千丝。支持北千寻撑下去的,是男人唇边荡漾的暧昧暗示。她以为她可以永远这样,以杀手的身份伴他走过一生,看尽河山的繁华,人世的无常。一场婚礼,一箱黄金。娶的是别人,辞走的是她

精彩章节试读:

眼看着大势已去,沈紫芊脸上浮起一丝恐惧,僵站着,手抱紧了盒子,直到北千寻将剑从最后一个人胸膛抽出,抵上了她的喉咙。

“北姑娘,我错了。”沈紫芊颤抖着,脸色发白,“我这就给你兵符,你饶我一命好不好?我只是恨,你可以陪在世子身边这么多年,我只是怕……”

北千寻接过兵符,冷声嘲讽,“陪伴多年又如何,世子对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剑风一动,削了沈紫芊一截青丝,在沈紫芊的惊叫声中,长剑入鞘,转身离去。

沈紫芊稳了稳身子,眸子浮起一丝阴毒,北千寻,这下,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北千寻行了一段路,手上一痛,痛得异样,她暗吃了一惊,低头看到手心出现了乌青的颜色,逐渐沿着手臂蔓延而去,原来,这兵符上下了毒。

她立刻封住穴道,可也阻止不了毒性的弥漫,这是封心之毒,再过一刻钟,她便会呼吸麻痹而死。

今日,竟是她这一生结束的日子么?

一抹哀凉爬上心头,北千寻看一眼镇南王府的方向,点步飞踏而去。

颜锦容才处理兵务回来,便听赵御禀报,北千寻畏罪潜逃。

他的脸上立刻凝了一层寒霜,命人去寻,她还如此执迷不悟,以为有了兵符他就会妥协么,看来,他还是对她太过宽容。

颜锦容捏碎了一只瓷杯,狠狠地扔到了地上。

“世子,北姑娘回来了。”

手下在书房外禀报。

颜锦容眼眸一沉,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北千寻站在殿外,双手托着一个盒子,盒中正是丢失的兵符,她看着他,眼眸仿若以前,执行任务回来时复命的释然,只是如今,夹杂着一丝苍茫,“禀世子,千寻将兵符找回来了,这兵符……”

“**,你还要演戏,演到什么时候?”

颜锦容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北千寻的脸上,北千寻猝不及防,身子一晃半跪在地上,她抬头,眼眸浮起一丝凄色,却坚定地将话说完,“这兵符有毒,世子暂时不可以碰。”

原来她还对他下毒么?颜锦容瞳孔一缩,胸中怒气翻涌,霍然拔出身旁护卫腰间的剑,刺入她尚未痊愈的心口,“你要本公子娶了你,才不算亏待你,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家世,身份,为人,你有哪一样比得上沈小姐?你这般歹毒之人,即便是死了,也没有半点可惜。”

北千寻低头,看着没入心口的剑,鲜血从嘴角源源不断地涌出。

这样的伤和痛,在亡命生涯中她早已习惯。

只是他的话,才是真正地让她疼得椎心泣血。

她怆然一笑,抬起双手,上面已经爬满紫黑的颜色,皮肉拧在一起,看上去触目惊心,“这毒,无药可解,若是我有什么企图,又何必引火自焚,不留退路?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是我这一生,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你说得对,我不该对你存有妄念,下等的人,感情从来不值一提,一开始,我便错了。”

《春风不识君》 第9章 处决叛徒 免费试读

赵御挂剑进来,脸上带着一丝功成的释然,“世子,属下听说……”

“听说北千寻归还了兵符,对么?”颜锦容淡淡道,抬手指了一下桌上,“你验验,这兵符是不是真的。”

兵符被装在一个解毒的檀木盒子里,看不出什么异样,赵御一愣,脸上浮起一丝畏惧,“属下认得出来,这正是丢失的兵符。”

“噢?你拿起来验验,底下的印字,不验又怎么会知道真假?”

颜锦容修长的手指抚着杯盏,浑身气息清寒,凛慑逼人。

赵御脸上的恐惧愈深,带着犹豫,手慢慢伸向兵符,颤抖着,在快要触碰到之际猛地缩回。

他跪下,“属下知错,请,请世子饶命。

颜锦容攥紧了杯盏,眸中怒意汹涌,忽然将杯子狠狠地摔到地上,“赵御,你随我八年,我何曾有亏待你的地方?可没想到你居然狼子野心,连主人也肯算计。”

赵御心惊胆战,“求世子让属下将功赎罪,属下以为,世子是要和沈小姐联姻的,属下对不住的,也只是北姑娘,世子……”

果然是……

沈紫芊这样的娇弱美人,却不想心思这般深沉。

那日北千寻浑身是伤,质问他为何狠决,他本还有一丝疑惑,原是这二人用他的兵符,调动护卫军去索她的命……

他还记得她受伤哀凉的眼神,仿佛被遗弃的小猫小狗,心头不由得一紧。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你莫不是不知,一仆不可侍二主,而你不但叛主,还毒死了我身边重要的人,留不得你!”

话音才落,便抽出了桌边的剑,雪光一烁,从赵御喉咙掠过,血流汩汩,赵御身躯倒下,只有一双眼睛还睁着,带着无尽的憾恨。

“拖出去吧。”

颜锦容缓缓擦拭染血的剑,吩咐道,深眸浮起一丝怅茫。

忠诚的,不忠诚的,都不在了。

三天三夜,搜索范围扩展到周边城郡,没有一丝音讯。

颜锦容站在王府的水榭楼台上,望着远处山峦之间的那一条小道,许多次她执行任务回来,都经过那儿。

这条路比其他路途远一些,以往他不解,而如今他终是明白了。

她不过是想早早看他一眼,因他经常在楼台看舞听戏。

楼台上的戏已经唱完,颜锦容捻着手中的折扇,失了神,眼眸晦暗不明。

饶是如此,她的溘然长逝,又改变得了什么?

镇南王府拥沿江十大州,南部三大州的土地,算是一个可以和大梁抗衡的国度,若他得不到,有负此生鸿图,若他保不住,他日地下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一些人该死,他恨不得立刻手刃,可是了断这一桩恩怨之后,他又能如何?

颜锦容嘴角勾起一抹极致的嘲讽,将手中的酒洒在楼台下的池潭中,“你从来都知我的卑鄙,对么?所以,你会体谅我,嗯?”

他不是什么君子,不是什么善类,一个杀手的死,又如何能改变一切?

只是从此以后,所有人都察觉到,世子变了,好饮烈酒,彻夜长醉,总是站在水榭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有时一站就是一天,直到黄昏,满眼失落空茫。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