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萧暖暖傅少庭的小说[一醉婚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5-22 21:14:46

主角叫萧暖暖傅少庭的小说[一醉婚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一醉婚迷》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醉婚迷 即可阅读全文

《一醉婚迷》小说简介

一直都很喜欢打眼的书,情节文笔都很不错的,喜欢设定的主角人物性格,每本书都很棒。小说主人公是萧暖暖傅少庭的小说是《一醉婚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落无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施雨一大早就起来,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红润的脸色,蹩了蹩眉头,下床给自己铺了一层粉底,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苍白且憔悴之后才住了手。然后拿出衣服换上。一切都整理好之后,傅明月也准时的出现在了施雨的面前。施雨从。《一醉婚迷》是由作者月落无荒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一醉婚迷》精彩节选:隐婚三年,忍辱负重,换来的却是小三登门挑衅。我怀了你丈夫的孩子,离婚吧,萧暖暖。萧暖暖云淡风轻,一笑而过,凭你,也有资格让我离婚?她是最出色的外科圣手,一场变故,她不得不做起了小护士,丈夫遭遇车祸,她临危不屈,果断救治,本想着救人一命,能换来离婚协议书。丈夫却义正言辞地说,老婆,别闹了,你还得为我做康复治疗呢

精彩章节试读:

萧暖暖跟平常一样,准备了一些量血压的工具便进了15号病房,推开门,入目是男人干净挺拔的背影,他穿着淡蓝色的病号服,面对着窗户,手里拿着一份类似财经的早报,正认真地阅读。

“先生,吃过早餐吗?”萧暖暖好听的声音询问。

男人转过头,顿时四目相对,空气沉寂如水,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萧暖暖被惊吓的踉跄后退两步,脸色微微发白,“怎么是你?你不是应该出院了吗?”

傅少庭!天,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名要她来做护理。

傅少庭微眯着慵懒的眼睛,好看的薄唇弯起一抹浅弧,“这句话,你还好意思问我,如果不是你医术不精,我用得着在这里躺七天还不能出院吗?”

“什么?这不可能啊。”萧暖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上前去打算检查。

她焦虑地蹲在床前,掀开他的裤管,入目是他修长且精瘦的腿,脑海中不自觉回想起三年前,他在她身上驰骋的暧昧情形。

他有力结实的双腿紧紧地扣住她的腰身,让她逃无可逃,霸道而粗野。

“患者没有在预期内康复,医生是不是该负责赔偿。”傅少庭居高临下,傲慢的目光将她凝视,不错过一分一秒她的表情。

萧暖暖此刻很想扇自己一个耳光,对于一个薄情的男人,为何要一直恋恋不忘,甚至还清楚的惦记着他床上粗野的功夫。

她绯红的脸色逐渐转为凝重,他的腿,似乎一直处于溃烂的趋势,这太不正常了!

“这七天里,你一定吃了不少**的东西,甚至做过一些激烈的运动,不然伤口不可能还没有康复。”她例行公事地做出结论。

“所以呢?你这是怪我?”傅少庭半点没有知错的心,一副饶有兴致的目光盯着女人。

三年婚姻,他几乎将她放逐遗忘,他以为,用冷漠和孤独来惩罚她,她一定会痛苦的不能自拔,而她竟然不哭不闹,过着滋润的小日子,脸色比之前也强了很多,虽然依旧瘦弱,但够精神健康,就连医术也精进了不少,他犹记得,她站在手术台前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样子,是多么的光彩照人。

“难道我说的不对?”萧暖暖反问,目光灼灼,俨然一副严厉的医生口吻。

傅少庭作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性的东西,我想想,前天好像吃过海鲜,但**性的运动,你是指哪方面?我一个病人,出病房都会被禁止。”

他目光灼热,深深凝望着她,不自觉地与她靠的很近,暧昧的气息一丝一缕地喷薄而出。

萧暖暖浑身如遭一道电击,下意识地往后退,却一下子往地上跌坐。

男人眼疾手快,长臂迅速伸出圈住了她的细腰,一下子,两人的距离愈发的紧密,他坚实的胸膛甚至要贴到她的身体。

“你倒是跟我说说,我能做什么**性的运动。”傅少庭一本正经的追问,明显不打算放过她。

萧暖暖张红了脸,身体愈发抗拒他的靠近,“当然是那啥啊!需要动腿不是吗?”

“你这个女人!好像很了解我似的。”傅少庭好气又好笑,在她眼中,他就是那种不知所谓的种马吗?

《一醉婚迷》 第48章 你够狠! 免费试读

施雨一大早就起来,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红润的脸色,蹩了蹩眉头,下床给自己铺了一层粉底,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苍白且憔悴之后才住了手。

然后拿出衣服换上。

一切都整理好之后,傅明月也准时的出现在了施雨的面前。

施雨从落地镜之中看了一眼自己和傅明月。

虽然傅明月并没有化妆,只是穿了平常的一伸衣服,但身上那一种健康、活力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和一脸苍白的施雨站在一起,更加衬托了施雨的惹人怜爱。

“嫂子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不然我们还是先不要去了吧。”傅明月走到施雨身边,看着她的脸色,有一些不放心。

“放心。”施雨拍了拍傅明月的手,安慰她道:“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事的。”

傅明月还是有一些担心,但看施雨下定决心的模样,也没有在劝。

两人一起走进萧暖暖的房间,早在来之前,施雨就已经打听过傅少庭这个时间出去晨跑了。

傅明月敲了敲门,萧暖暖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过来,以为是佣人进来有什么事情,所以支架开口道:“门没有锁,进来吧。”

傅明月听着萧暖暖明显带着没有睡醒的鼻音,内心一阵不爽,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萧暖暖还在睡觉!

施雨拉着傅明月一起走了进去。

萧暖暖听着脚步声,将自己的头埋在被子之中,头也不抬的问道:“什么事?”

傅明月当即忍不住,上前质问道:“萧暖暖,这就是你良好的家教吗?有人进来你别说起床,就是看也不看一眼!”

傅明月的动作太快,就是施雨也来不及阻拦,她的一串话就已经巴拉巴拉的说完了。

听到傅明月的声音,萧暖暖的瞌睡虫立刻跑到了十万八千里取而代之的是头痛。

刚刚自己听到了两道脚步声,除了傅明月,另外一个人自己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是谁。

没想到自己决心躲着,可人家却主动找上门了,看来昨天的右眼皮跳个不停不是没有道理的。

萧暖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清明,慢悠悠的从床上做起来,然后看着傅明月,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我以为是佣人进来,所以也并没有在意,没想到还会有客人,的确是我失礼了。”

说着一脸歉意的看着施雨,语气诚挚的说道:“真是对不起施雨小姐了。”

“萧暖暖!我告诉你,施雨嫂子才是我们傅家的人!你才是客人!”

萧暖暖不紧不慢的抬起眼皮看向傅明月,声音也似笑非笑起来:“那一大早的冲进客人房间,还大吼大叫,就是傅家的家教了吗?”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在萧暖暖的脸上,光线的原因让她微微眯了眯眼睛,但看起来反而多了一份天真无邪,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纯洁无害的天使一般。

傅明月被萧暖暖的话堵了回来,一张脸涨的通红,眼看就要发飙,却被施雨拉住。

施雨一只手拉着傅明月,一遍一脸歉意的看着萧暖暖,道歉道:“真是抱歉,是我没有好好和明月沟通,才让她一不小心失礼了,不过她还是一个小孩子,你也就不要介意了。”

听着施雨满口对傅明月的维护,萧暖暖都有一些想笑了。

这施雨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昨天傅少庭才给了她一些关怀,今天就跑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摆出一副当家做主的样子了。

萧暖暖伸出一只手捋了捋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懒懒的开口道:“我怎么会和她一个小孩子计较呢?”

说完,不等傅明月接下来又该发飙,转移话题道:“不知道这一大早的来我房间有和贵干?”

“是这样的。”施雨脸上带着几分紧张,手也在小腹的地方不安的搅动,看起来像极了刚进门的小媳妇,见到了萧暖暖这个恶婆婆一般。

“少庭昨天对我说……他想要和我在一起。”施雨的声音虽然很低,但还是足以让萧暖暖挺清楚她说的什么。

“不过你不要多想!”说完这一句话后,施雨又立刻紧紧握住萧暖暖的手,一脸急切的解释道。

如果情况允许,萧暖暖真的想怒极反笑了。

强了别人的丈夫,然后跑到正房面前一边说他要和我在一起,一边说你不要多想。

要是脾气差的直接一巴掌挥过去有没有!

然而萧暖暖对于施雨今天上门的目的却是门清,就算是傅少庭真的对施雨说了什么保证的话语,也不会说出那一种话,这一点自信,萧暖暖还是有的。

“我没有多想,你继续说就是,不用解释的。”萧暖暖伸出一只手,制止了施雨想要急切解释的动作,笑吟吟的开口道。

施雨看着萧暖暖始终不变的脸色,内心也有一些忐忑,这种时候,萧暖暖难道不是应该大吵大闹才正常的吗?

然而,萧暖暖表现的却是太平静了,她越平静,反而越让施雨感觉不安。

施雨脸上的笑容也有一些勉强起来:“我一直认为,我们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尤其是因为一个内心已经有了选择的男人彼此为难对方,所以,我今天就是想来和暖暖你说清楚,以免我们之间出现什么误会,好影响我们之间的姐妹感情啊!”

说到后面,施雨直接拉住萧暖暖的手,一脸的情真意切。

萧暖暖简直都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一直觉得傅少庭说话很是**,可今天见了施雨,自己才终于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也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不要脸了。

虽然说自己现在不能对施雨做什么,就算忍也要忍过去这一个上午,然而这并不代表自己要逆来顺受,不能反击。

萧暖暖眼中光华不明,幽幽开口道:“施雨小姐你说的真的很有道理,只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

萧暖暖看着施雨,皮笑肉不笑的缓缓道:“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第一我没有胡乱认妹妹的习惯,第二我父亲在外也没有给我留下妹妹,请问施雨小姐你是从哪里出来的妹妹呢?”

施雨的脸色瞬间涨红。

刚刚自己只是说顺嘴了。

按照萧暖暖的这个思路,再加上自己的那一句话,很明显就会让人想起电视剧上那些宫斗大戏里面的姐姐妹妹。

“我只是觉得暖暖你比我大一些,叫你一声姐姐也是应该的。”施雨干巴巴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萧暖暖并没有深究,只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施雨笑的一脸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那个意思。”

“好了,现在话也说清楚了,萧暖暖你识相一点,自己乖乖的从傅家离开,不然不要怪我傅家给你难看!”傅明月看着萧暖暖就不顺眼,立刻开口道。

萧暖暖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才开口道:“好啊,不过再次之前我要不要去和爷爷打一个招呼。”

“萧暖暖!”傅明月的一张脸因为气愤变得通红:“你休想拿爷爷压我!”

萧暖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拿爷爷压你了,我只是去看望一下爷爷,毕竟出去之后,谁知道能不能回来呢。”

施雨立刻急了。

她刚刚说的哪一些话,只要是脑子没有进水,但凡对傅少庭有一点占有欲的女人都会受不了,只要对方动手,拿自己就可以加上昨天的原因,顺理成章的流产。

可萧暖暖却像是没有脾气一般,对自己说的话全部都视而不见,如今更是要离开。

就算自己巴不得她离开,也要她动手之后,在所有人厌恶的眼神之下离开!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她像是扔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一般,施舍的丢给自己。

施雨咬着牙,看来激怒萧暖暖不成,自己要主动出击了!

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瞪傅少庭回来,就算自己想要做什么动作也难保不会露出什么破绽,而这个时候有着傅明月这一个一心对待自己还没有什么自己主见的人在一边做见证,在好不过!

施雨突然向萧暖暖的方向倒去。

她的这一个动作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萧暖暖看着施雨向自己倒过来的身影,第一反应就是大事不妙,第二反应就是快跑,然而她却根本比不上施雨倒下的速度,施雨立刻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萧暖暖的身上。

把萧暖暖砸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施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怎么会这么重!

萧暖暖刚想招呼傅明月把施雨扶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肩膀上被人狠狠咬了一口。

突入居来的疼痛让萧暖暖的手比大脑更快一步的做出了动作,伸手推开了自己身上的身躯。

不出意外的,施雨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还发出了一声声响,听起来就让人胆颤。

萧暖暖做出动作之后也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立刻起身向施雨倒下的方向跑去。

内心却是忍不住咬牙切齿,施雨你果然够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