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罗薇沈竹青的小说[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最新章节

编辑:悲伤在舞蹈 2019-04-16 08:23:15

主角叫罗薇沈竹青的小说[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最新章节

《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 即可阅读全文

《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小说简介

这部书内容丰富多彩,曲折离奇,连贯性差,书中内容重复情节较多,任非凡个人运气次次都好,有奇遇。从而显得此书作者是为了应付读者的好奇心,啰嗦的内容,是为了多赚点钱。不值得长时间关注。。小说主人公是罗薇沈竹青的小说叫做《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晨兮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是在夜总会的门口,来往的人有很多,说实话罗薇真的有点担心李绍伟在这里闹出什么事来。“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罗薇最终还是上了李邵伟的车,上车前还不忘把自己的位置坐标发给自己的好友。罗薇的所有举动都被。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的小说,是作者晨兮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生完女儿,小三害死了她的孩子,婆婆和丈夫却逼她离婚。他说:“我告诉你不是意外!那是一场谋杀,还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可以逃避法律制裁的谋杀!”“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在这里自暴自弃,谁拿走我的东西,我会一样

精彩章节试读:

楚雅萱是铁了心的想要罗薇为难,反正自己现在怀着身孕,她就不相信罗薇会对自己动粗不成?

她看了看旁边那个扶着自己的男人,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李邵伟的反应,她的目的就是想让李邵伟和罗薇快点结束这段婚姻,不然再拖得久一点,自己的肚子就瞒不住了。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完全不管罗薇的反应,直接坐到了另一侧的座位,甚至还在打情骂俏。

正当罗薇忍不住想要换个座位的时候,白若水已经到了这里。她什么也没说便直接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了罗薇的面前。

“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楚雅萱完全没有想到罗薇约的人竟然会是白若水,之前她和罗薇还是闺蜜的时候,这个叫做白若水的女人就经常出来搅局,那张嘴简直能把黑的说成是白的。

“若水,好久不见。”楚雅萱强装镇定地和白若水打着招呼,心里却在想要怎么让罗薇在这里名誉扫地。

“我还以为你约的人是……算了,我们三个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想来一起吃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邵伟站在一旁闷不吭声,心里的戒备却没有刚才那般浓郁了,看着罗薇的眼神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若水,我们换个位置吧。”这里可是公共场所,罗薇并不想在这里和这两个人起什么争端,一只手抓着白若水的衣袖扯个不停。

白若水用自己的手覆盖在罗薇的手上,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种小场面如果她还搞不定的话,还真是白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

“原来是雅萱啊,我听说你无私地想要为薇薇代-孕,不过好像代-孕这道程序不需要陪孩子的爸爸吧。咦,不对啊,莫不是你想当小三?想想应该也不会,你自己本身就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女,私生女生的孩子就是私生子!传出去只怕没脸见人吧。”

对于楚雅萱的事情,白若水知道的也不少,只是看在昔日她和罗薇关系那么好的份上才不计较。可是现在才发现,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

楚雅萱回顾这四周,早有很多刚才听到白若水说话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他们这个方向。

“萱萱,要不我们先走吧,你不是想吃西餐吗?”说到底李邵伟其实是个很在乎自己脸面的人,就算是楚雅萱受到了欺负,他的第一反应也不过是想躲罢了。

楚雅萱看着这个没用的男人竟然不知道维护自己,随手掐了她旁边的男人一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若水,你既然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必要拐着弯的说。我和邵伟是真心相爱的,如果说你还在乎我们之间的闺蜜情,就不要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

听着楚雅萱这么理直气壮的话,罗薇感觉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女人。

明明抢走了自己丈夫的人是她,明明害死自己女儿的人是他们,为什么听起来好像是自己的错一样?

“滚。”罗薇觉得自己还是对这两个人太仁慈了,以至于他们可以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

李邵伟早就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急忙拉着楚雅萱的手离开,而原地只剩下了罗薇和白若水两个人。

“若水,我好累,我们回去吃好不好哦?”

“好。”白若水看着罗薇的表情心里满满的都是心疼,面前的这个女人刚受到了丧女之痛,为什么这些人还要来欺负她。

回到若水家的时候,罗薇第一反应就是想给陆铭翰打电话,想要问一问医院那个视频,到底可以怎么治李邵伟和楚雅萱的罪。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这是给谁打电话呢?”白若水端着一碗白粥走了进来,尽量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和罗薇说着话。

罗薇一脸神伤的低下了头,“我在想,宝宝在另外一个世界饿了怎么办,冷了怎么办,被人欺负了会不会哭?”

她甚至没有说完这些话就把头埋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由于她的女儿生下来就只能在保温箱里存活着,所以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字。

白若水上前紧紧地把好友抱在了怀里,有些事情她是做不到身临其境的,也没有办法去体会,她能做的只是默默地给好友温暖。

“若水,我对不起她,都是我不好……”慢慢地,罗薇竟便哭着倚靠在白若水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罗薇顶着肿了好高的眼睛起来,靠在厨房的门框上一脸歉意地看着已经早起做饭的白若水,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醒来了,醒来就用这热鸡蛋敷一下眼睛,你不会真的想顶着鱼泡眼去公司吧?”白若水的动作很利索,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生活,所以也并不觉得家里多了罗薇之后有什么不同。

“亲爱的,谢谢你。”罗薇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么矫情。

“快起开,我还做饭呢,别闹。”白若水笑闹着把罗薇推开,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她最害怕的就是罗薇陷在丧女之痛中怎么都出不来。

让罗薇唯一值得开心的就是,这些日子在公司里并没有见到陆铭翰的身影,听说他是去出差了,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这也是孙总监告诉她的!

自从第一天罗薇那么出色地完成了那份资料之后,孙总监对罗薇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信一般。

“小罗,今天你陪我去见一个客户。”对于一个刚入职半个月的人来说,陪着总监去见客户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罗薇自然也不会推辞。

“好的总监,让我准备一下。”罗薇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职业装,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要去见客户的装扮。

孙总监摆了摆手,“去见个女客户,而且还是个老朋友,不用有那么多的讲究。”

孙总监看罗薇的业务能力这么强,有意想要提携一下她,自然不会让她去见什么猥琐的中年大叔。

《再婚难逃:禁欲总裁狂宠妻》 第9章 奇怪的李邵伟 免费试读

这是在夜总会的门口,来往的人有很多,说实话罗薇真的有点担心李绍伟在这里闹出什么事来。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罗薇最终还是上了李邵伟的车,上车前还不忘把自己的位置坐标发给自己的好友。

罗薇的所有举动都被李邵伟尽收眼底,心底不免涌起一股悲凉——原来自己在她的眼里,早已成了这么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恶人。

那家餐厅距离白若水的家不算太远,可是一路上两个人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显得时间过了很久似的。

直到下车的时候,罗伟客气的说道:“多谢你今天送我回来。”

可是,之前的事情她也不会原谅他们。

罗薇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她不知道李邵伟今天为什么这么好心,可若是这样就想弥补她之前受过的伤害的话,未免也太天真。

“其实……”李邵伟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的是“雅萱”。

“我先走了。”罗薇礼貌性的下了车,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些什么。

难道还会心痛吗?

当然不会。

而转身的一瞬间,她同时也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她这样友好地面对这个男人。

下一次,她一定要讨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怎么才回来,电话也不知道打一个!”白若水嗔怪地从罗薇身上接过她的包轻声埋怨着。

罗薇久久不归,她在家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刚才在窗口看见罗薇从一辆帕萨特上走下来才算是放了心。同时,又起了好奇心。

“刚才送你回来的人是谁啊?”

看着好友一脸八卦的样子,罗薇却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坦率的说道:“是李邵伟。”

“什么?那家伙没有对你做什么吧!那个**有了楚雅萱还敢回来找你,难道不怕当不成楚家的上门女婿吗?”

白若水焦急而又愤怒地检查着罗薇身上有没有不妥的地方,嘴里说的所有的话无一不是为了罗薇着想。

“谢谢你。”这几天罗薇好像对白若水说了无数次声谢谢,她不知道,如果这段时间没有若水陪在自己身边的话……

想到这里,罗薇的脑海中同样也浮现出另外一个男人的面孔,如果不是他把自己骂醒的话,恐怕自己还在医院里嗅着那伤口化脓后的腐臭味道吧。

……

“薇薇,你的手机刚才一直响,没有备注……”

罗薇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听到白若水的话,心中的疑惑油然而生——这个时候,会有谁给自己打电话呢?

“喂。”

“罗薇?”电话那端是好听又熟悉的男人声音,却让罗薇怎么都回想不起来。

“我是陆铭翰,你刚才给我发地址是让我过去接你吗?我刚看到,你到家了吗?我现在还在巴黎处理事情……”

陆铭翰?

可是罗薇却早已愣在了原地——自己刚才不是给若水发定位吗?竟然发给了陆铭翰!

“罗薇,你在听吗?”半天听不到罗薇的声音,陆铭翰沉默了片刻,问道。

“我在,我在。”在不知不觉中,罗薇的脸已经红到耳朵根。

“对不起,我刚才发错了,本来是发给若水的。”

似乎连罗薇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刚才那么焦急的语气多么像是一个没有说服力的借口。

远在巴黎的陆铭翰的嘴角微微上扬,原来这个女人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那你早点睡吧,不早了……哦,我三天后下午六点到。”陆铭翰补充了一句。

罗薇说了句晚安便匆匆挂了电话之后,就像是电话那端有什么东西缠着她似的。她用双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两侧,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罗薇的眼神总是不经意地就看向了陆铭翰办公室的位置。可是她却忘记了,陆铭翰的办公室在十一楼,而她是在十楼。

而十楼的那个方向是孙总监的办公室。

“小罗,你有什么事想对我说吗?”一上午的时间每次孙总监抬起头来的时候,总是能撞进罗薇的视线里,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罗薇坚定地摇了摇头,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表现有多么的差劲,“没有,我,我只是在想问题罢了。”

孙总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随即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女客户朝罗薇抛出的似有若无的橄榄枝,心里的怀疑越来越深。

看来这小姑娘的野心还不小呢,怪不得会在伟岸待不下去呢!是嫌弃庙小容不下她这尊大佛了呗。

或许有的人会认为经常跳槽的人是为了体验不同的工作环境,可是对于一个公司而言,最不喜的就是这种人,在这里吸取够了经验又跑到了别的地方,怎么想都觉得不痛快。

之后的几天孙总监对罗薇几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前一段时间对待罗薇是捧在手心里的话,那么现在就恨不得把她打入地狱。

不仅让罗薇做着本不属于她的工作,还在各方各面刁难她,一份本来没有什么问题的报告会让她改上五六遍。

“她这几天是得罪孙总监了吧,可没见过孙总监这么难为过人。”

“这就是捧得越高摔的越惨的道理了吧。”

“就是,谁让她刚来的时候那么嚣张,现在知道后果了吧。”

这么多人都意识到了孙总监对罗薇的故意刁难,罗薇自己不可能不知道。不过她还是任劳任怨地做着孙总监交给她的每一个任务。

可是这些看在孙总监的眼里,就像是无声的挑衅一般,显得自己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

这天下午,在所有人准备下班的时候,罗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销售部的人接到电话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现在是下班时间。

“嗯嗯好,我马上到。”罗薇一个劲的答应着,好像电话那端是什么了不起的人。

而部门里的其他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纷纷放慢了自己收拾东西的速度。

“罗薇,让你写的报告,要拖到什么时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