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亵渎]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福娃陈秀秀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4-16 08:06:39

[亵渎]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福娃陈秀秀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亵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亵渎 即可阅读全文

《亵渎》小说简介

他还有一本书极品护花兵王,也很不错,不过这里没有,大家可以去找一下。真的挺不错的。主人公叫福娃陈秀秀的小说是《亵渎》,本小说的作者是五车诸侯创作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可我才刚跨出两步,锅炉就赶紧追了上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你干嘛去?”“我······我得过去,”我对着锅炉说道:“里面那个人我认识。”“认识?”锅炉一愣,疑惑的问道:“你还认识这儿的大学生?是你亲戚。主角叫福娃陈秀秀的小说叫《亵渎》,本小说的作者是五车诸侯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是个被拐儿童,养父母逼迫我娶一个瘫痪女孩,还看着我们入洞房······我不甘,我挣扎,我反抗,我的情感不容亵渎,我的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么久的苦寻无果,这么久的彷徨无助,让我看到前面的那个瘸腿的女孩以后,立刻不管不顾的认为她就是陈秀秀。

我飞快的追到了她的身后,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充满无尽的激动与兴奋的喊了一声:“秀秀,我可找到你了!”

“啊!”

身前的女孩惊叫了一声,回过头来看向了我。

不是!

眼前的女孩非常的漂亮,也有着和陈秀秀一样的大眼睛,皮肤同样的白皙嫩滑,但她脸庞的棱角立体,不像陈秀秀那样的柔顺,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里,黑中隐隐的带着些褐色,整个人看起来透着性感的现代气息,和秀美又淳朴的陈秀秀相比,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美。

我意识到自己认错了,失望与落寞立刻爬上了我的脸,再看到自己肮脏的手还抓在那女孩雪白的胳膊上,吓的赶紧缩了回来。

那个瘸腿的女孩在惊喊了一声以后,就脸上透着奇怪的上下看着我,不过还没等她说话,她身旁那个男人却先阴阳怪调的对我喊了起来:“哎呀!干什么呀你?臭要饭的,你脏不脏啊,随便就往人身上摸······”

这个男人身材小巧,虽然他脖颈上坚硬的喉结让我确定了他的性别,但他说话的嗓音异常的尖细,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叫,他指手画脚的动作也是那样的妩媚,简直比女人还像个女人。

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像男人的男人,再加上他尖酸刻薄的一声声叫着我“臭要饭的”,只让我心里一阵慌张,傻呆呆的杵在那里不知所措,竟然连声“对不起”都忘记了说。

“曲斌,好了,你看他也挺可怜的,再吓到人家。”

就在我正不知道是该走掉,还是该继续承受那个“假女人”的谩骂时,那个瘸腿女孩拉住了他,然后又打量了我一眼以后,就从自己肩上的黄色小包里掏出了十元钱,伸手递给我说道:“给,买点吃的吧。”

这一刻,我对这个瘸腿女孩是感激的,她没有因为我的肮脏而怨怪羞辱我,却慈善的给了我十元钱,我知道,她是一个好人。

但我不能要,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乞丐。

我赶紧摇着头,把两只手背到了身后,一步步往后退着。

“不要吗?”瘸腿女孩先是惊讶的怔了下,然后有些好奇的问了我一句。

“我······我不是要饭的。”我继续摇着头,面对这个善良美丽又仿佛一尘不染的干净女孩,自惭形愧的结结巴巴说道:“对······对不起,我······我认错人了。”

“哦,是这样······”瘸腿女孩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又问我:“那你要找的是······”

“好了,兮若,他不要钱就别说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不等瘸腿女孩说完话,那个假女人就尖声尖语的拉住了她,然后强行搀扶着她转身离去。

瘸腿女孩执拗不过假女人,只能回头对我抱歉的笑了笑,就一瘸一拐的跟着走了。而我看着慢慢走远的那两个人,除了在心里为自己的鲁莽而自责,又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中。

“哎呀,你们要干嘛?快放开!”

突然,远处又传来了假女人的尖叫声,我连忙抬头望了过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瘸腿女孩和假女人被五六个男学生给围住了,然后他们拽着瘸腿女孩的胳膊,正在和大喊大叫的假女人互相拉扯着。

我愣住了,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但看那几个男人凶巴巴的表情,我意识到瘸腿女孩遇到了麻烦。

我几乎下意识的就想赶上去,帮助那个和陈秀秀一样善良的女孩。

可是,我刚迈出了一步,又缩了回来。

我凭什么要去管呢?

在这些人眼里,我不过是个乞丐,我和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是可以走在阳光大道上,追逐自己想追逐一切的人,而我是一个在溃烂的泥潭里挣扎,与饥饿相伴,在寻找陈秀秀的茫然无措中挣扎的人,我没有资格去多管闲事,更没有能力抱打不平。

所以,我停了下来,带着一丝担心的看着前方的混乱。

那个瘸腿女孩行动不方便,虽然她也在挣扎,但在那五六个身材健壮的男学生面前,却根本无济于事。

那个假女人显然和瘸腿女孩的关系很好,卖力的阻拦着那些学生,甚至于挥舞着双手往他们的脸上挠去。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在他把一个学生的脸挠破后,终于激怒了他们,几个学生大吼着对那假女人动起了手,把他打翻在地,同时也把他和瘸腿女孩分开了。

剩下的几个学生架起了瘸腿女孩就走,但瘸腿女孩大声呼喊着,甚至举起了手里的拐杖胡乱的抡打了起来。

几个学生都结结实实的挨了打,他们更加愤怒,伸手抓住了瘸腿女孩的拐杖,奋力的争抢,而瘸腿女孩死死的抓着不肯放手。

突然,因为男学生们的用力过猛,腿脚不便的瘸腿女孩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地上,她的额头撞破,有血流了下来。

那一刻,我猛的睁大了眼睛,当初陈秀秀与人挣抢绣花口袋的一幕立刻在我的脑子里闪现,她脸上流着血,趴倒在地上,哭泣着大声呼喊,令我的心如同被揪扯般的疼痛。

那一幕和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像极了,一下子让我的神经有些错乱,让我立刻把眼前的瘸腿女孩当成了陈秀秀,于是我什么都没有想的放开脚步就跑了过去。

“你们放开她!”

我发了疯一样的吼叫着,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然后用整个身体朝着离瘸腿女孩最近的那个学生撞了过去。

“哎呦!”

那个学生被我一下子撞倒在了地上,而我用身体护住了瘸腿女孩,瞪视着眼前的这些人,愤怒的大喊着:“不许你们欺负她!”

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乞丐突然出现,瞬间让现场安静了下来,不光是那些男学生们都一脸惊奇的怔住了,连倒在地上的瘸腿女孩和假女人也都吃惊又疑惑的看着我。

不过瘸腿女孩马上又担心的对我说道:“那个······谢谢你,你快走吧,会吃亏的······”

瘸腿女孩的开口说话,立刻又就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中,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多管闲事,眼前的这些人,这些事跟我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刚才那不顾一切的气势突然就弱了下来,自卑的我的肩膀耸了下去,腰板也塌了下去,又变成了那个碰到任何人都胆战心惊,唯唯诺诺的乞丐,我慌慌张张的点了点头,就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已经晚了,被我撞倒的男学生已经站了起来,被一个乞丐撞倒,对他来说无疑是种侮辱,他伸手指着我,怒声对着自己的同伴大声吼叫着:“妈的,臭叫花子,给我打!”

喊叫过后,蜂拥而上,我立刻被拳脚淹没,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脑袋,佝偻成一团,任凭着他们的肆意蹂躏。

我没想过还击,这本来就是我多管闲事的后果,而且这么久以来,我每天都处在饥饿中,处在风吹雨打的侵蚀中,原本体格还算健康的我,早就变的形销骨瘦,羸弱不堪,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我的胳膊被踩在脚下,疼痛入骨,我的肚子被狂踢,令我想要作呕,我的脸被踢了一脚,立刻让我晕头转向,血水流进了我的嘴里,腥甜,苦涩······

我唯一能想的就是:快些吧,快些打,打完了就走吧。

终于停下来了,我庆幸自己没有被打死,但那个被我撞倒的学生,还是不解气的对着我吐了一口浓痰,嘴里咒骂着:“也不知道你爹妈做了什么孽,把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扔到世上丢人现眼。”

我的心里猛地一震,从小被拐卖的我,最是听不了这样牵扯父母的话。

但这还不够,又一个学生也开始嬉笑着冷嘲热讽:“这臭叫花子配有爹妈吗?根本不配,要我看他就是被狗生出来的,生下来就是个要饭吃的贱命!”

几个学生立刻肆意的大笑了起来。

从小只接触过纯朴善良村民的我难以置信,怎么会有人能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我开始愤怒,我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烧得我血脉偾张,烧的我忘记了疼痛,烧的我猛然跳了起来,眼中充满了血色,狠狠的瞪视着眼前这些人,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的厉声吼叫了起来:“我有爹妈,我不是被扔掉的,我有四个爹妈,他们都很疼我!”

我的吼叫再次令这些人愕然,但他们马上又板起了面孔,咬牙切齿的摩拳擦掌,就要对我进行第二轮的打击。

可我不会再甘愿挨打,他们可以打我,骂我,但他们不能牵连我的父母,养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我相信亲生父母一样也会爱着我,我不能容忍他们被这些恶毒的人侮辱为“狗”。

我伸手把腰上缠着的铁链给解了下来,迎着这些学生们就挥舞了起来。

《亵渎》 第十二章 挨打 免费试读

可我才刚跨出两步,锅炉就赶紧追了上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你干嘛去?”

“我······我得过去,”我对着锅炉说道:“里面那个人我认识。”

“认识?”锅炉一愣,疑惑的问道:“你还认识这儿的大学生?是你亲戚还是朋友?”

“不是亲戚,朋友······”我想了想,虽然我的工作是曲斌帮的忙,但他似乎根本没把我当成朋友,所以摇了摇头说道:“朋友也算不上吧。”

“那你去干嘛?”锅炉一翻白眼,指着那边说道:“你看他们那么多人呢,你去了肯定是跟着挨打,别去找死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去了也阻止不了那些人,但我实在心急陈秀秀的消息,所以还是想过去,可锅炉拉着我就是不放手,还说道:“福娃,我可跟你说,咱俩是一起巡逻的,你要出了什么事,我也跟着担责任,你可别害我。”

被锅炉这么一说,我又犹豫了起来。

这个时候就听那群围着曲斌的学生里有人说道:“娘炮,你给我记住了,杨兮若是我们炎哥看上的人,你TM以后离她远点,别整天跟个狗皮膏药似的黏着。”

“哎呦喂,凭什么呀?”曲斌又尖着嗓子喊道:“葛炎跟兮若在一起了吗?没有吧?那凭什么就不许我和她在一起?有本事,让他和我公平竞争啊!”

曲斌的话刚说完了,就听那些学生立马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又有人嘲讽的说道:“艹,你个娘娘腔不是应该喜欢男人的吗,怎么也对女人感兴趣?就你这二椅子也配和我们炎哥竞争。”

这话一说完了,那些学生笑的更加狂妄,当时曲斌就气的如同个撒泼的妇女般骂了起来:“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斌哥我是纯爷们儿,纯的不能再纯的······”

“艹,敢骂我!”

可惜还没等曲斌的话喊完了,那个被他骂的学生已经恼羞成怒的大吼了一声,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脸上,当时就把小巧娇弱的如同小姑娘般的曲斌给打的倒飞了出去。

“哎呀妈呀!”

曲斌被打的如同杀鸡般的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以后挣扎着要起来,可半天都没爬起来。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抬头看到了正被锅炉拽住的我,当时就朝着我大声喊叫:“福娃,快过来帮忙!”

曲斌这么一喊,那些学生们也都朝着我这里望了过来。

可没想到的是,锅炉却“噌”的一下就撇下了我,钻到了宿舍楼的拐角后面,这才对着我小声喊道:“赶紧过来,别管闲事。”

我没想到五大三粗,又当过兵的锅炉会这样的胆小怕事,一时间看了看他,又望了望曲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艹,就是个小保安,不用管他。”那些学生们里有人这样说了一句,然后他们又去把曲斌给围了起来,看样子要一起动手。

这下子曲斌真的害怕了,见我还没有过去,又是对着我大喊大叫:“福娃,快来帮忙,你······你还想知道陈秀秀的消息吗?”

陈秀秀有消息了?!

一听到这话,我当时心里猛的一震,随后无比激动,再也顾不得那么许多,飞快的就朝着曲斌跑了过去。

跑过去以后,我一把扶起了曲斌,焦急的问道:“曲斌,秀秀真的有消息了吗?”

“来呀,想打架是不是,”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曲斌在站起来以后,却压根没理睬我,而是往我身后一躲,对着那些学生们喊道:“上次你们就被他打跑了,都是他的手下败将,有本事先打过他!”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曲斌,又看了看那些学生们,这才发现,有好几个都眼熟,分明就是初次遇到杨兮若时,纠缠她的那些人。

被曲斌这么一喊,那些学生也都愣愣的看着我,然后其中一个突然恍然大悟的一指我,对着为首的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身材却圆滚滚的像皮球的大胖子说道:“肥哥,这就是上次我们说的那个叫花子,妈的,换了身保安皮,差点没认出来他。”

那个大胖子一听,眯缝着小眼睛看了看我,然后指着曲斌问我:“你俩啥关系?”

“我······我们是朋友······”抬头看着眼前这样一个粗壮肥硕的胖子,我的心里也有些害怕,说真的,从小到大,我也就帮杨兮若那次打过架,但我毕竟站到了曲斌的身前,现在想退出也不可能了,对着大胖子这样说了一句,又有些心虚的看向曲斌问道:“是······是朋友吧······”

可还没等我说完话,曲斌却一副虚张声势的模样,对着他们喊道:“我告诉你们,他······他是我的保镖,练过散打、跆拳道、空手道、太极拳、瑜伽······总······总之是功夫高手,想打我?你们先问问他答应不答应!”

“高手?”大胖子被曲斌糊的一愣,然后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艹,就他?瘦的像个小鸡崽子似的,还高手呢,当保安都是高抬他了,那今天老子就试试这个传说中的高手有多高!”

说完了话,大胖子就迈动粗壮的大腿,如同一辆重型装甲车一样的朝我冲了过来。

那“咚咚”的脚步声是如此的沉重,震得我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的,我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这个大胖子,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跑,所以赶紧回头对着曲斌喊道:“快跑······”

可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没想到就在大胖子和我说话的功夫,曲斌已经像兔子一样,撒着欢的跑出老远了。

我立刻意识到自己也要赶紧跑,但是,已经晚了,大胖子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一张如同蒲扇般的肥厚大手,狠狠的就拍了下来。

我的脑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子,立马感觉脑子一阵晕晕乎乎的,眼前也满是星斗,左摇右晃了两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艹,给老子起来!”大胖子又是吼叫了一嗓子,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衣领,几乎没有用力一样就把我给拎了起来。

“你不是高手吗?高给我看呀。”大胖子另一只手又抓住了我腰部,两手一用力就把我整个人都腾空抓了起来,然后用力往地上摔了出去。

“呃,咳咳······”

我的背部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当时就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震得七零八碎了一样,胸口好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的沉重,忍不住就咳嗽了起来,同时咳出了一口血。

但大胖子对我没有丝毫的可怜,走到我的跟前,狠狠一脚踢在了我的身上,同时嘴里骂道:“这一脚是告诉你,别装逼,装逼遭雷劈!”

我被踢的立刻像虾米一样蜷缩了起来,却根本不明白什么是装逼?

大胖子紧接着又是一脚,嘴里喊道:“这一脚是告诉你,不该管的闲事,不要管!”

我“哇”的一声吐了,嘴里满是腥臭苦涩的想着,我不是管闲事,我只想找到我的秀秀。

第三脚接踵而至,更加用力,直让我痛彻心脾,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时候大胖子才蹲了下来,然后伸手拍着我的脸,满是轻蔑的对我嘲讽道:“这一脚是替我的兄弟们报仇的,听他们说,你是个狗娘养的要饭花子······”

我本疼的闭上了的双眼猛然睁开了,这个胖子可以打我、辱我,但绝对不能侮辱我的父母,这是我的底线,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不管是谁,只要触犯了这一点,哪怕是豁出这条命,我也决不答应!

我狠狠的瞪视着大胖子,慢慢的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因为保安裤子的肥大,没有腰带的我只能用那条曾拴着我和陈秀秀的铁链系住裤子。

我也曾用这条铁链帮助杨兮若打跑这群学生,现在,我要用它反击眼前的大胖子,用它捍卫我父母的尊严!

我仇视着大胖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着他冷冷说道:“我,爸妈,不是,狗······”

大胖子被我突然的冷冽惊得愣了一下子,而此时我也抓住了铁链,就要抽出来狠狠的抽打他,可突然间,那些学生里的其中一个对着大胖子就喊了起来:“肥哥小心,这小子身上有铁链子,上次我们就是被他用铁链子给打跑的!”

“艹尼玛!”

大胖子一听这话,顺眼往下一瞅,见我的手果然正抓着一根铁链,立马暴吼了一声,伸手就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后猛的摁在了地上,用脚狠狠踩了下去。

“啊!”

被大胖子沉重的大脚用力碾压,直疼的我痛入骨髓,仿佛骨头都要碎裂了一般,令我声嘶力竭的惨叫了起来。

“艹尼玛的,给我把他摁住了!”大胖子对着那些学生喊了一嗓子,等我被牢牢的摁在地上以后,他伸手就想把我腰上的铁链抽出来,嘴里还狠狠的骂道:“老子让你也尝尝被抽的滋味!”

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着再次承受凌辱,可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大叫:“住手,不许打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