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姜宁秋霍天凌的小说[流年旧戏谁痴迷]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3-15 16:15:10

主角叫姜宁秋霍天凌的小说[流年旧戏谁痴迷]最新章节阅读

《流年旧戏谁痴迷》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流年旧戏谁痴迷 即可阅读全文

《流年旧戏谁痴迷》小说简介

《流年旧戏谁痴迷》书不错,诙谐幽默,作者构思很大,放得很远。更可贵的是作者思维严谨,语言老练,那些刚出道的人写的新书几乎根本就没法跟这本书比,毕竟这也是作者集前几本书的大成,值得一看,越到后面越精彩!。小说主人公是姜宁秋霍天凌的书名叫《流年旧戏谁痴迷》,是作者身后有尾巴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霍天凌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她的耳里。“我就算是救一个死人,也不会救她姜宁秋!”霍天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她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死不足惜!”这句话就犹如一根毒针猛得朝姜宁秋心口扎去,顿时五脏六腑全都在流血。《流年旧戏谁痴迷》是由作者身后有尾巴最近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流年旧戏谁痴迷》精彩章节节选:姜宁秋一直都知道霍天凌不爱她。可她是他的妻子,结婚三年,没有爱也应该有一点情。直到他因为心爱女人的离去,一句解释也不听,一点情面也不给,就把她唯一的弟弟送进了监狱……她崩溃寻死,死前只有唯一的一个愿望。霍天凌,下辈子,再也不要让我遇见你!

精彩章节试读:

“唔!”姜宁秋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子抖得像片飘零的落叶,根本没有任何力气挣扎。

霍天凌的眼底染上了丝丝情.欲,而当他低头看到姜宁秋今天车祸时撞到腿上的青痕时,眼眸一沉,身下更是狠狠一顶,两只手在那块青紫处大力揉.捏,仿佛要把这块痕迹抹除!

这是被人吻了吗?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染指!

“嗯……”身下和大腿两处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痛哼出声。

“姜宁秋,你真是放荡,你那小情人没有满足你吗!”

身上的人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嘴里还说着各种羞辱她的话,姜宁秋好几次痛得快要晕过去,当她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这场强制又屈辱的折磨终于到了尽头。

男人在她身体释放后就抽身而出,迅速整理好衣物,步伐急促又好似有丝狼狈的离开了这栋房子,没看见客厅沙发上那一抹刺眼的红。

姜宁秋听到大门“哐”的一声关上,睫毛颤动了好几下才睁开了眼,眼泪就顺着那张惨白的脸缓缓流下,身下一片狼藉,大腿肿胀成两倍大,动一下就传来钻心的痛。

姜宁秋,这就是你希望得到的霍天凌的‘爱’?

……

霍天凌对她的折磨还在继续。

第二天,当姜宁秋发着高烧赶到姜氏集团公司门口的时候,外面已经被记者堵得水泻不通,看到她一蜂窝的围了过来。

“姜小姐,您丈夫执权的霍氏和阮氏统一战线围剿姜氏,您作为现在姜氏的唯一掌权人,请问您打算如何渡过这一次企业危机?”

“你的弟弟姜衍白杀害阮氏独生女阮可欣小姐,据说是受了你的指使,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帮凶?”

“姜小姐……姜小姐……”

姜宁秋看着面前闪个不停的摄像头和张张合合的嘴,脑袋昏沉的快要抬不起来,偏偏,她走不出去。

“杀人犯!小三!”

人群中不知道谁朝她扔了一个瓶子,砸在了她的额头上,迅速划开了一个伤口,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看着格外渗人。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东西朝她砸过来,姜宁秋开始还挡,后面挡都没挡一下,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一点痛意,她抬头定定地看着一台摄像头。

她知道霍天凌一定在哪台电脑前看着这一切,看着她一身狼狈,在众人面前出丑。

他要看,那她就给他看,说不定他满意了,能放他弟弟一条生路。

姜衍宁秋没有猜错,霍天凌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蹙眉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

明明是他想要看到的,姜宁秋被所有人指责质问,名声狼藉,姜氏也马上就要倒台。

可姜宁秋那双平静的像一潭死水的眸子却像洪水猛兽,把他所有的兴致和耐性吞没,就在他不耐的要盖上电脑的那刻。

屏幕里,一个修长的身影突然拨开层层人群走了进来,天神降临一般的握住姜宁秋的肩膀,把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流年旧戏谁痴迷》 第8章 死不足惜 免费试读

霍天凌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她的耳里。

“我就算是救一个死人,也不会救她姜宁秋!”霍天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她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死不足惜!”

这句话就犹如一根毒针猛得朝姜宁秋心口扎去,顿时五脏六腑全都在流血。

原来她的命在霍天凌眼里就是死不足惜。

她对他而言连一个死人都不如。

原来如此,她知道了。

姜宁秋看着模糊绝情的背影离她越来越远,眼皮也越来越重,陷入了黑暗之中,有什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陆煜风这时才看到姜宁秋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顾不上辱骂霍天凌立马跟了上去。

当隔壁医院的熊猫血快马加鞭的及时送过来,姜宁秋脱离危险的被推出手术室,陆煜风的心才放了下来。

姜宁秋是被疼醒的,睁开眼睛,耳边就响起陆煜风疲惫又惊喜的声音。

“醒了?还有哪儿痛吗?麻醉的效果已经消了,如果还痛就跟我说,我去喊医生。”

姜宁秋摇了摇头。

是很痛,但跟心里的痛比起来,一根手指头都不到。

“谢谢!”姜宁秋是真的感谢他。

如果不是陆煜风,估计她早就死在那把刀下了,说不定现在都还没人发现。

“那可怎么办?等你伤好了,我还打算带你去看见你弟弟,到时候你又打算怎么谢我?”陆煜风察觉到她的失落,想说点开心的事,笑道。

姜宁秋的眼神亮了一下,“明天就去行吗?你要我怎么谢你都行,明天带我去吧!”

“不行,你才刚刚手术完……”

“我没关系的,真的,煜风,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我弟弟他没有杀人,我要给他翻案,再晚些,他就要被执行死刑了!”

陆煜风眉头皱了一下,半响纠结的点了点头。

……

监狱里。

姜衍白看到自己的姐姐脸色苍白的走进来,手上的手铐与铁杆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你怎么了?姐!”

而姜宁秋看到姜衍白满脸伤口,原本身宽体胖的弟弟几日不见瘦得快要脱形的时候,眼眶一下红了,声音极力的忍耐着哽咽。

“姐姐对不起你,这些伤……痛不痛?”

“我没事,就只是一点小伤,几天就好了。”姜衍白不自在的看向了别处。

姜宁秋手心都要扣出血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霍天凌!

陆煜风见状拍着姜宁秋的肩膀安慰着,转头跟姜衍白讨论起案件。

姜衍白眼神一下黯淡了下来,“就只有一把凶器,与阮可欣尸检报告上的刀痕吻合,而那把刀确实也是我的,上面也只有我的手印。”

姜宁秋是知道的,但每再听一次她都忍不住想要去责问霍天凌。

就因为这一个证据他怎么能判定了她弟弟是凶手,判了他死刑!

他就这么恨不得他们姐弟俩去死!

陆煜风是震惊的,“你别灰心,我出去会找人想办法查清楚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