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我的情深你若懂]免费阅读 主角叫龚珊苏念君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3-15 16:07:35

[我的情深你若懂]免费阅读 主角叫龚珊苏念君的小说免费阅读

《我的情深你若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情深你若懂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情深你若懂》小说简介

《我的情深你若懂》情节扣人心眩,故事情节连惯,打斗招式精彩,令读者身临其境,虽然有些啰嗦,但不失体,这是一本长篇都市玄幻故事小说,不是诗篇不用精短!写得非常成功的一本书!。龚珊苏念君是小说《我的情深你若懂》里面的主角,作者是芒果千层,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007我们老大想找个有文化的女人仔细看,黄毛的五官跟龚珊长得有点像。我见过他。他是龚珊的弟弟龚瑞,比龚珊小了七岁,还没满十六岁,是个未成年。据说他十二岁就没读书了,一直在街上当混混,后来龚珊傍上苏石岩。精品小说《我的情深你若懂》是芒果千层所编写的婚恋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龚珊苏念君,内容主要讲述: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母亲葬礼上,父亲带着自己的闺蜜出现在现场。她拿到遗产的时候,差点被两个人抢走不说。为了这些钱,自己的父亲和闺蜜,还想将自己送去监狱。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他穿了一身黑西装,矜贵而冷傲,“想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你想要什么?”“我要想的?不过一份结婚协议。”

精彩章节试读:

005屈打成招

局长是个中年肥胖男人,原本就跑得气喘吁吁,这会儿更是一直抹汗,道:“是我监察不严,我一定给周先生一个交待。”

——————

周勋并不买局长的账,面无表情道:“我的律师就在外面,你待会儿和他聊吧。”

我听得越发诧异。

他不但带了医生,竟然连律师也带了……

局长更加着急,赔笑道:“周先生,您大人有大量……”

可惜周勋不为所动,压根就不理他。

这时候苏石岩和龚珊闻讯赶了来。

龚珊看到我,立刻朝我奔过来,关切地问:“念念,你怎么样?抱歉,我和石头哥来晚了。”

苏石岩则和周勋打招呼:“周先生,您怎么来警局了?”

在其他人面前,苏石岩一直以周勋的兄长自称,但当着周勋的面,他向来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大家一起喊周先生的。

纵然他在花临已是屈指一数的富豪,可花临毕竟只是一个地级市,比起帝都周家,他苏石岩又算得了什么。

周勋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苏石岩露出尴尬表情,但他脸皮向来厚,讪笑一声,就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接着就听他劈头盖脸地骂:“就算你不喜欢珊珊,你也不能动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你弟弟,是一条小生命!你怎么能如此恶毒!”

一句话,便定了我的罪。

他这是在告诉周勋,都是我的错,我连小孩都能下手。

我暗暗冷笑,没搭理他和龚珊,低眉垂目地躲到周勋身后,装作害怕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相信周勋会站在我这一边。

或许是因为他说过欠我妈一个人情,又或者是因为他刚刚救了我。

胖局长在一旁冲苏石岩使眼色。

可惜苏石岩没看到,他转向周勋,陪笑道:“周先生,我女儿顽劣,我看让她受点教训也好。”

不过是怕我把外公的财产夺走,他和龚珊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来陷害我。

我沉默着,依旧没做声。

周勋终于抬眼,眸光扫过龚珊:“你说她差点害死你的孩子?”

苏石岩抢先答道:“是啊,要不是请了家庭医生,刚刚珊珊和孩子估计就危险了。”

龚珊则摇头,轻声道:“周先生,不怪念念。她心情不好,我能理解。我和念念是一家人,我不会告她的。”

果然比苏石岩懂眼色得多,知道在周勋面前卖乖,更是突出了她的好心肠。

周勋偏头瞧我。

他目光深邃,里面的情绪我有点看不分明。

其实我并不想麻烦他,就算是刚刚被那些警察严刑逼供,我也没想过要联系他。

但他突然出现了,而且似乎还有意给我撑腰。

我静了几秒,道:“周叔叔,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可以证明我没有害人。”

周勋眉头微挑:“哦?”

我扫过苏石岩和龚珊。

两人眼里都闪过一丝意外,还有戒备。

我垂下眼睑,道:“不知道能不能借用这里的电脑?”

局长立即表示没问题,语气要多殷情有多殷情。

他之前应该是收了苏石岩的好处,现在这么快就倒戈,不过是害怕周勋而已。

对于这种小人,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坐在电脑前捣鼓片刻,启动一个程序,屏幕上就放出了一段视频。

里面记录了龚珊把我叫去书房后发生的事。

苏石岩和龚珊脸色立即大变。

等视频放完,我道:“书房里有监控,把当时的情况都拍下来了,证明我没有推龚珊,更没有害她的孩子,一切都是她假装的,她想陷害我。”

龚珊的表情变得极其难看。

她拉住苏石岩的手,急切地辩驳:“这个视频是假的!我根本没说过那种话,也没想过陷害过念念……石头哥哥,你要相信我……”

苏石岩安抚似地拍拍她的手背,然后盯着我,恶声恶气道:“书房里什么时候装了监控?”

自从外公去世后,书房就成了苏石岩的地盘,连我妈都不允许进入。

我淡淡道:“家里养了猫,我怕猫顽皮打碎古董,就装了一个。”

苏石岩皱眉:“你怎么没跟我说?!”接着他看向胖局长,急切地道,“我要告她触犯我的隐私权!”

我也转向局长,道:“在自己家里状监控,不犯法吧?”

局长看了眼周勋,立刻道:“当然不犯法!”

苏石岩脸色铁青。

周勋看我一眼,道:“既然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那你就是被污蔑的,但你刚刚差点被屈打成招。”

他说着,若有似无地扫过局长。

局长诚惶诚恐地保证:“我一定彻查这个事。”

周勋漫不经心地瞧着他。

局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期期艾艾道:“我……我收了他们的钱……”

苏石岩脸色由红转青,似乎想辩驳,但他看了眼周勋,又不敢吭声。

苏石岩立即怒目,争辩道:“你在胡说八道!”

龚珊更是哭了出来,她泪眼汪汪地望着周勋,楚楚可怜道:“周先生,这都是误会……”

我冷眼看着,并不打算拆穿这两个虚伪到顶点的小人。

因为相信周勋有自己的判断。

果然,周勋根本没理他们,径直对我道:“走吧,我让律师处理这个事。”

我点头。

龚珊顿时哭得更厉害:“周先生,这真的是误会,那视频是假的……”

我打断她:“你可以叫人去鉴定。”

龚珊被哽住,但随即又抽噎道:“念念,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这么针对我……”

我嘲讽地望着她。

周勋则是眉头轻蹙,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局长想必在随时留意他的神态,见状立刻喝止住龚珊,又叫人把龚珊和苏石岩都给抓起来。

可能是见形势不利,龚珊捂着肚子哭叫道:“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周勋扫她一眼,道:“刚好有医生在,帮你看看。”

龚珊这次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被医护人员团团围住。

正好律师也来了。

周勋交待了一声,便对我道:“走了。”

我应了好。

只是刚走几步,苏石岩便上前拦住我们。

他苦着脸,讨好地看着周勋,道:“念念就是跟我闹脾气,您千万别当真……”

周勋面色冷淡地扫过他。

苏石岩涨红了脸,知道周勋这边行不通,只好转向我,厉声道:“你就这么恨我?我可是你爸,你把我斗倒了能有什么好处?”

我低下头,装得怯弱地往周勋身后躲去。

周勋便看了局长一眼。

局长立即指挥手下:“赶紧铐起来!”

周勋迈开长腿,抬脚往外走。

我连忙小跑着跟上去。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初夏的夜风还有些冷意。

我看到街道旁停着几辆帝都牌照的车子,想必是在等周勋。

想了想,我快步追上他:“周叔叔。”

周勋停住脚,回头看我。

我停在他跟前,仰脸看他,低声道:“谢谢。”

周勋静静地看着我,没有吭声。

我对上他漆黑的眸子,有些看不懂他的情绪。

四目相对,我们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出声道:“为什么不找我?”

《我的情深你若懂》 007 我们老大想找个有文化的女人 免费试读

007我们老大想找个有文化的女人

仔细看,黄毛的五官跟龚珊长得有点像。

我见过他。

他是龚珊的弟弟龚瑞,比龚珊小了七岁,还没满十六岁,是个未成年。

据说他十二岁就没读书了,一直在街上当混混,后来龚珊傍上苏石岩,他就理所当然地进了苏石岩的公司做事,不过他没文凭,年纪也小,就当了个保安队长。

看他们母子俩的架势,显然是想替龚珊出气。

我不动声色地按着手机。

刚按了两下,便被龚母瞧见了。

她砰地一下把我的手机给打飞到床脚,接着恶狠狠地将我压在地上,用手肘在我肚子上碾压:“臭婊*子,敢跟我女儿作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龚瑞在一旁扯动绳子,道:“妈,你跟她废话做什么,打她一顿不就好了。反正有姐姐和姐夫在,她肯定不敢告咱们。”

他口中的姐夫当然是指苏石岩。

我妈刚去世,苏石岩不可能这么快就和龚珊扯结婚证,这声姐夫怎么说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但他叫得十分顺口,想来是私底下早就这么叫了。

我冷冷地盯着他们,道:“你们这是私闯民宅,要是对我动手,就是故意伤人,到时候你们也得去坐牢。”

龚母听到坐牢两个字,全身瑟缩了下,似乎有些害怕。

龚瑞却冷笑道:“我是未成年,别说打你,就算杀了你,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他眼里带着不屑和嚣张。

龚母可能也回过神来了,一脚踢在我腿上,恶狠狠道:“下三滥的玩意,敢吓唬我,看我不弄死你!”

她示意龚瑞制住我,转身拿起桌上的水果刀,蹲在我跟前,道:“先把你的舌头割了,再把你的眼睛挖出来……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边说便拿着水果刀在我身上比划。

我心里在打鼓,但表面上却装得镇定,直直地盯着她,道:“我没吓唬你,你要是敢动我一下,你就得跟你女儿一样进监狱!警察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不信你就试试!”

龚母一顿,面露迟疑。

看得出她虽然气势凌人,但其实很怕被关进监狱。

龚瑞却不上当,讥讽道:“我姐夫都不打算认你了,你能有什么本事让我们去坐牢。”

我瞅他一眼,暗暗皱眉。

之前我对龚珊的家庭做过了解。

龚珊她爸是个老实的农民,十几年前就南下打工,留下龚母在家里带两个孩子,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家。

龚母在她们村里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拿着龚父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天天打麻将。

不侍奉公婆,也不带孩子。

龚珊还好,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花临市的重点中学。

龚瑞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小学开始就在街上混,等到了初中,已经是整个镇上有名的混混,经常跟一帮同龄人进网吧,赌博,打架……

我暗道一声不好。

这个年纪的小混混,都有一种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架势,无法无天得很。

果然,龚瑞眼里露出凶狠神色,对龚母道:“妈,我有一个主意。”他把手里的绳子扯得呼啦作响,压低声音道,“要不我们干脆杀了她吧,反正我还没成年,判不了几年,再说还有我姐顶着呢,她肯定会让姐夫替我想办法减刑的……我们杀了她,她就再也没法跟姐抢财产啦!”

我眯起眼睛,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杀机。

说不定他还真敢对我动手。

我迅速地寻思对策,一边看向龚母。

龚母没说话。

她可能就是想吓唬我,却没想过要背上人命。

龚瑞继续怂恿道:“我听姐说了,她手上有两千万,把她杀了,那些钱就都是我们的了。”

我蹙眉,盯着他。

他长得有点像龚珊,模样不差,心思却这么歹毒。

龚母想必是被她儿子的大胆给吓住了,半晌都没作声。

我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故意求饶道:“你们放了我吧,我保证不跟龚珊争家产。”

龚瑞冷哼:“我姐说你最阴险狡猾,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他说着,便上前用绳子把我捆住,又从龚母手里抢过水果刀,就要冲我的胸口刺下来。

我尖叫道:“你真的要杀我?”

龚瑞笑得好不得意:“对,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脸色大变,拔高音量叫道:“杀人了!”

龚瑞面露嘲讽:“这里的佣人可都是我姐的人,你叫啊,我看谁会来帮你!”

我没理他,继续大叫。

龚瑞一脚踢在我脸上:“闭嘴!”

好在我偏头躲了下,才不至于连牙齿都被踢掉。

龚瑞见我躲闪,表情变得狰狞,直接朝我胸口刺过来。

我眯起眼睛。

但刀子并没有落在我身上,龚瑞盯着我看了几秒,突然道:“哎呀,你长得还挺漂亮嘛,听说还是重点大学的学生……刚好我们老大想找个有文化的妓女,我看把你送给他好了!”

我瞪大了眼睛。

他小小年纪,心肠却这样歹毒。

把我比作妓女,这比杀了我更侮辱人。

偏偏龚母还在一旁称赞:“儿子,你真聪明!就让她去卖,看她还敢不敢跟你姐作对!”

这对母子,简直泯灭人性。

我浑身都在发抖,只想狠狠揍他们一顿,再扔进牢里去。

但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得搜集更多证据,才能彻底收拾他们。

残存的理智让我克制着情绪。

龚瑞道:“妈,我们现在就把她送过去吧!我老大可厉害了,他一高兴,说不定就同意把我收进组织里,我就再也不用当个破保安队长了!”

龚母点头,把我拎起来,推搡着我往外走。

我当然得表现出极力反抗的样子,对她拳打脚踢。

龚母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门框上撞:“臭婊*子,给我安静点,不然就直接弄死你,把你扔出去喂狗!”

我脑袋撞在硬邦邦的门上,痛得差点晕倒在地上。

龚瑞和龚母趁机拖着我往外走。

经过大厅时,家里的佣人都躲在角落里看着,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这些都是龚珊的人,我早就不抱希望,因此也并不如何生气。

到了院子,龚瑞打开车门,让龚母把我扔上车。

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得逞,用力踢在龚母肚子上。

龚母被踢倒,后脑勺撞在车门上。

只听见一声巨响,龚母没了声音,估计是晕过去了。

龚瑞见状,气急败坏地冲过来,一巴掌煽在我脸上:“贱人,你竟然敢对我妈动手!”

我立即往大门口逃去,可惜我上身被绳子绑着,跑不过龚瑞。

龚瑞很快就追上我,把我往地上一摔。

他脸上透着阴狠,举着刀子,朝我的腿刺过来:“我废了你的脚,看你还敢不敢踢人!”

正在这时候,院门口响起了汽笛声。

接着紧闭的铁门被推开,一群黑西装保镖冲进来,直接将龚瑞制伏。

周勋从保镖身后缓缓走出来,停在我跟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