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狄茵阮洲[吹乱漫身黄雨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2-11 21:54:46

主角叫狄茵阮洲[吹乱漫身黄雨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吹乱漫身黄雨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吹乱漫身黄雨烟 即可阅读全文

《吹乱漫身黄雨烟》小说简介

《吹乱漫身黄雨烟》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够热血……情感丰富,背景宏大,还有点小搞笑~小调情,越看越欲罢不能,真的可以,一直在追,真心推荐……真心啊~呵呵→_→。主角叫狄茵阮洲的小说叫做《吹乱漫身黄雨烟》,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晴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但那几人刹那就从人群中瞧见了太过显目的狄茵。盛名在外的狄大小姐,居然身着暴露的女仆装,低微的立在这儿,等着被他们挑选!狄荡一怔,惶乱的别过目光。“好!真好!”欧阳亚纶眸光一闪,唇边噙着一丝邪笑,他那双。狄茵阮洲是《吹乱漫身黄雨烟》里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夜晴,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主角:狄茵阮洲。狄茵被自己心爱的男人阮洲用最低价给买下来,当她只要犯了一点点错的时候,阮洲就会对她冷嘲热讽。阮洲一直认定是她害死了自己的白月光,可是狄茵从来都没有做过,直到某一天她用生命来揭晓真相,他

精彩章节试读:

狄茵眸子微狭,就见何淑佳扭着腰冲她步来,讥讽地嗤笑道:“呦,狄小姐脸皮真厚,怎么还敢来这儿,就不怕得罪了哪个领导上级的,阮总再令你挨个下跪赔罪!”

她语气尖酸刻薄,狄茵却不为所动。

就当是条叫嚣的狗罢了!

何淑佳见她没反应,更为得寸进尺地嘲笑,但没料到狄茵却猝然抬眸,冷冷的开口:“何小姐,阮先生令我来上班,并吩咐我如今立马去办公间报道,你有意见么?”

“有意见我们不妨一块过去,到时你亲自问问阮总的意味,如何?”狄茵语气凛然,望着何淑佳的目光寒凉。

何淑佳马上变了面色,再不敢再拦她。

狄茵面色不改的上了电梯,虽然身穿落魄,可举止非常淡然。

望着摄像头瞧见这一幕的阮洲,冷哼了一道,这女人果真跟个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不管他怎么把她碾在脚下,她都有办法再一回抬眸来。

他猝然记起当初的狄茵,数不清次自信的在他脸前说:“阮洲,你一定会爱上我的,你是我的!”

狄茵就像花都的明日之星一般,把当时风头极盛的章凤娇都给压下。

但非常可惜,章凤娇未可以承受住压力,最终在狄茵收购了她们家的集团后,选择在天桥上自杀身亡!

记起这些,阮洲就有数不尽的恨意!

他神态陡然阴冷,但掌中却温侬的摩挲着一条项链。

“洲哥,人家都来了如此长时间了,你怎么皆不理人家呀。”狄家最小的女儿狄苹娇嗲嗲的走向阮洲边上,蹭着他的胳膊说道。

狄茵一走入就瞧见了这一幕,她愣了愣,狄苹怎会在这儿?

四目相对,狄苹的瞳中闪过一丝嫉恨,转眼又成了快意,谁人不知当初她那个受尽喜爱的姐现在落得了啥下场?

她存心继续撒娇道:“洲哥,这回我十八岁的生日晚会你可铁定要来参加哦。”

原本没有心情理睬狄苹的阮洲唇角微勾,当下亲昵的搂住了她,宠溺的笑道:“当然。”

狄苹受宠若惊,满眸止不住的惊喜。

狄茵瞧着这一幕,只觉得麻木。

疼么?

疼的。

已然疼到了麻木,快没有任何知觉了。

狄苹恨她,她早已晓得。

她一直以为她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因此非常憎恶她的存在。

那般,现在狄苹回来了,阮洲要跟她的‘好妹妹’一块联手来羞辱她么?

“怎么,跟你的姐久别重逢,艾艾不开心么?这可是我专门为你预备的生日惊喜,到时我就带着她去给你庆生,怎样?”阮洲指着门口的狄茵,笑着摸了摸狄苹的脸。

狄苹的面色猝然变作憎恶。

为什么狄茵要阴魂不散的出如今她的脸前?为什么洲哥还要带她来参加她最关键的成人礼!

狄茵无动于衷的瞧着,她不晓得阮洲到底又想玩什么把戏,只可以黯黯防备着。

“洲哥!从她作出那类阴毒的事来,又背叛了我们狄家,她就再也不是我们狄家的人了,我没有这般的姐!”

狄苹的话就似是冰刀一般戳进了狄茵本便血液淋漓的心中,她已然不配做狄家人了?

爸爸会否也像狄苹一般,以她为耻……

不,不是这般的!

狄茵握紧了拳头,有些茫然无措。

“乖,听话,到时候洲哥自然会给你预备一份满意的大礼,”阮洲神秘的笑了笑,安抚狄苹道,“你先回去。”

狄苹自然不乐意,但也不敢违逆向来阴晴不定的阮洲,只好扭身离开,只不过在经过狄茵边上时,存心死死撞了她一下。

《吹乱漫身黄雨烟》 第5章陪酒 免费试读

但那几人刹那就从人群中瞧见了太过显目的狄茵。

盛名在外的狄大小姐,居然身着暴露的女仆装,低微的立在这儿,等着被他们挑选!

狄荡一怔,惶乱的别过目光。

“好!真好!”欧阳亚纶眸光一闪,唇边噙着一丝邪笑,他那双风流的眸子死死盯着狄茵傲人的曲线。

咂咂,真没料到阮洲居然会把他曾苦追不到的狄茵大小姐搞来!

“阮总,你这份礼品,送的果真非常好。”他狭缝起眸子,虎视眈眈地瞧着狄茵。

以前是求而不得的猎物,而如今,不过是他随手可以捉来**的猫咪罢了,此种滋味,令欧阳亚纶身子如同着火般狂热起来。

“阮洲你……你不觉得你这般做非常过分么!”

欧阳亚纶的话让狄荡再也禁不住心中的怒气,他冲着阮洲低吼了一道。

“过分?难道狄少爷不喜欢我这精心预备的节目?我可是念在你们姐弟俩许久不见,令你们有个团圆的机缘。”阮洲轻笑,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

“阮洲,花都所有的人都晓得狄茵如今是你的女人,你怎可以……”狄荡话说到一半猝然停下,狄茵带来的耻辱令他羞愧到无法言语。

他的女人?

阮洲摇了摇高脚杯,玩味地笑道:“谁说狄茵是我的女人了?不过是我花了点钱买下来的女仆罢了,女仆的本分是啥?你来跟我说。”

他随便指向那群女人其中的一个,连眸子都未抬一下。

被指中的女仆极于表现,当下讨好的回道:“女仆自然是要听从主人所有的命令,为主人诚心服务,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乐意。”

女人的尾音轻轻上扬,带了轻微的诱魅之意。

阮洲满意一笑,对女人勾了勾指骨,那女人霎时满心欢喜的跑到阮洲边上坐定,极尽妩媚地挽住阮洲胳膊。

“怎么?狄少爷不选人么?”

“呵呵,他不选我选。”欧阳亚纶微微勾唇,,既然阮洲已然表明了狄茵不是他的女人,那他还有何可顾忌的?

他满眸恶意地朝狄茵挥了挥手。

那恺跟着抬了抬眸,无所谓地点了个女仆,但那双如白头鹰一般凌厉的眸子却停留在了狄茵身上。

她想夺门而去,可心中也知这场戏从上演开始,只须阮洲不喊停,就断然没结束的可能!

狄茵颤巍巍的往欧阳亚纶边上走去,她如今便是被他操控的布偶傀儡,倘若不从,他随时能捏断她的脊梁骨,令她在乎的一切立马消失。

这便是为什么,狄荡也会出如今这儿,这是阮洲明摆的要挟警示。

狄茵不敢看狄荡,径直走至了欧阳亚纶边上。

但欧阳亚纶对追求自己未果的事一直心存怨恨,如今落入他的掌中,怕是不会有何好下场。

且除此之外,那恺的目光也令她如坐针毡。

那人……

当初在章凤娇自杀后差点开枪射死她,章凤娇的爱慕者那恺,亦是如今的她得罪不起的男人。

阮洲今晚给她安排的配角,可真是用尽心思了!

“愣坐着干什么?不晓得怎么侍奉么?”阮洲冷眸一抬,再一回打破满室的沉寂。

狄茵咬了咬鲜唇,拭净掌心的血痕,这才把高脚杯递至欧阳亚纶的脸前,强撑起笑纹说道:“纶少,请。”

可欧阳亚纶一动不动,压根不接她的酒。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