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太阳花下的阴谋]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阮薇晴林楚生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2-11 21:47:18

[太阳花下的阴谋]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阮薇晴林楚生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太阳花下的阴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太阳花下的阴谋 即可阅读全文

《太阳花下的阴谋》小说简介

《太阳花下的阴谋》写的不错,弱弱的问一句那地方电视电脑用不起,手机哪里来的信号呢。精品小说《太阳花下的阴谋》是紫天星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阮薇晴林楚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安翔正隔着落地窗怔怔发呆,忽觉身旁多出个人来,抬头一望,忙起身招呼。来人正是小葵,一年不见,还是如此迷人,一身得体的白色套装,更显优雅成熟。“来来,快坐,那天没能去接机,实在对不住呵!”他一边招呼对方。精品小说《太阳花下的阴谋》由紫天星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阮薇晴林楚生,内容主要讲述:一个美丽的校花,卷入一系列奇异的事件中,是真实还是魔幻,一切阴谋都隐藏在太阳花下……

精彩章节试读:

小葵望望他,吸一口气道:“用不着抱歉,我并不难过。”她直言不讳,“他不过是我继父,我与他并无多少感情。况且,他也是在我离家出走期间成为我继父的。我俩统共加起来,只怕还说不到十句话。”

莫巽点点头,他知道小葵此前的生活状态,也感受得到小葵身上那股桀骜不驯的性格。但话虽如此说,毕竟此事牵涉其生母,尽管不愿,也不至袖手旁观。可此刻另一个疑问却又占据了他的脑壳:“事情出在半年前,那你这次回去是……”

“当年事故的责任及赔偿问题一直没得到妥善处理,我母亲希望我回去帮忙了结此事。”

莫巽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与你所学全无关系,何况国内法规与这儿大相径庭。让一位FBI学员去处理国内交通事故,这未免……”

小葵挥一挥手打断对方:“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并不依,总觉得全世界警察都一个样,穿身制服就能管事。”她无奈叹一口气,“还有一层,因当年的事,她知我与警署亦有些交情……”

莫巽念头一闪,当即省悟:“你是指安翔?”

小葵点点头。

“可他早已转入刑队,现在是刑警,不是民警了。”莫巽提醒她。

“我母亲可闹不清,也不想弄清。”小葵放弃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反正我若不去将此事做个了结,她总是不肯放过我。”最后又不无凄凉地自嘲一句,“呵,我寻不见亲生的父亲,却要替继父料理后事。”

莫巽体味着她话里的凄苦,上前轻轻按住她肩。小葵趁势倒入怀中,他一呆,想要推开已然不及,况且也不忍心做出如此举动,便由得她伏在胸口。也不知过了多久,莫巽感觉身前的肩膀微微耸动,他低下头,恰好怀里人仰起脸来。这才发现她精致的面颊上竟是泪痕斑驳。

“怎么啦?好端端的怎么哭了?”莫巽心软,掏出手帕替她抹眼泪。

“不,没什么……”小葵自己用手抹了抹,可泪珠还是不争气地滚落下来,她哽咽着,“只是想起了一个人。”

莫巽略微思忖,已然想到:“向阳?”

小葵抽泣着点点头,此刻的她羞赧得如同一只犯了错的小猫。

莫巽缓缓呼出一口气,暗自算了算日子:“是该回去看看他了,下个月七号是他周年忌日。”顿了一顿,“方便的话,替我给他上炷香吧!”

小葵不解,略略皱眉,脸上泪痕犹在。

莫巽安静地望向远处某个看不见的点:“他是为了救你而遇害的,这样的人,总是值得尊敬的。”屋子里静悄悄的,那一刻他再次想起了雅美,她的去世又何尝与自己无关?已经三年多了呵,时间过得真快,不知她在那个世界可安好?

小葵眼望对方,咀嚼着他话里的意味,似懂非懂地颔了下首。

“代我问安翔好。”小葵附耳贴在莫巽胸口,耳边再次传来熟悉的话语,“他会知道该怎么做。”

许清秋近来看汪默桐的神情很是不对。先是在他的日记本内发现珍藏的阮薇晴的照片,接着又传出两人私下会面的消息。既是断了念想,却还不死心。左一个阮薇晴,右一个阮薇晴,把她许清秋当作什么人了?她越想越来气,自己清清白白,却搅和在你俩不清不楚的关系中,劳心费神不说,还落个笑柄,何苦来哉?不对!她愈发谨慎起来,别他汪默桐是欲擒故纵,假意接近自己,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你瞧,月底的野营这丫头不也叫了他去?还假惺惺揶揄说,有请贤伉俪结伴同行。吓,还不知是与谁同行呢!此刻回想她似笑非笑的样子,哪儿是邀请,分明是拿自己寻开心,两人合着伙儿地欺负人。想到此节,竟是冷飕飕打了个寒颤,脸色煞白。

不,不行,她许清秋虽非名门闺秀,却也不是任谁都能欺侮的。你们弄出这等事来,也休怪我不留情面。她暗地里咬牙,将一腔悲愤化作气息,全部重重呼了出去。隔着马路,一个身影朝一侧走过,她瞧着那人的步履,突然心念一动,低头快步迎了上去……

《太阳花下的阴谋》 第1卷七月七日晴-第七章 免费试读

安翔正隔着落地窗怔怔发呆,忽觉身旁多出个人来,抬头一望,忙起身招呼。来人正是小葵,一年不见,还是如此迷人,一身得体的白色套装,更显优雅成熟。

“来来,快坐,那天没能去接机,实在对不住呵!”他一边招呼对方落座,一边伸手唤服务员。

小葵也不同他见外,熟稔地放下挎包,笑着揶揄:“我走时也不见你来送机,此番却又紧张什么?”

安翔口拙,被这一句噎住,只得抓抓头:“这个……还不是怕莫巽那小子怪我呗!”

“他又不是老虎,何况远在天边,还怕吃了你不成?”小葵打趣道,视线侧移,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

安翔跟着嘿嘿笑,也不知怎么的,此番故人重逢,面对她时竟生出几分莫巽的错觉。想是两人相处久了,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有些相似之处。

席间安翔询问了小葵此次回来所要办理的事,显然莫巽已经同他打过招呼。待听完后,他思忖了下,说是会找旧日的同事了解下情况,倒也谈不上帮忙。司法严谨,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并非托人寻关系所能改变的。这道理小葵自然理会,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其实她只希望借此机会助双方达成协商,尽快了结此事便好。

“对了,这次又是什么案子?”或许是好奇心动,用完正餐,小葵端起红酒冷不防问出一句。

安翔捻起餐巾抹了抹嘴角,随后举目相迎:“一件谋杀案,说来倒也有些蹊跷。”

“哦?怎么个蹊跷法?”小葵挑起眉毛,不免突发兴致。灯光下,映着晶莹的红酒,漂亮的脸颊飞起一层粉晕,醺染着宝蓝色的眼眸很是撩人。难怪当年向阳不惜性命都要保护她,安翔暗自赞道,果真是世间绝色。

那边小葵正翘首以盼,虽说赴美学习不过一年,但凭借自己的天赋,当年不也查出了凶手,更何况一年后的现在?加之这次站在局外,少了当初身在此山中的迷茫,想来该更得心应手才是。

安翔也回忆起当时两人携手破案的情景,那些片段历历在目,清澈如昔。虽说内部有纪律,不可向外透露侦办案情的信息,但事属特殊,撇开以往的交情不算,对面可是一位未来的犯罪侧写师,没准真能帮上什么忙呢!还有一层,安翔最终决定转做刑警也是因莫巽的缘故。三年前雅美的死不仅改变了莫巽,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尽管不愿意,但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莫巽那样的天分,可内心多少有些不甘心。故此次遇到日后同将成为犯罪侧写师的小葵,亦想再做一番较量,好借机证明自己的能力。

念及于此,便将案件大致叙述了一遍。原来是一次野营中所发生的不幸,死者是一位高一女生,名叫许清秋。几个要好的同学期末考试结束后,结伴前往近郊某度假公园野营。谁知当晚发现少了个人,众人遍寻不见,直至第二天,才在宿营区一侧堆置杂物的储藏室内发现了死者。

“储藏室?”

“其实就是那种度假用的小木屋,一栋一栋的。”安翔解释,“因为位置不好,最靠边缘,且当初建造失误,朝向采光都有问题。客人都不愿住,渐渐就改成了储藏室,供管理人员堆放些废旧杂物。”

小葵“唔”了一声:“确定那是第一现场?”

“可以肯定。”安翔答道,“但因疏于修缮,那里相比其他木屋要破旧许多,也没人打扫,窗户也只用几根木条胡乱钉着,勉强挡风而已。”

小葵仔细听着,连服务员送上的甜品都没心思去看:“这个储藏室外人能进去吗?”

“门上用的是普通插销,不过大点儿而已,仅仅插上了事。”安翔耸了下肩,“换句话说,任何人都能随便进入。”

“那插销上……”

安翔料敌机先,抢一步答道:“除第二天开门的搬运工外,没发现其他人指纹。但是……”目光忽然落到小葵耳畔,似有所顾忌。

对桌低头瞧了瞧自己,茫然不解:“但是什么?”

安翔深吸一口气,似仍在犹豫:“门外发现死者的手机,还有几根掉落的金发,就好像……你的那样。”

这话令小葵一阵不舒服,她下意识地甩了下头,没好气道:“你该不会认为我是凶手吧?”

安翔眨了下眼,审慎道:“那倒没有,案发时你都不在国内,自然没有嫌疑。”

“算你还清醒。”小葵瞪眼回了一句。想了一想,单从这些泛泛的信息自然得不出什么结论,于是进一步问道,“死因是什么?”

“强心毒甙类中毒。”安翔答道,对法医报告上的结论记得很是清楚,“另外现场地面潮湿,有水渍延续至墙边,从中检验出相同毒性。设想可能有人强行对死者灌下毒药。”

对面皱了皱眉,咕哝了句:“就一帮孩子?”

“就一帮孩子。”安翔重复了一遍,看出对方有所不信,又道:“死者头部后侧有撞击痕迹,但并非致死原因。现场勘查在屋外栏杆上发现撞击痕迹,加上房门上锁这一点,蓄意谋杀的可能居大。”

“有无性侵犯迹象?”

“没有。”安翔肯定道,“另外死者只是个高中生,也不像是劫财或情杀。”

小葵默默“嗯”了一声,将手中的酒杯轻轻摇晃,嗅着红酒酸涩悠长的香气,直觉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既然是好友间结伴野营,人数该不会太多吧?”她思忖道,目视对方等待回答。

安翔点点头:“不多,一共六人,两男四女。”

小葵眨了下眼睛:“这类游玩,通常该是男女比例相近,怎会如此阴盛阳衰?”

对面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个问题恐怕得去问他们才是。”

“你们该不会没调查吧?”话中带着隐隐挑衅。

“呵,你倒知道得清楚。”安翔举了举双手,也不隐瞒,“此次野营是其中一位阮姓女生发出的提议,本就是小姐妹间的活动,因此人员也以女生为主。”

小葵点头思忖,小勺子挖着面前的甜品:“如此说来,能受邀加入的男生必然与其关系不一般。”

安翔顺着她的思路:“事实上,其中一个便是死者男友,名叫汪默桐,挺文气的一个男生。而另一个却不是他们班里的。”

“是其他班的?”小葵将勺子从嘴中抽出来,眼睛则直直望着对方。

安翔摇摇头:“严格说来,他根本不是中学生。”

小葵一怔:“什么意思?”

“他是在附近花店打工的,年龄比其余人要大个两岁。”安翔解释道。

打工的?小葵心里正犯疑,对面又道:“他早一年上学,今年正读大一。说是为了生计,所以课余时间到花店打工。也正因为此,才与那帮学生认识。”

“仅仅因为卖花结识,就一起外出野营?似乎没那么简单吧!”小葵提出质疑。

“当然没那么简单。看起来,那个姓阮的女生似乎对他很有好感。”安翔停了一下,又补充道,“你没见过他,倒是生的一副好相貌,好似漫画中的人物,难怪深受女生喜欢。”

小葵被他说的嗤笑了一声,想想自己以前,其实也没过去多久,怎么好似已经步出了那个年龄,难道当真是老了?想着竟忍不住伸手朝脸上摸去。

呆呆出了一会儿神,又听对面道:“就目前为止,警方还没有特别有价值的发现。”说这话时,安翔颇为无奈地摊了摊手。

小葵回过神,提醒道:“那现场呢?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唔——倒是有一点。”安翔回忆着当时的情形,“死者的姿势颇为怪异。”

小葵探过头:“怪异,什么意思?”

安翔面色凝重:“我很难描述清楚,若你当时在场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怎么说呢,死者似乎在向我们传递某种讯息,但却又摸不着头脑。”他抿嘴摇晃着脑袋,尽量尝试重现那幅场景,“她蜷缩在地板上,身旁是中毒呕吐出的残留物,面部痉挛,表情痛苦,右手食指指着自己。”

小葵静静听着,脑中逐步勾勒出那幅画面,同时有关毒理学的一段课程内容也一并进入脑海——强心毒甙中毒症状:恶心、呕吐、腹痛、腹泻;严重的会造成心律紊乱,心跳缓慢、不规则,最后出现室颤、晕厥、抽搐、昏迷或心动过速、异位心律,最后死于循环衰竭。那许清秋蜷缩着身子,该是抽搐所致,而食指指向自己,则很难说是否是有意为之,抑或也只是强行抽搐的症状之一。想了一下没有结果,又问:“那晚是怎么发现死者不见的?”

安翔一推吃完了的甜点盘子,喝了口冰水:“是与死者同房间的女生,叫米黎。据她说用过晚餐后,众人去看烟花表演。现场人多,挤挤挨挨的就各自走散了。起初也没在意,各自寻了合适的位置看。直至结束后回到住处,一直不见她回来,手机也没人接,这才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去问许清秋男友,也说不知道。两人着急起来,通知了所有人,往住所附近及烟花表演往来的途径上找寻一番,依旧一无所获。由于夜间景物难辨,加之几个孩子都没有应对此类突发事件的经验,于是只得先回去休息,等天亮之后再向园方管理人员报告。”

小葵想象着当时的情形,末了问:“那尸体是如何发现的?”

“说来也巧,起初园方并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只当作是小孩子间的恶作剧,甚至都不愿帮忙寻找。只是架不住几人一力要求,这才应付了事派个人跟他们四处转了转。时近中午,正当管理员感到不耐烦时,恰巧几个搬运工打开了储藏室的门,把几具早上拆卸的老旧设施堆放进去。谁知进门后几人大叫一声,跌跌撞撞摔出门外,大喊着死人了!众人正好在边上,听到叫喊感到不妙,忙凑近一看,这才发现死者正是许清秋,于是乱作一团。园方接到消息,这才重视起来,并立即报了警。”

“死亡时间呢?”

“大约是晚上十点至十一点之间。”安翔回忆着报告上的时间。

“也就是说,自失踪起,许清秋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使得她遭囚禁并最终遇害。”

“想来是这样,但那段时间内,众人各自走散了。阮薇晴晚饭后与那名男生去散步,对方也是相同说法,说两人逛了一阵同去看表演。除此之外,其余人都没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而即便是阮薇晴,因两人之间关系暧昧,也难说其证言是否完全可信。但在表演差不多结束时,米黎看到过两人在一块儿,并让男生相帮去提表演中获得的奖品,可以算是间接证词。”

“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小葵闻言注视着他。

安翔苦笑一下:“事实上,各人回房的时间有先有后。换句话说,那期间每个人都有可能实施犯案。”他无奈地摊一摊双手,“别看只是一群孩子,倒也不那么容易对付哩!”

“那死者男友呢?别人走散可以理解,可面对自己女友,没理由丢下不管独自乱窜吧?”出于女性直觉,小葵敏锐地抓住关键。

“你还真问到点子上了。”安翔口里称赞道,“他说自己起先还和死者在一起,可不知怎么的,三转两转就不见她了。他匆匆兜了一圈,始终见不着人。因两人此前闹了些矛盾,他以为对方有意避开自己,于是就放弃寻找。直至夜里米黎过来说死者一直没回来,这才担心起来。”

“两人闹矛盾……”小葵蹙了下眉,自顾自道,“若出于为自己考虑,这种事该尽力隐瞒才对。”

“我也是这么想。这么干脆就说出来,要不是脑袋缺根筋,就是真的问心无愧。”安翔也附和道。

“那你觉得呢?”小葵随着这一问倾身向前。

“什么?”随着鼻端飘来的一缕幽香,安翔脑袋一下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小葵媚眼如丝,呵气如兰:“我是问——你觉得那个汪默桐是脑子缺根筋呢,还是问心无愧?”

“啊——这个啊!”安翔清醒过来,即刻收摄心神,摒弃杂念,深吸一口气道,“仅从他的言谈举止而言,不像是那种马马虎虎、思虑不周的人。”

“那也就是说,你认为他是问心无愧咯?”

“呃……倒也不是那么说。但就目前来看,似乎没什么破绽。”

小葵直望着他的眼睛:“那他有没有说两人是哪方面的矛盾?”

“无非是感情方面。”说到这里拧了下眉头,顿一下道,“听他言下之意,死者好似背着他与别人有交往。”

小葵微微有些惊异:“他是怎么知道的?”

“有好几次,他看到死者肩窝和胳膊处有吻痕。可问起她来却是躲躲闪闪,语焉不详。为了这事,两人没少吵架。”安翔说明道,“而且有一次会面时,被他撞见其和别人在一起。说起那个人,只怕你无论如何猜不着。”

“总不会是安大侦探你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