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最新章节 主角叫莫铭城沈慕清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7-23 18:40:17

[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最新章节 主角叫莫铭城沈慕清的小说最新章节

《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 即可阅读全文

《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小说简介

《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这本书是我看过最好的小说,文笔朴实真挚,感情细腻感人。宏大的玄幻想象中又隐含现实生活的影子,书中主角的信念与言行都可以给青少年启发,强烈推荐大家看看。完整版小说《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是夜暮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莫铭城沈慕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拨开舞池里的人,径直来到沈慕清身边,一人架住她的一只胳膊,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带走了。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就停在pub门口,沈慕清被人直接塞进了后座。“人带来了?”前排坐着的。主人公叫莫铭城沈慕清的书名叫《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是作者夜暮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莫铭城是沈慕清年少时最深的仰望。“沈慕清,你怎么这么坏?就算全天下的女人死光了,我都不会爱上你!”少年厌恶的眼神,决绝的话语,让她决定将这份仰望隐藏。“莫铭城,你不是说全天下女人死光了你都不会爱我吗?”她被他压在身下,反抗无效之后忽然忆起当年的话。“可全天下的女人不是没死光吗?我爱上你不是正常吗?”某人出尔反尔,丝毫不觉得脸疼!

精彩章节试读:

沈慕清本来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些什么的,但想了想,又觉得解释有点多余,索性一言不发追着莫铭城上楼去了。

可她才刚走了一步,手腕就被郑晚秋抓住了,郑晚秋的手很凉,仿佛没有生命一般,他抓着沈慕清的手,眼睛里没了刚才面对莫铭城时的那股戾气,取而代之的是水汪汪的,小奶狗一般的可怜。

沈慕清从莫家搬走了两年,郑晚秋就找了她两年。

到底是年少时相依相偎的伙伴,确实有些可怜。

沈慕清是在孤儿院认识的郑晚秋,那时候的郑晚秋还是个软萌稚嫩的少年,被几个高年级的同学欺负,满身的脏污,也像今天这般可怜兮兮的抓住沈慕清的手,让她替自己报仇。

沈慕清心下一软,却又觉得很多事情都已经时过境迁。

“清清,好久不见。”

沈慕清忽然就释怀了,当初是她跟莫铭城的恩怨,和别因此牵连不相关的人呢。

“是啊,好久不见,我先上去了。”沈慕清说完,几乎是逃也似的跑上楼的。

要不说莫铭城打小就是一个变态呢。

独占了一整个二楼当卧室,却偏偏只在卧室里放了一张床!

沈慕清上去的时候,莫铭城正坐在轮椅上靠在窗前,指尖夹着一截明灭的香烟,氤氲的眼圈使他整个人变得深远起来。

沈慕清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走过去,一把拉上窗帘。

哗啦一声响,拉回了莫铭城的所有思绪,莫铭城偏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半晌,问道:“我以为你上来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

沈慕清瞄了一眼黑色大床旁边自己的行李没有说话。

莫铭城微微眯起了眼睛,重逢这么多天,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打量沈慕清。

记忆中的小女孩总是卑微的低着头,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言不语。

而现在……现在她依旧不喜欢言语,可骨子里却透露出一种淡然,仿佛他已经不值得她再去反抗了一般。

到底是坏事做尽,却依然不能称心如意,怕是已经心灰意冷了吧。

“嗤!”

想到此,莫铭城不由得轻笑出声。

沈慕清觉得莫铭城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笑你啊。”莫铭城倒是坦然得很:“笑你机关算尽,害人性命,却依然能够心安理得的装出一副清纯无害的模样到处招摇撞骗。”

说道激动处,莫铭城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一把擒住沈慕清的手腕,将她一把拉低跌坐在自己的腿上。

“楼下的人你不会不认识吧,郑晚秋,我的好弟弟,你的旧情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点破事儿,当初学校里的谣言是你传出去的吧?唐楠可是你的闺蜜,害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跳楼自杀,你就不怕遭到天谴?”

莫铭城字字诛心,沈慕清纵使再坚强也早已泣不成声,面对他的指控,沈慕清很想辩驳,却发现任何解释都是徒劳。

那时候,风度翩翩的莫铭城几乎是整个蓝山中学的神话,而唐楠则是莫铭城年少时最鲜衣怒马的喜欢。

可唐楠配不上莫铭城啊,有个出生风尘的母亲,有个赌博贩毒的父亲,唐楠的童年几乎都是在阴影里度过的。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以及身为美术资优生被蓝山学校破格录取的。

这样的人,莫万山是万万不会同意她跟自己的儿子谈恋爱的。

所以,适时出现的沈慕清成了莫万山拆散莫铭城跟唐楠的最好工具。

所以,沈慕清被送进了蓝山中学。

又所以,沈慕清跟唐楠成为了最好的闺蜜。

后来有一次,唐楠因为什么跟莫铭城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唐楠去找沈慕清诉苦,两个姑娘躲在学校的顶楼喝得伶仃大醉。

唐楠告诉了沈慕清埋在心底的秘密,原来她在很小的时候曾被自己喝醉酒的亲生父亲强奸过。

然而第二天这件事就被人贴在了学校的论坛上,至此,秘密公诸于世。

十六岁的少女,站在那么高的楼层上,底下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那不就是被自己亲生父亲强奸的那个女孩吗?”

“听说是F班的,听说是莫铭城的女朋友呢!”

“听说她妈也是风尘女子,说不定她很小就当了雏妓呢?”

“不要脸,要跳就赶紧跳吧,我赌她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

沈慕清拼了命的爬上顶楼,却连唐楠的衣角都没有抓住。

……

“哭什么!”

莫铭城一把推开坐在自己腿上的沈慕清,厌烦的挥了挥手:“现在哭有什么用,你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得到我爸爸的信任吗?唐楠入不了他的眼,进不了我莫家大门,你就能进了?我告诉你,你也不过就是颗棋子而已。”

沈慕清自然只是棋子,父母早故,她跟弟弟被送进孤儿院,期间被不同的人收养过几次,看惯了别人脸色,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也只有遇到唐远峰。

在沈慕青的印象里,所有的父爱都来自那个不善言谈的男人,是他免自己跟弟弟这一生漂泊无依。

沈慕清大气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毅然决然的说:“我从来没想过要进你莫家的大门,唐楠的事,我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你信就信,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就算我只是一颗棋子,也有自己的意愿,我既然能摆脱你父亲莫万山,我也照样能摆脱你莫铭城,所以,你别想利用我帮你做坏事。”

沈慕清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莫铭城的卧室。

莫铭城虽然下了命令要让管家把沈慕清的东西全部搬到自己的房间,却早就让人布置了隔壁一间卧室出来。

许久,莫铭城都没有听到隔壁传来关门的声音,不知道沈慕清到底去了哪里,叫来管家一问,说是沈慕清开车走了。

没有他的命令竟然敢私自离开,这女人,当真是胆大包天!

热闹喧嚣的pub里,混合着重金属敲打的音乐声震耳欲聋,舞池里形形色色的人在花花绿绿的镁光灯的照耀下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沈慕清已经醉成一滩烂泥。

《隐婚密爱:爱你,闭口不提》 第五章不能人道 免费试读

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拨开舞池里的人,径直来到沈慕清身边,一人架住她的一只胳膊,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带走了。

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就停在pub门口,沈慕清被人直接塞进了后座。

“人带来了?”

前排坐着的男人开口问道,声音低沉得有些可怕。

此时的沈慕清清醒了些,睁开眼看向声音的来源,却只能看到前排男人交叠的双腿,端在手里的红酒杯,以及戴在食指上的一枚镂空戒指。

“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

沈慕清挣扎着,想要摆脱左右的钳制。

“小姑娘,别费心了,我只是有点事想要向你确定一下,你乖乖听话就好。”

前排坐着的男人悠悠的说道,语气轻慢得仿佛他要问的真的只是明天的天气这么简单的问题。

“你是莫铭城的私人医生吧,莫铭城的腿到底是真的瘫痪还是装装样子的?”

一听到这个问题,沈慕清的立刻清醒了一大半,也明白眼前的人绝对不简单。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想知道不会自己去问他吗?”沈慕清自然不肯说。

“带上来吧!”

前排的男人一声令下,沈慕清旁边的车门就被人从外面拉开了,一颗满头满脸都是血的脑袋被按着压在了旁边的座椅上。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

沈慕海大声的咒骂。

沈慕清不仔细看几乎都快认不出来:“小海?”

“姐,别管我。”

沈慕海的脑袋被人按在座椅上,但还是很有骨气。

沈慕清怒了,可她才刚一动就被左右两个彪形大汉给按住了肩膀。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我要你告诉我莫铭城的真实病情。”

前排的男人倒是波澜不惊,可惜的是沈慕清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干着急。

“我不知道,他的身体,医院的报告单上都有写,第七节脊椎断裂导致神经损坏。”

男人轻笑出声:“看来现在没人知道他在玩儿什么花样。小姑娘,我劝你多留点心,最好弄清楚莫铭城的身体情况,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话刚说完,沈慕清跟沈慕海就被彪形大汉给丢到了路边,加长林肯启动,闪烁着尾灯消失在了夜幕里。

“这个时间段你不在学校待着,怎么被他们抓到了这儿?”

沈慕清率先回过神来,心疼加上着急,对着沈慕海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质问。

沈慕海也很无辜啊,他不过就是在学校外面夜跑,谁知道一辆加长林肯突然停在了他的面前,二话不说就要带他走,他意识到不妙,想要跑,谁知道那些人下手贼快,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闷棍,然后就被人装进麻袋带到了这里。

沈慕清带着沈慕海去医院包扎后又把他送回学校,千叮咛万嘱咐没事千万不要往学校外面跑。

回到莫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二楼的窗户还亮着灯,沈慕清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敲开了莫铭城卧室的门。

莫铭城本就没睡,躺在床上,手里拿了份环球杂志的财经日报,可几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沈慕清进来的时候,莫铭城得脸色冷得有些吓人。

“对不起。”

沈慕清站在离莫铭城很远的地方,看着这个好看得有些过分的男人,突然低低的开口。

莫铭城眼角几不可见的跳了跳,脸上却依然一副冷如冰霜的表情,随手将杂志扔到一边,偏头看向沈慕清,似笑非笑的问:“哦,你倒是说说,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沈慕清张了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道歉是因为她不该为了救弟弟,而把他的身体情况告诉别人,即使谁也不知道那是真是假。

可是她又该怎么解释今晚发生的一切?说她被一个男人拖上了车,而那个男人拿自己弟弟的性命威胁自己?可她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都没看见,依照莫铭城对她的猜忌,又怎会相信?

沈慕清不说话,莫铭城看她的眼神变得锋利如刀。

“沈慕清,你要是再敢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那么你这辈子都别再想见到你的养父!”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如今的莫铭城早就褪去了年少的张狂,被莫万山送到国外的这几年,他收起了自己的爪牙,韬光养晦,由于一条蛰伏的毒蛇,而现在,这条毒舌正在对着沈慕清吐出他的信子。

沈慕清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却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白色的大床上,沈慕清一头乌黑的长发铺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巴掌大的小脸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欧明雪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唯一被莫铭城堂而皇之带进老宅居住的女人,心底不由得感叹道。

也许是欧明雪的目光太过赤裸,睡梦中的沈慕清陡然惊醒,一睁眼便是四目相对,饶是沈慕清再淡定也吓得尖叫起来。

“啊!!”

尖叫声惊动了窗外的小鸟,早起的鸟儿扑棱着翅膀飞向了天空。

楼下餐厅里,长长的餐桌旁,莫铭城身居主位,左边坐着沈慕清,右边则坐着郑晚秋。

莫铭城一边翻阅今天的早报,一边端起餐桌上的黑咖啡浅浅的喝一口,沈慕清面前摆着一份煎蛋,沈慕清咬一口煎蛋看一眼莫铭城,一脸的纠结。

“说!”

莫铭城放下放下咖啡杯,将报纸翻了一个面,看也没看沈慕清,冷冷的抛出一个字。

沈慕清吓了一跳,知道莫铭城是在跟她说话后,脸上的表情更加纠结了,但一想到早上出现在她房间里的那个女孩子,她又只好开口:“那个,早上你未婚妻来过了。”

沈慕清说得犹犹豫豫,莫铭城没听明白,问了句:“谁?”

“欧明雪。”沈慕清只好补充说明。

莫铭城似乎这才想起,确实有个欧式财团的大小姐前不久跟自己定下了婚约,于是点了点头,继续一边看报纸一边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一提到这个,沈慕清就一脸的生无可恋:“她问我,下半身瘫痪是不是不能人道了?”

沈慕清话一出口,正在喝豆浆的郑晚秋差点一口豆浆喷了出来,幸好他定力好,忍住了,但液体灌进气腔里,呛得他不停的咳嗽。

莫铭城不悦的看了郑晚秋一眼,再看向问话的沈慕清,倒是无波无澜:“你是怎么回答她的?”

沈慕清觉得这个回答关系到了她的生死,于是挺直了腰杆,一本正经的说:“我让她今晚八点去你房间找你。”

沈慕清说完,早就做好了撤退准备,椅子一拉,留下一句:“我先上班去了。”便飞也似的逃命去了。

莫铭城伸手抓她没抓住,对着她的背影大声威胁道:“沈慕清,有本事你就别回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