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婚痒,我的顾先生!]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沉鱼顾倾城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6-17 23:31:19

[婚痒,我的顾先生!]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沉鱼顾倾城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婚痒,我的顾先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婚痒,我的顾先生! 即可阅读全文

《婚痒,我的顾先生!》小说简介

《婚痒,我的顾先生!》这本书,我7年书虫都喜欢看你的,你不看?不看没有关系,我的口味就这样,希望大家和我一样挑剔,一样喜欢这本书。独家小说《婚痒,我的顾先生!》是西子倾城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沉鱼顾倾城,内容主要讲述:第1章银货两讫,无关情爱第1章银货两讫,无关情爱深夜,暖黄的灯光笼罩着床上的男女。“别,我……不太舒服……”沉鱼的小手挡在男人的胸前,喃喃的抗拒却换来刺啦两声,薄如蝉翼的睡衣瞬间被撕成了两半。挣扎到最。精品小说《婚痒,我的顾先生!》是西子倾城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沉鱼顾倾城,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没时间陪你在这儿玩装失忆的游戏!说吧,为何你会深更半夜地出现在火灾现场?”男人显然觉得女人是在逃避某些责任。“我不知道,我失忆了。”女人噘着小嘴,无辜的样子可爱的不得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女人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羡慕别人的爱情第4章羡慕别人的爱情

沉鱼却盯着手机有些发呆。

直到男人从她身边走过,连通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凉飕飕了。

今天是她大学同学的婚礼,上学的时候关系还算不错,加上鱼鲤软磨硬泡着,非得让她跟着一块去凑热闹。

新郎和新娘都是她的同学,在一起七八年了,今年一毕业便直接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他们那种涓涓流长的感情是她非常羡慕却无法拥有的。

即使曾经也有过争吵,有过分手再复合,可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不是吗?

“鱼儿,有男朋友了没?要不要我毛遂自荐一下?”

沉鱼结婚这件事也只有最亲近的几个好友知道,她跟顾倾城并没有举办婚礼。

所以在外人看来,她依旧是单身。

婚宴上,有不少男同学对她大献殷勤,她也被灌了不少酒,离开的时候身子都已经飘飘然了。

顾倾城下班回来,佣人小庄接过他的外套和公文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当看到自家主子进入卧室后,立刻闭上了眼睛,心底暗自祈祷。

希望少奶奶待会儿能……平安无事。

顾倾城的洁癖很严重,扑鼻而来的酒味让他狠蹙起了眉毛。

当发现某个女人正穿着衣服趴在他的床上时,立刻磨牙嚯嚯地大步靠近。

“沉鱼!”

床上的女人丝毫不为所动,男人的呵斥声也仅仅只是让她皱着眉头哼唧两声而已。

将脑袋一转,舔了舔嘴唇,继续睡去。

顾倾城紧握着拳头,努力克制着想要揍人的冲动。

深呼吸了两口气,然后将女人从床上粗鲁的拽起……

“顾倾城,你干什么?”

沉鱼迷迷瞪瞪地被人给扯下床,还没彻底清醒,就被男人半拖半抱地带进去了浴室,直到冰凉的水从头顶急冲而下,她这才清醒过来。

“以后若是再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就直接搬到次卧去!”

顾倾城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话便甩门而出了。

小庄是个聪明的,没等顾倾城发话就立刻抱着一套干净的床被走了进来,换上。

沉鱼洗完澡出来,瞌睡虫早已跑光,身上裹着男人的专用浴巾,不期然的撞上了男人挑起的眉毛。

“抱歉,没有下次了。”

沉鱼自然清楚顾倾城有洁癖,而且还很严重。

结婚前,他便让她提供了一份体检报告,每次亲密接触的时候,他也从来都不碰她的唇。

不过,每当看到他那张被自己惹的犹如被乌云笼罩的俊脸时,害怕之外更多的竟然是——

幸灾乐祸。

见顾倾城不搭理自己,沉鱼悻悻然地进了衣帽间,穿上衣服下楼觅食去了。

厨娘沈姨家里有事,请了两天假,做好晚饭便直接离开了。

她只能自力更生地为自己煮了一碗清汤面,深深地嗅了一下那阔别已久的香味,露出了很满足的表情。

许是因为睡了几个小时的缘故,虽然夜色渐浓,可是沉鱼却没有半点儿的睡意。

顾倾城没有找她,她自然也不会傻到去自找罪受,对于那种事儿,她是能躲则躲的。

待在书房又赶了一夜的画稿,天将破晓的时候,沉鱼打了个哈欠,准备出去上趟洗手间,却听闻楼下有动静,于是顺着楼梯一步步地走了下去。

现在也才凌晨四点,整栋别墅都静悄悄的,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少奶奶?”

一道苍老的男低音蓦然从沉鱼的身后响起,吓得女人立刻抬手抚着胸口,当看清楚对方是谁后这才长呼一口气。

“是刘叔啊。”

刘管家一身靛蓝色的中山装,虽然已到了退休的年纪但却依旧精神抖擞地操持着顾家的内务。

他在顾家待的时间恐怕比顾倾城的年龄都要长,他也算是老爷子最信任的人,所以顾家的小辈们都很尊敬他。

“以后半夜下楼,少奶奶可否把长发扎起来?”

刘管家突然语重心长地朝沉鱼提议道。

“幸亏灯是亮着的,要不然,我还真……”

刘管家故意将话说到一半,可是沉鱼却听懂了。

垂眸瞄了眼自己长及膝的白色睡裙,黑发从鬓边垂下两大绺,直到腰部,若是灯光再昏暗一些,可不就成了鬼影了吗?

有关顾家的传言,她是听过一些的,什么别墅内住着太多的亡魂,导致阴气太重,经常死人什么的。

她不是不害怕,只是,她并不是怕那所谓的鬼魂,而是怕那潜伏在暗处……

分外丑恶的人心。

“刘叔,这别墅里……真的有鬼啊?”

沉鱼故意眨巴着眼睛,压低声音问道。

《婚痒,我的顾先生!》 第1章 银货两讫,无关情爱 免费试读

第1章银货两讫,无关情爱第1章银货两讫,无关情爱

深夜,暖黄的灯光笼罩着床上的男女。

“别,我……不太舒服……”

沉鱼的小手挡在男人的胸前,喃喃的抗拒却换来刺啦两声,薄如蝉翼的睡衣瞬间被撕成了两半。

挣扎到最后还是妥协了。

男人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香,动作丝毫不知轻重,仿佛身下的女人只是一个玩偶一般。

直到**退却,男人一个翻身,便与她拉开了距离,关灯,躺下,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等男人睡熟之后,沉鱼摸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避孕药,倒出一颗放进了嘴里,没有水就这么生吞进了肚子,口腔里残留着的药味儿让她……有些恶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男人已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这周末,我妈生日。”沉鱼半坐起身,扯着被子挡在胸前。

“我以为这些事儿,不用我教你如何回绝。”男人身姿笔挺,声音却没有一丝温度。

脚步未顿,径自离开了卧室。颀长的身形是个标准的衣架子,有别于昨晚的禽兽气息,穿上衣服的他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位绅士。

沉鱼轻叹口气,一脸的无奈。她是他的妻子,是顾家的三少奶奶。

只是,床是她爬上去的,婚是她要求结的,她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可是面对这场非结不可的婚姻……她哪里有说不的权利!

沉母生日这天,沉鱼一个人回去的。

沉母拽着小女儿,语气低婉:“就这一次了,最后一次,难道你想看着南阳破产?”

沉鱼在心里苦笑,养母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她能给顾倾城吹吹枕边风,让他再做回‘善人’。

只是,他们未免太过高估她在顾家的地位了。

回到顾家的时候,沉鱼刚好撞见一位气质脱俗的**从左手边的那栋别墅里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佣人,不停地喊着:“三少奶奶,快帮忙拦住二少奶奶!”

这还是沉鱼第一次见她,因为,传言这位二少奶奶已经疯了好些年了,平日里更是足不出户。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拦,结果却被对方给猛地推开,直接朝游泳池的方向跑去。

沉鱼被推的往旁边踉跄了几步,站稳后立刻追了上去,成功地在游泳池边将她给拦了下来,结果还是一个大意,一拉一扯间,双双落入了游泳池里。

游泳池里的水并不深,可是对于不懂水性的沉鱼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好在扑腾了两下,呛了两口水便浮出了水面。

就在她慌张地四下去看的时候,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跳了下来,将池中乱扑腾的李晓给捞了起来,半抱着上了岸。

李晓浑身湿-透,露出了凹凸有致的曲线,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一副受惊的小鹿般不停地嘶喊着。

“不要……不要碰我……”那眼神带着一丝惊恐。

“不怕,不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不顾形象地将女人抱在怀里,柔声哄着。

沉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倾城,应该说从来没有见过说话和表情都这么温柔的顾倾城。

他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将李晓给拦腰抱了起来,直接送了回去。

其实,在没进顾家之前,她便听到了很多传言。

直到今天亲眼见到,她才相信,原来这个男人不是不懂爱,只是他的爱已经给了那个被他称呼为二嫂的女人。

沉鱼上了岸,佣人眼疾手快地拿了浴巾披在了她的身上。她发现,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抹同情。

自己的老公竟然把她当作了空气,将别的女人救上了岸,小心翼翼地呵护在怀里,这一幕是多么的讽刺!

不过,她并不在意!

他们的婚姻原本就只是银货两讫,各取所需,不存在情和爱。他有生理需求,而她——则需要顾家的财力来帮助南阳科技度过难关。

沉鱼回卧室洗了个澡,擦干头发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楼下传来阵阵的争吵声。

“你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你的行为就不能稍微地收敛一些?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你二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道德沦丧,知不知道避讳两个字怎么写?”

顾家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三岁高龄了,声音却依旧中气十足的,堪称老当益壮。

沉鱼并不是一个喜欢听墙脚的人,可是关于顾家的一切,她真的很想知道。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顾倾城并没有解释什么,摔门而出就是他对这件事的态度。

晚上,顾倾城回来了,这倒出乎了沉鱼的预料。

“我还以为,你又得消失个几天了。”

沉鱼坐在沙发上,身穿一件黑色丝质吊带睡裙,白皙的长腿交叉相叠着,右手托着左胳膊肘,左手举着一杯红酒,姿态慵懒,出口的话玩笑味儿十足。

顾倾城没理会她,径自去了浴室。

再次出来的时候,沉鱼主动上前,拿过男人手里的毛巾,替他擦着头发。

“我爸的公司出了一些小问题,顾总可否帮个忙?”

酝酿了好久,沉鱼才深呼吸了一口气,佯装轻松地说道。

顾倾城微微合着眼眸,像是没听见似的。

“六百万,对顾总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沉鱼的指腹隔着毛巾轻轻地擦着男人的头发,语气尽量保持着平稳沉着。

“六百万?沉小姐这次又打算卖多久啊?”

顾倾城仍然闭着眼睛,表情做享受状,可是声音却带着一丝讥讽。

“顾总,我可以在借据上签字,利息你定,两年为期。”

沉鱼抓着毛巾的手,越攥越紧,长久的沉默过后,表情又恢复了一惯的镇定。

“据我所知,南阳科技这次的漏洞有些大,六百万,你确定能填满?跟我借钱?你确定最后能还得上?”

顾倾城却一把扯下女人手上的毛巾,然后陡然转身与跪在床上的女人对视,尾音上挑着。

沉鱼被问得无言以对,公司的事儿她从来都不会过问,自然不太清楚公司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我是个商人,亏本的生意我可不做。不如这样,协议期增加一年,这种事儿,对沉小姐来说,反正也再熟练不过了。”

顾倾城拽住女人的手腕轻轻往自己身前一扯,随即将她压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你**!”

沉鱼觉得羞愤难忍,抬手就要朝男人打去,却反而被对方给扣住了手腕,狠狠地压在了脑袋的一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