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逸尘封凤青青的小说[云深不知处]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5-22 22:38:22

主角叫逸尘封凤青青的小说[云深不知处]全本免费阅读

《云深不知处》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云深不知处 即可阅读全文

《云深不知处》小说简介

《云深不知处》文笔十分清晰优秀,人物刻画很好,非常到位。风妞的书必会大卖,绝对的经典玄幻小说!。主角是云舞龙倾邪的小说叫做《云深不知处》,它的作者是醉卧天下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不可能,她们明明将她丢下山崖下喂魔兽了,不可能活着的……两个恶奴的反应,让云舞嘴角扬起了一道嗜血的笑意。“怎么了?我记得你们最喜欢打着我玩了,这才几天没见,怎么就吓成这样了?”淡笑声轻轻拂过。两恶。独家小说《云深不知处》是大舅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逸尘封凤青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逸尘封恨煞了凤青青,一步一步将她逼疯了。孩子没了,爱没了。有一天凤青青也没了,逸尘封慌了……

精彩章节试读:

“说,怎么回事?”

狱卒有些慌,跪在地上连连叩首,“君……”本来准备说出实情,想起梦澜假装昏迷前的警告,忙改口道:“君上,凤青青想要从天牢里出去,就……就想着勾引属下,被前来探望的梦澜夫人撞见,于是……于是——”

“于是什么?”逸尘封的手抓向牢房的栏杆,栏杆霎时碎成渣。

狱卒吓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于是凤青青就想杀了梦澜夫人灭口,后来……后来就是君上你看到的。”狱卒叩首,求饶道:“还请君上饶命,一切都是凤青青的阴谋!”

凤青青扯着地上的草,想要盖住自己的身体,却总也盖不上,她从来没觉得这么羞耻过,心头的伤还没缓过来,这污蔑来的猝不及防,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吼道:“我没有!是梦澜,一切是梦澜指示的,她想让狱卒强bao我!”

狱卒实在害怕逸尘封不相信,想起一些事情,补充道:“君上,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是凤青青勾引我的,她就是这样的**,哦,对了……上次,上次她也是这样勾引若离上仙的,我亲眼看到凤青青和若离上仙衣衫不整的从修罗殿内出来……君上——”

逸尘封想起那天,披在凤青青身上的白狐裘,他是知道若离同凤青青的情分,却没想到,在他不在的这几天,若离居然真的大老远从天族跑来,就为了同凤青青苟且。

此时看到凤青青身上青红交错的痕迹,逸尘封感觉体内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不等狱卒说完,已将狱卒踹在了地上,这一脚之重,狱卒直接被踹出牢门外,“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再没任何声响。

惊鸿上前一看,人已经死了!

“惊鸿!”

惊鸿知道逸尘封是在问自己,确认那天的事情,他那天是有意不禀报的,此时,不能不说,“那日,若离上仙的确在夫人的闺房,夫人也的确衣衫不整,但是——”但是也许那只不过是若离上仙在给夫人上药。

“够了!”

后面的话,逸尘封没有给惊鸿机会。

逸尘封看向凤青青,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森冷决然。

一个心酸凄然。

“逸尘封,你……不信我?”

对上那双眼睛,逸尘封就觉得心烦意乱,别过脸不想看,他抱起昏迷的梦澜,背对她道:“凤青青,自己做的恶事,还赖到别人身上,你就是个毒妇,记住——梦澜流的每一滴血,本君都会从你身上讨回来!”说完,抱着梦澜头也不回的走了。

凤青青看着他的背影,疯癫了一般喊着:“逸尘封!”

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爱似乎也有些累了。

……

当夜,凤青青被人从牢里提出来,直接拖到了清雅居,领他的侍卫像是可怜她,将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在了她身上。

看,一个陌生的侍卫都能对她怜惜,逸尘封为什么就对他如此狠心。

凤青青被拖到梦澜床前,跪在了地上,抬头看见,逸尘封正在细心照料梦澜,用手绢替她擦去额间的细汗。

“君上,人带来了。”

逸尘封走下来,掐住凤青青的下巴,“本君说过,梦澜流的每第一滴血,本君都会从你的身上讨回来。动手!”

凤青青心头一颤,想要逃走,被两个丫鬟给按住,一个胡子花白的大夫,手中拿着小刀,慢慢走过来,凤青青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大夫道:“梦澜夫人需要你的血!”

凤青青吼道,“不,我不给!”

现在,她再也不希望自己的血流在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身上。

手被抓住,她就用腿去踢,刀子太过锋利,大夫怕伤到凤青青,只能求助于逸尘封,逸尘封阴沉着脸走向凤青青,一把扯过凤青青,拖着她走到隔壁的厢房。

不一会,厢房内发出了惨叫声!

……

凤青青一直觉得,逸尘封折腾她的方式,来来回回就那样,毫无前戏的后入,粗鲁残暴。

而这次,看到正压在自己身上运动的逸尘封,凤青青知道,他还有更狠毒的方式。

“本君忘了,要这样,你才会愿意给梦澜输血。”

“不是一直想看本君的脸,不是一直想要这个姿势嘛,这个本君只对梦澜才做的姿势,喜欢啊,你就好好看看。”

“本君会让你后悔,自己当年没有选择离开……”

……

逸尘封嘲讽、淬了毒的话,在凤青青耳畔回响。

她捂住耳朵,不想听。

扭过头,不想看,却被逸尘封掰过脑袋,强迫与他对视。

此时,逸尘封眼底的柔情很浓,动作也很温柔。

可是凤青青还是疼,疼到窒息。

就因为刚才的一时反抗,她就受到这样变态的惩罚。

逸尘封,你好狠啊!

“梦澜,梦澜……”数声温柔的念叨,逸尘封终于在她体内释放,让她忍不住痉挛了一下,一声**从嘴中溢出。

逸尘封提起亵裤,看着地上的凤青青道:“本君一直喊着梦澜的名字,也能让你爽成这样,你就是贱的这么彻底。现在,你还有理由拒绝给梦澜供血吗,凤青青,你我夫妻两年,每一场性事,都是交易!”

《云深不知处》 第一卷 锋芒初露第7章 最阴之毒 免费试读

不、不可能,她们明明将她丢下山崖下喂魔兽了,不可能活着的……

两个恶奴的反应,让云舞嘴角扬起了一道嗜血的笑意。

“怎么了?我记得你们最喜欢打着我玩了,这才几天没见,怎么就吓成这样了?”淡笑声轻轻拂过。

两恶奴不禁打了个冷颤,觉得背脊发凉。

“小翠姐,小绿姐,你们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这时,侍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两人顿时才反应过来。

忽然,惊吓的眼底闪过一道狠光,两道赤色一阶后期的斗气腾起,想也没想,徒手一挥,就朝云舞劈了过去。

不管她是人是鬼,都想要再次将她击杀。

云舞连忙侧身避开那两道攻击,只见,身后那张破床竟在那两道赤色斗气劈下,顿时被劈成了粉碎。

云舞眉头一蹙,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武士之力吗?

好凶猛的力量。

可下一秒,云舞眸光一冷,脚下一挪,在那两个恶奴停缓的那一刻,行如鬼魅,在寒光一闪出的刹那,匕首已深深割断了她们的脖子。

杀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招数,抓准时机,对准致命点,一招就够了。

虽然记忆中,当武士之力达到了二阶以上,就能有全身防御的力量,可是,明显这两个恶奴还没到那个程度。

杀她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地上,小翠、小绿眼孔瞪大,眼底深处满是震惊之色。

似乎到死也没想到,她们会被这么一个病怏废物,就一招给击毙了。

听闻到屋内打斗声,门外的两名侍卫立马冲了进来。

可看到地上小翠小绿的尸体,跟那站在尸体旁的云舞时,两名侍卫吓得脸色苍白,转身就往外奔。

可刚跑出屋外,两人就感到脚上被什么给击打到了,腿一麻,单膝咚的一声跪了下去。

“去哪里呢?你们不是要来拆屋的吗?这屋都还没拆就敢跑回去,就不怕被那两位小姐给打断双腿?”

云舞从屋内走出,手里还一手抓一只脚的拖着那两具尸体,缓缓地朝他们走来。

“九、九小姐,饶命,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两名侍卫看着如今的云舞,就好像是看到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魅,惊慌不已。

他们就只是府里低等的侍卫,武力才一阶中期,平时除了守守门口,也就做些搬搬抬抬的事,根本就没实战过。

眼看那小翠、小绿武力一阶后期的实力都被杀了,他们不更死?

云舞冷眸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们,却冷冷开口说着;“把这两具尸体带回去,是哪位小姐的侍女,就丢到哪位小姐里的茅坑里去,做得利落点,要是被人发现,你们的下场就跟她们一样。”

闻言,两名侍卫看向跟前那两具死不瞑目的尸体,身体一抖。

可却不敢反抗,连连点头;“是是……”

随后,利落一人扛起一具尸体,连忙起身的快速逃离去了。

太恐怖了,就只是一个眼神,就令人心惊胆战的,那个人,还是那个任人欺负病怏九小姐么?

不,肯定不是,就算是,那也肯定厉鬼。

看着那离去的两个侍卫,云舞才缓缓的转头,瞥了眼那从屋内拖出来的两道血痕。

不禁想起那晚,她们从将她拖着她身体走过那碎石地面,留下的血肉的拖痕,心底杀气并未平复,反而染上了一丝嗜血的快意。

她说过,当她回来之时,那就是云府不得安宁之时。

现在,她,云舞,回来了……

也许,那两名侍卫真被云舞吓住了,还真没惊动任何人,将那两具尸体给分别丢回了云青儿跟云灵水的所住的院子茅坑里去了。

不过,还没等人发现茅坑里的尸体,那个六小姐云青儿就带着几名侍女,风风火火的来到后山了。

“小绿,你个臭丫头,让你叫人拆个小破屋,却给我偷懒了一个上午……”人还没走来,那道尖锐怒气的嗓门就传来了。

半躺在屋外旁边一大岩石上晒太阳的云舞,睁开了眼眸,不过,却只是漫不经心似的偏过头,朝声源处望了过去。

当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内时,嘴唇缓缓地勾勒而起。

晒了一上午太阳了,体内那阴毒终于稍微平静了一点,虽然,这只是治标不治本。

经过那晚血药池浸泡后,她身上伤都好了,可是,她却也发现了,她体内中有一种长年累月的最阴之毒,至少有十几年以上,无药可解。

不过,那毒并不会一下子要了她性命,只会一点一点的侵蚀她五脏六腑,到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这全身腐烂而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