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澜色留芳]免费试读 主角叫刘斌徐澜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5-22 22:31:28

[澜色留芳]免费试读 主角叫刘斌徐澜的小说免费试读

《澜色留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澜色留芳 即可阅读全文

《澜色留芳》小说简介

《澜色留芳》真心不错的一本书,轻松愉快的阅读,里面故事情节很搞笑!。甜宠新书《澜色留芳》由刘成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刘斌徐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个嫂嫂一向活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清新寡淡,非常的开心,今天这是怎么了!凭借女人的直觉,高红觉得徐澜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刚刚虽然徐澜低着头,但那张黑的跟个苦瓜一样的脸她看到了。而且徐澜回来就。新书推荐,《澜色留芳》由刘成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主角刘斌徐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小叔子向自己提出无理要求时,该怎么办呢?徐澜一直在想。自己要从了刘斌吗,可是不能啊,他可是自己的小叔..... “叮铃铃,叮铃铃..刘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巨大的响声让徐澜突兀的清醒。 徐澜伸手将自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不要……”她湿了眼眶恳求着。

穆子辰似乎感受到那股极力恳求的语气,感受到那湿热的泪水,他的动作再次停顿,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趴在她的肩膀上,手穿插在她的发丝中,在她耳畔低喃:“我爱你,总觉得你我之间没有真实的东西,我怕。”

这个声音,很无助。

让她心中泛起一丝涟漪。

“我累了,先睡了。”穆子辰从她身上下来,留下这句话,便上楼,关上了房门。

那声轻而不重的关门声,韩沫熙似乎能感觉到那背影有多落寞,她起身抱住抱枕,蜷缩在沙发上。

“我从小看着少爷长大,还从未见少爷这么失态过。”王叔走过来看着楼上说道,然后意味深长的深吸一口气说着。

“夫人,少爷最在乎的就是您,您就体谅下少爷吧。”

这些韩沫熙都知道,毕竟这些天穆子辰的保护,她都看在眼里。

只是……

不管怎样,都不应该这样对她啊。

“夫人,早些休息吧。”王叔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换了个姿势,韩沫熙盘腿而坐,举起抱枕,好似抱枕上是穆子辰的脸,她眉毛揪起来,一拳挥了上去,然后将抱枕扔在地上。

“真是个麻烦的人,臭脾气,变脸比女人都快。”瞪着地上的抱枕,韩沫熙不屑的呸了一声。

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既然这样,就改改他的臭脾气。

不过,他生气的时候真可怕。

韩沫熙摸着下巴,一双乌黑的眼睛转动着。

“嘿……”随即傻乎乎的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就当是慰劳他吧。”

只要他情绪恢复正常,才更容易收拾。

清晨的太阳缓缓升起,暗灰色的被子沐浴在阳光之下,穆子辰眉头深深皱起,不满热烈的阳光扰了他的睡眠,拉起被子将脑袋蒙了起来。

忽然感觉脸上痒痒的,不耐蹭了一下,可是还痒痒的,阴森的双眸睁开,只见一个团在一起的物体扭动着,发出婴儿般的叫声。

他狭长双眼瞪的溜圆,刷的一下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身边毛发洁白如雪,大小有如篮球,黝黑留圆的眼睛水汪汪的睁着,狐狸一般的嘴巴张着,哈哈的喘气,两只耳朵很柔软的趴着。

如此一个萌物。

穆子辰却觉得它是恶魔养的宠物。

瞳孔剧烈张大,额头冷汗划过脸迹,腿刷刷的向后瞪着,终于忍不住尖叫一声,向后退去,直至跌落在床。

“少爷!”王叔听见叫声,急忙上楼推门而入,进来之后看到穆子辰瘫坐在地的状态,瞬间感到莫名其妙,下意识问道:“少爷?你怎么了?”

什么事让少爷如此恐惧?

“那个东西,是谁放进来的?”穆子辰指着床上刚刚满月的萨摩犬,即便是发抖的下巴依旧发出冰冷的气息。

王叔望去,见到窝在地毯上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动物,想起穆子辰从小就怕狗,脸色一黑。

也想知道这动手从哪儿来的,忽然想起一大早从外面回来神神秘秘的韩沫熙,瞬间明白道:“那个……我想,应该是夫人送进来的吧。”

望着穆子辰寒冷的目光,王叔苦笑的解释道:“夫人应该是想让少爷高兴。”

穆子辰慢慢站起来,直接靠在墙上,一边警惕的盯着床上的狗,一边往门口挪动。

韩沫熙到底要干嘛?先是上了穆云峰的车,要不是他急忙赶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然后穆云峰就送来好多草莓,明摆着是在讨好。

他吃醋的心,她一点都看不出来吗?

现在又弄来个狗,到底想干什么?

“汪汪……”萨摩犬娇气的叫了两声,声音如鸟儿鸣唱般好听,但穆子辰听着就是恶魔的吼叫,抬起腿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看来,他不教训教训韩沫熙,她是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王叔倒是笑的开心,将萨摩犬抱在怀里走出来。

气愤的下楼,每一步都似石头落地般重,在客厅扫荡一番没有发现人影,正想发怒让找人,忽然发现做饭的李妈手无足措的站在厨房门口。

“李妈,你干什么?”他走过去奇怪的问着。

“少爷你起来了,快劝劝夫人,让她出来吧,给少爷做早餐这事让还是我这个老婆子来。”李妈急的身子直颤,脑袋还一个劲的往厨房里看。

“给他做早餐?”穆子辰一愣,随即心像吃了蜜糖一样乐了起来。

好奇的探头朝厨望去,原本整齐的厨房,此刻一片狼藉,而那个主谋此刻浑然不知,正毛手毛脚的,一会掀开锅盖看看,一会看看食谱,一会传来叮咚的响声,一会那个工具掉在地上。

穆子辰忍不住轻声一笑,这丫头,明明不会做饭,却为了他做早餐。

真是个傻丫头。

忽然,看见正在切菜的韩沫熙不小心切到了手,急忙推门而入,一把抓住她的手指,在嘴里含了一下,没有应急处理的手纸,他索性直接拉起睡衣按住伤口。

“你怎么这么笨呢?切菜也能切到手。”他锤了一下她的脑袋,嘴上训斥,眼里满是心疼,按住她伤口的手,不曾放下。

韩沫熙抬头看着他深邃双眸中的关切呆了几秒,想起刚刚那暧昧的举止,她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直跳。

慌乱之下抽回手,一边说着一边推着他说:“你出去,马上就做好,不要打扰我。”她将他推出门外,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心脏:“怎么这么不争气啊?”说完,继续忙活着。

脸上却洋溢着快乐。

穆子辰双手抱在脑后,悠闲的像餐桌走去,既然如此,也不能浪费了她的一番好心,就等着吃吧。

“少爷,这个怎么处理?”王叔抱着萨摩犬站在楼梯口问着,萨摩犬很乖在他怀里安分的呆着,哈巴哈巴的喘气。

穆子辰向后倾斜,瞬间双手拍在餐桌上,忍着那股嫌恶的盯着踏,就不明白,这种满嘴口水,浑身毛茸茸的,粘在身上就浑身不自在的东西,哪里可爱了?

可是,扔了的话,韩沫熙一定会不高兴的。

“放,放后院,弄个笼子关起来养着。”他勉强吩咐道。

王叔点点头,着手去准备。

穆子辰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正巧看到韩沫熙从厨房走出来,急忙坐直身板,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胸前。

“做好了,快趁热吃吧。”韩沫熙将饭菜端过来。

望着盘子里大块大块菜,穆子辰额头冒出了几根黑线。

这丫头是怎么做出来的,刚刚那咚咚咚切菜的声音只是摆设吗?还有这是把锅放在煤堆里了吗?黑乎乎的。

简直超越了黑暗料理的境界。

吃了不会食物中毒吧?

“别看长相嘛,味道我是很有自信的。”韩沫熙不好意思的摸着脸,期盼的看着他。

穆子辰半信半疑的夹起一块土豆,犹如闪电一般快速放在嘴里,瞬间脸色黑了一半,不仅咸还很辣。

不过瞧韩沫熙那期待的眼神,又不想打击她,只好低头吃起米饭解解咸辣,结果米饭半生不熟的。

瞧穆子辰愁眉苦脸着,似乎很难咀嚼一样凑上前去:“有那么难吃吗?”

说着,自己夹了一块吃,可才入口就吐了出来,揪揪着脸说:“不好意思,我把调料弄错了。”

说完,看穆子辰还在吃,急忙抓住他的手:“我重新去做,你等下。”

“不用了,也不是不能吃。”穆子辰继续夹着菜,一口一口的吃着。

这举动让韩沫熙感动的湿润了眼眶。

早饭吃完之后,穆子辰就去公司了,到了公司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瘫痪在办公室沙发上,喝了好几瓶矿泉水。

韩沫熙在家收拾着,也想出去上班,但是穆子辰私自给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她只能乖乖的呆着了。

但是,这一个星期一点也不消停。

穆云峰隔三差五就送来草莓的各样点心,而穆子辰虽然也不生气了,却像怄气一样,也买了好多草莓放在家里。

还规定她只能吃他买的。

无奈扔了好多,简直就是浪费粮食。

好不容易一个星期过去了,她带了好多的草莓去医院,但是给谁谁都不要,她就奇了怪了,之前起码还会和她打招呼的护士,现在除了工作的事,连理都不理她。

无奈的,只好将带来的草莓都放在了值班室。

“韩沫熙,201病人指定你看护。”刚将草莓全部放下,就听见一声叫喊。

又是指定?不会又是穆子辰吧?

她叹了一口气,来到201病房,推开门进去:“穆子辰,医院不是玩的地方,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了?”刚说完,就对上那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不是穆子辰。

 

《澜色留芳》 澜色留芳第三十六章 免费试读

这个嫂嫂一向活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清新寡淡,非常的开心,今天这是怎么了!

凭借女人的直觉,高红觉得徐澜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刚刚虽然徐澜低着头,但那张黑的跟个苦瓜一样的脸她看到了。

而且徐澜回来就进了浴室,显然是像被谁给欺负过。

徐澜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看见了都想得到,保不齐真的失身了也不一定。

同时高红也觉得有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但从这一刻起,她便对徐澜多了一份心眼。

徐澜在浴室内洗了很久很久才出来,高红原本打算出去的,看到徐澜进去浴室后半天没出来,高红决定暂时先等等。

正常的人洗澡顶多也就十分钟搞定,还算_上洗头,哪怕泡澡也就半个小时的事情,徐澜却足足洗了一个小时还没出来。

高红越发的好奇徐澜去了哪里,却不好意思多问,偷偷的发消息向领导请了假,躺在床上休息。

一个小时过去了!

许久后,徐澜才从浴室出来,她整个人看起来没多少异样'了,可高红觉得徐澜还是有些不正常。

殊不知徐澜在浴室的地上坐了一个小时,任着水冲洗她,她总感觉自己再也干净不了了。

徐澜满脑子都是自己脏了的事情,丝毫没注意高红就在家里,回到床,上躺着,心底一直在安慰自己,她告诉自己,只要刘成没事,这件事情就像大海上的浪花一样,一瞬而过。

不知不觉徐澜睡着了,高红本来还很期待下文的,哪里晓得徐澜居然一个人在房间门都没关就睡着了。

她也趁机休息一下,这一觉两个人都睡到了傍晚,徐澜去厨房准备晚饭,发现高红在,两个人闲聊起来。

忽然,徐澜的手机忽然响了,还是彩信,隔着老远徐澜看到了张青远三个字,徐澜的心突突的跳了一下。

不是说不联系了吗,张青远这是什么意

思。

徐澜心虚的看了高红-一眼,发现高红一直在忙活,她将短信置之不理,殊不知高红早就眼尖的看到了发件人的姓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