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余笙顾流年的小说[花香满衣忆佳人]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踏花游湖 2019-05-22 22:23:14

主角叫余笙顾流年的小说[花香满衣忆佳人]全本免费阅读

《花香满衣忆佳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花香满衣忆佳人 即可阅读全文

《花香满衣忆佳人》小说简介

《花香满衣忆佳人》本书层次鲜明,情节感强,容易使读者理解,喜欢!加油,希望可以更加努力!。主角是余笙顾流年的小说是《花香满衣忆佳人》,它的作者是芭比 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对女人不能太急的。”余笙伸手挡住那只已经接近底裤的手,彩绘过的指甲从他手背上滑过,轻微的疼痛逼的唐时缓冲了此刻的**。唇角挑起,顺着她喜欢的花样,“那我们就慢慢来。”脖子上湿腻来袭,余笙身体本能的颤。主人公叫余笙顾流年的书名叫《花香满衣忆佳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芭比 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成型胎儿被丈夫强行弄掉,余笙染上毒瘾被赶出家门。在人生最悲惨的时候,她遇上了顾流年。受尽折磨的余笙将一颗真心冰封,却被顾流年的热情融化。十指交缠,他深情的对她说,“余笙,你的余生由我守护。”

精彩章节试读:

余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桥洞子里窝了多少天,毒瘾犯了就拼命用脑袋撞墙,在地上打滚,等那股劲过了,就和野狗抢吃的。

余念念说的对,每一次毒瘾发作,痛苦都是之前的叠加。

“呦,这不是我们余家的大小姐吗?怎么连流浪狗都不如的在地上打滚?”

余念念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笑容娇媚,身后还站着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余笙抬起被折磨到猩红的眼眸,“余念念,你不就是要毁了我吗,现在给我海洛因,把我毁的更彻底一些。”

余念念抬头大笑了两声,一把扯住余笙的头发,“你这个贱女人也有今天,算了,看在我们好歹是姐妹一场的份上,我让你爽一爽。”

才从包里拿出一个针筒,凉凉的液体很快注入渴望的血管中,余笙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好像腾云驾雾了一般,那么快活,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东西很贵的,所以你要付费哦。”

将针管扔在一遍,余念念娇笑着往后退了一步,身后的男人就朝着余笙走了过来。

余笙不满的睁眼,飘起来的理智开始聚拢,“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想你死,不然我怎么做唐太太。”

余念念笑着转身离去,“你们几个好好伺候我姐姐,别忘了我交代的。”

“余小姐放心。”

男人们搓搓手,虽然这女人看上去脏了点,可毕竟也是唐时睡过的女人,将来说出去,上过唐时的女人,长脸。

余笙眼角眯起,警惕而害怕,可却无路可逃。

“唐太太,我们会好好伺候你的。”

急不可耐的大手争先恐后的抓过来,不管她怎么反抗,几秒钟,身上的衣服就已经分崩离析。

“我先来。”

“我他妈的先来!”

一轮拼抢之后,有人胜出,带着浓郁狐臭味道的身体靠过来。

余笙头一歪,连胃里仅剩的酸臭胃液都吐了出来。

啪!

“贱**,**的还嫌弃我,居然吐。”

男人恼火,一巴掌甩下来,才解开长裤,掏出短枪,准备发起猛攻。

两条腿被粗暴的扯开,余笙想到了死,死了,就解脱了。

绝望中,那东西迟迟没有进入,耳边却响起了男人的哀嚎,她睁开已经模糊的双眼,看到了一个浅灰色的身影。

男人迅速解决掉了两个男人,冷冽的目光从另外几个人身上扫过,“不怕死,就来!”

没来得及收枪的几人看着倒下就起不来的同伴,面面相觑,拎起裤子,也不顾余念念的交代,头也不回的朝着桥头上跑去。

“你是谁?”

余笙眯着眼,仰视的眼前的男人。

却听见他冷漠却好听的声音,“如果我是你,就让他们付出同样的代价。”

四目相对,余笙总算看清了他的脸,深灰色的风衣衬的他身姿颀长,好看的五官不比唐时差,眼眸深邃冷漠,让人看不透。

“请你帮我。”

抬手抓住他衣角,余笙知道自己在卑微的祈求,可这个男人是她最后一个希望,哪怕他和唐时是一类人,都要抓住。

男人看着她抓着衣角的手许久,最后嫌弃的弹开,“看你表现。”

《花香满衣忆佳人》 第十章 真被攻了 免费试读

“对女人不能太急的。”

余笙伸手挡住那只已经接近底裤的手,彩绘过的指甲从他手背上滑过,轻微的疼痛逼的唐时缓冲了此刻的**。

唇角挑起,顺着她喜欢的花样,“那我们就慢慢来。”

脖子上湿腻来袭,余笙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那是身体可怕的记忆,她记得,游走在脖子上的嘴曾经对她说过最恶毒、最无情的话。

短暂的慌神之后,纤细的双臂环上他的脖子,主动将自己柔软的唇瓣凑了过去。

亲嘴,恶心,大不了回家吐一场,身体的话,搓掉一层皮,很累。

余笙主动的献吻,让唐时眼底的神色更加幽深,皮带下的某处急速膨胀,像是在下一秒就会撑爆定制的西装裤。

尤其是等她手指灵活的扯下领间打到完美的领带,轻轻一绕,靡靡的套在他脖子上时,欲望变得更加不受控制,棱角分明的唇角被她红唇轻舔,耳边声音像是低喘**一样,“这样的你,别样性感。”

唐时身边女人不少,不是轻易会被诱惑的主儿,可是这一次,他却像是急躁纵欲的人一样,扯开皮带,金属拉链拉下,只需要在她底裤上轻轻一扯,就能完美的攻入,却被余笙突然喊停。

“等一下。”

“怎么了?”

火烧一样的节奏被打断,他脸上有些薄红。

“我可不想以后每一次上洗手间都想到和唐少的第一次。”

余笙笑眯眯的凑到他耳边,红唇调皮的咬上他的耳垂,却不告诉她,会像是吃了屎一样恶心。

“可我现在就想拥有你。”

丰满的胸被唐时隔着衣服料子不断摩擦,余笙满意的看着他眼里叫嚣的欲望,细长的手指却在他眼前摇了摇头,完美的诠释着温柔诱惑的拒绝。

娇媚动人的偎依进他的胸口,像是在侧耳倾听左心房的跳动,“等你这里有了我。”

唐时深吸一口气,他现在真想没风度的占有她,狠狠的让她在自己身下享受疼爱,可却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愿意多花一些时间。

“进这里,不容易。”

“顾流年不好吗?为什么要引诱我,让我欲罢不能?”

余笙没想到他会问起顾流年,想了一下,故作神秘的凑过去,“因为顾流年是个GAY,他那方面不行,SO,我们的关系你懂了吗?”

谁让之前那么多次自己费尽心思都被批作业不及格,好不容易有了报复的机会,不用白不用。

欲迎还拒的温存过后,唐时整理好衣服从洗手间出去,余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红润有光泽,脱掉西装外套在腰间打了个结,遮盖住已经撕破了的裙子。

真应该拍张照发给余念念,让他看看在她面前温柔到软不拉几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多么卖力气。

拉开门,她准备回到包厢,胳膊却被人突然一抓,还没有弄清楚是谁,下一秒,余笙就被托抱上了还有刚才热度的洗手台。

“顾流年,你疯了?”

看着堵进来的顾流年,她眼睛睁大,说好了在背后指挥的,怎么指挥到厕所来了?

“你觉得我那方面有问题?”

顾流年眼神黑漆漆的,像是在发怒,余笙缩了缩脖子,“我怎么知道?”

上次是硬了一次,能不能用,她也没检查过。

“想不想知道?”

“......”

脑子一片问号,臀部一疼,她昂贵的蕾丝底裤就被扯成了四分五裂。

我去,好粗鲁!

唐时撕裙子,他撕底裤,男人都喜欢这个调调?

顾流年黑着脸,连皮带都没有解开,拉链扯开,直接攻了进来。

“顾流年,你疯了!”

他居然......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