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韩琛苏韵[你与时光皆薄情]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5-15 23:54:31

主角叫韩琛苏韵[你与时光皆薄情]最新章节完结版

《你与时光皆薄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你与时光皆薄情 即可阅读全文

《你与时光皆薄情》小说简介

《你与时光皆薄情》主角和那个女总之间的暧昧气氛处理的太苍白,没有说服力,现实脱节过尤不及。老段的情感写的不丰满。一点个人看法,勿怪!。主角是萧凡梁馨的小说叫《你与时光皆薄情》,它的作者是瑜兮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梁馨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丢在了房间的地板上,身上搭着那件令她屈辱的破睡裙。门被重重的锁上,连唯一的窗户也被用木板钉死,她竟然被囚禁了!那又廷呢?他去哪儿了?梁馨猛地惊醒,苍白的脸上有些慌乱,扶着墙起来。主人公叫韩琛苏韵的小说是《你与时光皆薄情》,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惊鸿写的一本虐恋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亲手杀死了她的孩子,还要剜她的心给她姐姐续命……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再也不要选择遇到他,更不会爱上他。

精彩章节试读:

“杨贝儿!杀人是犯法的!”苏韵大吼。

杨贝儿不但不害怕,反而仰头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够了她才说道,“对啊,杀人是犯法的,可是有谁能证明你是被我杀掉的呢,在这里除了我们杨家和韩琛,你还认识其他人吗?只要我们对外宣称,你死于意外……”

苏韵丝毫不怀疑杨贝儿的话,一个能对自己下狠手的女人,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杨贝儿竟然真的想要杀掉她!

她想要逃跑,可事先杨贝儿就已经锁好了门,加上苏韵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她被杨贝儿拽着头发拖到了浴缸边,流产过后那种浑身酸软的疼痛使苏韵直不起身来,她趴在浴缸边一双水淋淋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杨贝儿。

“杨贝儿!你杀了我,怎么和韩琛交代!?”苏韵怒吼。

杨贝儿听到苏韵的话,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不过随即她便讥讽的说道,“你以为琛哥会在意你?他如果在意你的话,这三年来他为什么要折磨你?还不是为了替我报仇,当初你那么不要脸的爬上琛哥的床,琛哥从来都不喜欢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苏韵,你真是傻得可怜。”

“你是不是想知道当年为什么全部的人都认为是你把我推下楼的?我偏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哈——”

“杨贝儿你真是一个疯子!”苏韵大吼。

想到三年前她莫名其妙的就被韩琛给夺去了身子,却让韩琛误会是她勾引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对她露出温柔笑容的少年,帮助袒护她的少年对自己有了厌恶的情绪,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这三年来的种种折磨,他还亲手杀死了他们两人的孩子,苏韵的心就在滴血,韩琛很恨她,又怎么会在意她呢?他巴不得自己死了吧。。

可是……

她还是想活着啊,她想要多看看这个世界,多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美好,凭什么自己生命要别人来做主?

所以当杨贝儿的匕首朝着她腹部落下的时候,苏韵拼尽了全力去抵抗,浴缸里面全都是水,苏韵掉了进去,杨贝儿的刀刺歪了,那一刀刺进了苏韵的右眼,鲜血顿时涌了出来,染红了浴缸里的水。

求生的本能使苏韵抓住了杨贝儿的手,匕首的转了个弯对准了杨贝儿的腹部,而就在此刻浴室门外传来了韩琛使劲拍打门的巨响声。

杨贝儿的眼珠子一转,她的手一松,那把匕首刺进了她的腹部,同时忍着痛迅速的将橡胶手套摘下,藏到了浴缸后边!

韩琛撞开门的时候,看见苏韵满脸鲜血的握着匕首,而杨贝儿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她纯白的衣衫。

韩琛看了一眼苏韵,迈开焦急的步子跑到杨贝儿身边将杨贝儿抱在了怀里,看到杨贝儿苍白的脸,韩琛的脸色阴沉得吓人,他扭头看向苏韵,眼神冰冷又充满了怒意!

“苏韵,如果贝儿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你给她陪葬,你怎么捅的贝儿,就怎么捅自己一刀!老实照做,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你这条贱命怎么能抵得上贝儿受到的伤害!”

看到苏韵满脸的鲜血,韩琛心里很烦躁,特别是看到苏韵那双无辜又倔强的眼睛的时候,这个女人这么恶毒,又怎么会有那么清澈纯净的眼神?一定是她装出来的!

韩琛走后,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进来,其中一个人说道,“韩总让我们盯着你,他说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们帮你动手?”

《你与时光皆薄情》 第7章 一个玩物 免费试读

梁馨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丢在了房间的地板上,身上搭着那件令她屈辱的破睡裙。

门被重重的锁上,连唯一的窗户也被用木板钉死,她竟然被囚禁了!

那又廷呢?他去哪儿了?

梁馨猛地惊醒,苍白的脸上有些慌乱,扶着墙起来狠狠地捶着门,“萧凡!你把又廷怎么样了?我要见他!放我出去!”她记得苏又廷是被带走了的,依着萧凡的性子,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苏又廷。

“梁馨小姐,大少爷说现在不想见你,他的意思我们不敢违背,您还是不要再叫了。”门外响气佣人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叹息。

“我要见萧凡!让他来见我!不然……”梁馨看了看四周,目光定格在一面化妆镜上,一脸的决绝。

随着一声脆裂的声音,鲜血从她的手腕上流了下来,“我要见萧凡,不然他就等着给我收尸!”

门外的佣人一惊,打开门看了一眼满手鲜血的梁馨,慌里慌张地跑了出去。

萧凡来到时,梁馨手上的血已经流了一地,脸色苍白得可怕。

“梁馨!为了苏又廷你连命都不要了吗!”萧凡阴沉着脸,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来回地跳动,怒极反笑,“好一个情深义重!既然这样,我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鬼鸳鸯。”

“不要!”梁馨扑到萧凡的脚下,死死抱住那双要跨出去的脚,“我求你不要!我求你不要伤害他,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只要你放过他,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你不是想要我的身体吗,我给你!我只求你放过他!”梁馨顺着他的腿,缠上了他的身体。

萧凡居高临下地扫过梁馨那具痕迹斑斑的身体,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眼底浓浓的讽刺,“梁馨,你这具破鞋一样的身体,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嗯?况且……”萧凡的手指滑到梁馨的胸前,眼底的讽刺加重,“你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玩物,只要我愿意……”

从这一晚以后,她依旧被关着,萧凡每天晚上都来她的房间,但是,每一次对她来说都是一次生不如死的折磨,她对于萧凡来说,不过就是一个玩物!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