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墨柏薄简故浅的小说[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免费阅读

编辑:沉醉花海 2019-04-16 08:14:20

主角叫墨柏薄简故浅的小说[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免费阅读

《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 即可阅读全文

《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小说简介

幸好我长得帅,不然都没勇气看这本书了。热门小说《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是初曈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墨柏薄简故浅,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你也得和妈妈好好商量一下啊,就第一次相亲,见一面就把自己嫁了,未免太过敷衍了!”简馨悦的问的有些急,跺着脚替简故浅埋怨着。简故浅摸着自己的手,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喜欢自己的手。“姐,你怎。小说主人公是墨柏薄简故浅的书名叫《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它的作者是初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四年前,墨柏薄被墨轫设计下了药,路上陷害用车撞死他,简故浅恰巧路过救了墨柏薄,并将受伤的墨柏薄带回酒店,墨柏薄药劲上头要了简故浅。简故浅便丢了清白,后被简馨悦母女得知送进了精神病院,同时也让简父对简故浅厌恶,在精神病院里,简故浅躲过了母女的眼线,发现自己怀孕,被迫演成精神病,生下大白,同时也在童露的帮助下,开展了自己的设计生涯,四年在国内国外成为了风云生变的设计“设计女王King”简故浅四年后出精神病院,被养母强迫相亲,却无意间碰见了双腿残疾无法行人事的墨家二少,发现此人并不如传闻简单,两人达成合约后领了证。一切看来都如此顺利,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更多磨难还在后面等着他们……

《爱是一道吹不尽的暖风》 第三章 我是你名义上的老公 免费试读

“那你也得和妈妈好好商量一下啊,就第一次相亲,见一面就把自己嫁了,未免太过敷衍了!”

简馨悦的问的有些急,跺着脚替简故浅埋怨着。

简故浅摸着自己的手,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喜欢自己的手。

“姐,你怎么不说话?”

等半天她也不回话,简馨悦扬起头质问道。

“你想让我说什么?”简故浅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暗自嘲讽。

终于忍不住了?

“我把自己嫁了,不是正如了你们的意?”

简馨悦一愣,眼睛立刻蓄满了眼泪,抱住她的胳膊,委屈道,“姐,妈只是为你担忧,我也…”

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借此,简故浅轻轻推开,接通了电话,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电话。

“喂,你好。”

“浅浅,是我。”男人温润的嗓音在电话那端响起。

简故浅挑了挑眉,隔着屏幕都能想到他唇角带笑的那张俊颜。

“墨柏薄?”她明知故问的反问。

墨柏薄用鼻音嗯了一声,又道,“晚上,我叫阿斌去接你。”

简故浅反射性的拒绝,“不用。”

“为什么?”

“我们才认识两天,就去你那里住,这样不太好吧?”

简故浅手指拽着衣袖,脸上有些娇羞。

可视线若有若无的看了简馨悦两眼。

简馨悦攥着拳头,暗自里咬牙切齿的看着她,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高中时的简故浅。

那时的简故浅高傲像一只白天鹅,奢侈的衣服,首饰,即便她不屑搭理任何人,却每天都有人捧着她。

而她,就像是简家的一个附属品,永远都只能活在她的光芒之下。

天知道,她知道那一晚被作为天鹅的女孩突然被人摧残了,结了婚发现未婚先孕,不仅被男人踹了还打了胎。

电视上都在控诉简故浅的不耻,简馨悦睡觉都是笑着醒的。

三年,她简馨悦才是被所有人捧着的女人,她才是那个贵不可言的简家小姐,她理应受到所有人的爱慕和追捧。

她看着简故浅从精神病院走出来,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

她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优越感。

等她回过神来,简故浅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她明显在电话里听见了什么“新婚”之类的。

看来,简故浅还是没有把事实告诉墨柏薄,不然谁会碰个破鞋?

…………

傍晚,晚风吹过简故浅的发梢,夕阳的光洒在她的脸上,仿佛为她镀上了一层金光。

别墅门铃响起。

“是谁啊?”简馨悦从大厅出来,大声问道。

阿斌从门口直接望见了坐在秋千上的简故浅,尊敬的道,“太太,先生让我来接你。”

简馨悦皱着眉头,关心道,“姐,刚认识就住在一起不安全。”

阿斌看着简故浅,脸上淡淡的道,“先生说,新婚没有分开住的道理。”

简故浅侧目,看了阿斌一眼,转身上楼。

不一会,便拿着一个书包下来了,一旁简馨悦瞧着立马走了上去。

“姐,我以后能去看你吗?”

简故浅没回头,开口笑道,“好啊,你想去随时都可以。”

简馨悦顿时笑的很开心。

听着她甜美的笑声,简故浅转过去的脸色微沉,挎着书包的手力道微微加紧,迈上车离开了。

阿斌的车开的十分稳,很快简故浅便到了东莞区。

“太太进去吧,先生在里面等你。”

阿斌没有下车,对着别墅淡淡开口。

简故浅点点头,抱着书包就下去了,伸手打算敲门,不料门是虚掩着的,她有点诧异。

一进大厅,浅灰色的沙发很显眼,整个别墅的格调都呈现出东南亚风。

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就如同他的人一样。

“打算一直站在那里吗?”

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在大厅,随后是轮椅划过地板发来的轻响。

简故浅眨了眨眼睛,把视线锁定到沙发旁,抬眸便再次对上他戏谑的双眸。

“过来!”他招手,示意她过去。

简故浅骤然有些抗拒,不乐意的道,“墨先生这个样子,很像在叫只狗。”

“你不喜欢吗?那我以后改。”

墨柏薄的声音淡淡的,出口的话很坦然。

他的反应,反倒让简故浅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了,站在原地也没有动。

“浅浅昨天可还很调皮,怎么今天就害怕起我来了?”

他盯着她,眼神有些无辜,好看的眸子几分笑意。

这是让简故浅想起昨天她直截了当的呛他那几句话了,大概这个男人很记仇。

她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接过墨柏薄倒的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有什么好害怕的,我就是不习惯。”她扭着口,矫正道。

深吸了一口气,简故浅觉得自己有必要调整一下心态。

她和墨柏薄的地位本来就不平等,如果不在厚点脸皮,到时候他再后悔。

岂不是白折腾了。

更何况,他这里更合适她做事。

“墨先生…”

“我是你的丈夫,名义上来说。”

简故浅的话让他活生生的打断,一口气憋在喉咙间,索性也不说了。

“浅浅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阿柏。”

属于他一贯低沉磁性的嗓音,莫名的暧昧气氛让简故浅双颊倏地燥热的厉害。

对上他满含期待的星眸,简故浅瘪了瘪嘴,“你知道,我们不过是相互利用。”

她毫不留情的打断这暧昧的气氛。

墨柏薄低笑,明显很愉悦,修长的手指不缓不慢的抬起简故浅的下巴,一张俊颜下一刻便凑了上来。

“是谁会说一心一意的对我?如今一句阿柏都叫不出来。”

简故浅深呼吸,立即开口解释,“不是的,”

“那就叫老公吧。”

墨柏薄淡淡的道,很不要脸的提了个更过分的。

简故浅对上他戏谑又含有几分认真的双眸,抿了抿唇。

“老…公。”

“听不清楚。”

“…老公…”

“嗯?很不情愿?”

简故浅咬牙切齿的盯着坐在眼前的男人,再次挤出了几个字,“老公!”

男人笑弯的星眸,白皙的如刀刻般的俊颜越发的温柔如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