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凤鸣九霄]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梅九霄靳墨寒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栀晚鸢乱 2019-03-15 16:30:55

[凤鸣九霄]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梅九霄靳墨寒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凤鸣九霄》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鸣九霄 即可阅读全文

《凤鸣九霄》小说简介

《凤鸣九霄》这本书,我7年书虫都喜欢看你的,你不看?不看没有关系,我的口味就这样,希望大家和我一样挑剔,一样喜欢这本书。主角叫梅九霄靳墨寒的小说叫做《凤鸣九霄》,本小说的作者是雪落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幻想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侍卫把人拖出去,代靳墨寒回答了:“我们王爷自然是不认识你!但是想要认识你,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只要我家王爷想知道,你家里几口人,祖上干什么的,你什么生辰八字。我们王爷统统都能知道,就是你那天死,我们。小说主人公是梅九霄靳墨寒的小说叫《凤鸣九霄》,本小说的作者是雪落写的一本穿越幻想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梅九霄是个懒人。泱泱穿越大军里,她算是最没用的那一个。她这一世穿成了一个富二代,于是她消极怠工,她混吃等死,然后她就真的等来了……死!!!克死八个未婚妻的平南王了解一波。上花轿前夕,梅九霄哭着去逛青楼

精彩章节试读:

梅九霄趴在靳墨寒肩头,靳墨寒一走,她在他肩头一颠一颠的,就呕了一声。

靳墨寒脸色一黑,抓住梅九霄将她抡了个囫囵个,打横抱起,朝着马车走去。

车夫恭敬的打开马车,心里却纳闷,王爷逛青楼怎么还逛回个男人?

车夫恭敬的打开马车门。

靳墨寒冷着脸,把梅九霄扔了进去。

噗通一声,梅九霄摔的直咧嘴。

梅九霄晃了晃头,觉得自己眼冒金星。

她傻咧咧的坐在一旁,像是一滩烂泥一样,两眼发直。

傻子一样!!!

靳墨寒真是看了就生气。

车夫在马车外恭敬的问靳墨寒:“王爷去哪里?”

“回府!”

靳墨寒面色低沉的看着梅九霄,他倒要看看明儿早上酒醒了的梅九霄发现本该在家准备出嫁的自己已经在平南王府了,会是个什么表情?

“是。”

车夫回答过后,鞭子一扬,驾驶着马车,朝着王府驶去。

侍卫们跟在背后,缓缓跟上。

靳墨寒把人带回府,像是拽麻袋一样,把梅九霄拖进了门槛子。

靳墨寒有一妹妹,名唤靳红苓,因为她和靳墨寒的姐姐是皇后娘娘的关系,时常进出皇宫,深得皇上和太后的喜爱,因此借着靳墨寒战功的由头,被封为了南安县主。

这南安南安,倒真是个难以安分的主。

仗着自己姐姐是皇后,哥哥是战功赫赫的平南王。又得皇上和太后的宠爱,她是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养成了一个嚣张跋扈的个性。

她见到靳墨寒把人拖进院落里,瞬间瞪大了眼睛,美目里写满了不满:“哥,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这成何体统?明日就成亲了,你今日就把人带回来了?”

“你少管!”靳墨寒瞪了瞪眼睛。

靳红苓瞬间跳脚了:“哥!你凶我?你是不是因为她凶我?!她还没入门呢!你就向着她了?”

靳墨寒额角青筋直跳,更是愤怒:“我叫你回屋去!”

“我偏不!”靳红苓看着梅九霄向上扬了扬嘴角,更加跋扈:“梅九霄,你是不是因为慕容旭的关系才喝这么醉?慕容旭不要你了,你就买通媒婆,让我母亲相信你的八字和我哥相合!跑来做我嫂子,你是诚心恶心我吧!”

靳墨寒越看梅九霄越生气。

这梅九霄有一表哥,复姓慕容,单名一个旭字。

父亲早亡,母亲带着他回到娘家梅府寄居。

慕容旭是个心高气傲的,寄人篱下自是盼望着自己能够出人头地,偏生是个没本事的,于是挨个表妹勾搭。

这梅九霄闲着无聊,就和他谈了个小恋爱。

后来,这慕容旭在外,不知怎么地,勾搭上了这南安县主靳红苓,想必商贾之家的梅家九小姐梅九霄,这位南安县主当然是更大的枝头,更粗的大腿。

所以,他果断甩了梅九霄。

和这位南安县主订婚了。

当然,靳红苓这门亲事,谁也不同意,慕容旭一无功名,二无家世,不过一介布衣而已,充其量算是有副好皮囊。

《凤鸣九霄》 第三章 你爱谁谁 免费试读

侍卫把人拖出去,代靳墨寒回答了:“我们王爷自然是不认识你!但是想要认识你,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只要我家王爷想知道,你家里几口人,祖上干什么的,你什么生辰八字。我们王爷统统都能知道,就是你那天死,我们王爷也能知道。”

“不用了,不用了!请各位大哥给王爷说个请,高抬贵手!高抬贵手!”男人脚发软,像只软脚虾一样,扭着发软的腿,在地上滑行而走,却又转身回来,把一袋银子放在了领头的侍卫手里:“给各位大哥的酒钱!拿去喝酒,喝酒啊!千万别和我客气!”

这回这浪荡公子哥,才放心的离去。

屋内,梅九霄怎么也解不开自己的裙子,还被裙子缠住了。

她急得头上直冒汗,晕晕乎乎的竟然想要睡去了。

靳墨寒脸色一冷,命令出声:“不准睡!”

“……”梅九霄头晕眼花的看向靳墨寒,指着她道:“你可认得本王是谁?”

梅九霄摇摇头,拿起酒壶砰的一声扔到地上:“你爱谁谁!”

她指着自己的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明天我就要死了,谁管你是谁谁!我才不管你是谁呢!”

她哭得可怜,甚至开始大骂起来:“靳墨寒那个克妻的王八蛋,下了九次聘礼,死了八个未婚妻,现在又来祸害我,我招谁惹谁了!”

“但是前面八个都没撑到新婚前夕。”

“嗝……”

梅九霄打了个酒嗝,哭嚎道:“对对对!所以我很命硬……”

“嗯!”靳墨寒点点头:“不过待会你也快死了,本王看你这样,早晚把自己醉死!”

“……”梅九霄抹了抹眼泪:“怎么死不是死啊!”

“……”靳墨寒的脸越发的黑了起来。

这就是他娘下聘的新娘子?!

他就要跟这样的女人过完下本辈子?!

他脸上甚至身上都好像在月光下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此时,梅九霄倒在桌上,已经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在桌上手脚并用的扒着,活像是一只八爪鱼。

靳墨寒叹了一声,抓起梅九霄,像是扛麻包,走出门去。

门口的侍卫们惊诧到眼珠子差点飞出来。

靳墨寒对着领头的侍卫道:“陆川去告诉这里的老板,以后再也不准许女扮男装的人进来,不然,我让他这青楼开不下去。”

“那如果王妃将来去其他的青楼呢?”陆川不要命的问。

靳墨寒脸色更黑了:“我就看看过门以后,她有没有这个胆量!”

“哇”的一声过后,靳墨寒肩膀上的人吐了他一身。

“……”侍卫们齐刷刷的愣住了。

这位王妃好胆量,初次见面,给了王爷好大的一个见面礼。

不要命了!

不要命了!!

好不容易遇上个命大的,没有被王爷克死的,结果是个喜欢作死的。

这么个作法,就算不被王爷克死,也会被王爷早晚掐死!

靳墨寒剑眉微蹙,似乎无奈,眼神森冷寒冽。

他的贴身侍卫陆川急忙上前替靳墨寒擦干净衣服上的东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