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乐月[重生之乐夜笙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草莓味的风 2019-02-11 21:55:06

主角叫乐月[重生之乐夜笙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之乐夜笙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乐夜笙歌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乐夜笙歌》小说简介

加油,静静地等爆更,弱弱问句,爆更大概是几千字或几章节,嘻嘻。主人公叫乐月的小说叫做《重生之乐夜笙歌》,它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穿越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小姐,今天我为二小姐煎药的时候发现二小姐其实不是身子虚弱,而是来初潮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昨天一直捂着肚子,那倒翻的墨汁。。。也是为了遮盖住她的血渍的,那么那个小厮是在故意帮她咯,原来真相是这。乐月是《重生之乐夜笙歌》的主角,作者是佚名,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姐姐……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因为你活该”“对,你活该,你以为他真的会娶你啊,做梦吧你。”“啊啊……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精彩章节试读:

太阳从山的一边渐渐上升,唤醒了沉睡的生命,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走过昨晚虎群呆的地方时还是被惊吓到了,周围的草沾满了狼血,现在正好是清晨,露珠和血混在一起犹如植物在滴血,满地都是被虎啃剩的骨头,

爹爹怕我受不了,特意走在前面为我清除掉骨头,其实连死亡都经历过还有什么能比它更可怕吗,人们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经历了昨晚后我还是觉得上山下山都容易,呆在山中难。来的途中我还有心思观赏风景,回去的时候我只希望立马到家,好好睡一觉。千辛万苦终于回到家中,

“月儿,我们回来了。”

姐姐很开心的从府里跑出来迎接,但是当她看到我时目光闪烁了下,就连步伐都迟疑了,

“姐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怎么会呢,我是太开心了。”

“月儿,能够再看到你爹也很开心,我们这一路可并不是那么顺利呢。”

“嗯,爹,都发生了些什么,说给月儿听听。”

姐姐牵着爹的手向大厅里走去,我便向我房里走去,

“小姐,你回来了,找到那东西了吗?”

“先别说这些,为我准备水,我要沐浴,沐浴完了再好好休息一番再和你讲吧。”

偏僻小房内,阴暗冰冷。

“你怎么做事的,要你在山林里把她解决掉的,怎么她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倒是我爹却受了伤?”

“大小姐,对不起,我不能杀她。”

“为什么,你给了你比我更多的钱。”

“不是,她给了我命,我在山上被蛇咬了,没人愿意帮我吸毒血,只有二小姐毫不犹豫的帮我吸了,她救了我命,我不能杀我的救命恩人,答应你的事我没有做到是我不仁,但是如果杀了二小姐便是我不义了,两者我宁愿选择不仁......。”

“好了,我不想听你啰嗦,做不到就不应该答应我,枉我对你抱这么大希望,你简直就是个废物,给我滚出乐府,我不想再看到你。”

门被缓缓推开,一个沉重的步伐在远逝,

“等下,我警告你,如果这事有第三人知道,你就等着瞧吧。”

不远处,碰巧经过的玉儿听到了一切。

“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有什么大事你非得现在说,打扰我美梦。”

“我刚刚听到了大小姐在和一个人说杀你的事,小姐,幸好你救了他,不然估计你也回不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玉儿,这件事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免得惹来是非。”

“好的,小姐我明白。”

玉儿你明白可我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亲姐姐却不如自己贴身丫鬟对自己那么真,我的姐姐,你上一世这么对我也就算了,这一世我不再是羔羊。既然我的命运注定你要伤害我,那我定会十倍奉还。

“小姐,你醒来了,昨夜睡得可安稳?”

“睡得很好,和在那个恐怖的山洞相比,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呵呵,小姐,你越来越幽默了。”

“在这个世上活着,谁知道哪天就被人害死了,所以啊,尽量每天都活得开心一点,将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

“小姐.....其实....”

“玉儿,你不要说了,我都懂,就算我没有一个好姐姐,但我有你这个好妹妹啊,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很开心,今天天气真好,陪我到府里到处走走吧。”

在上一世,明明有着更加优越的生活条件和资本,可是我却如井底之蛙般守在陆友左右,看他看过的风景,走他走过的路,本以为按着他的脚印便能走入他的心中,可是我却不知道他那两行深深的脚印是他抱着另外一个人走过留下的,等我发现之际便是我心枯竭之时。我不知道上世的我究竟是痴情,还是痴傻。

“小姐,你看那边的紫鹃花开的好艳啊,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一阵清风拂过,带来芳香缕缕,惹得花枝微颤,蜂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没想到快夏末了还有这样的好景色,我心中所有的不悦都顿时消失了。

“玉儿,这花戴在你头上一定好看,来来,让我为你戴上,呵呵。”

“小姐,不要不要.....这花你戴着才好看,让玉儿为你戴上吧,嘻嘻。”

正在我们嬉闹之际,姐姐也来到了花园,她身披乳白色撒红鸢尾花的短襦,下着淡紫色齐胸襦裙,头发被整齐的绾在脑后,鬓上斜插着两只赤金镶红宝石的垂珠凤簪,缓缓的向我们走来。

“大小姐好。”

“姐姐今日的妆容打扮可真美啊,”

“姐姐我今天打扮的再美也没有像妹妹一样的好心情啊,妹妹可真是好雅兴啊,爹爹为你采药受伤在床修养,妹妹却在这嬉笑,妹妹可真个孝子,姐姐比不上啊。”

“姐姐,妹妹我哪有你这么心态好啊,爹爹昨日刚回来就缠着爹爹讲话,我跟爹爹在外面可没有姐姐在家那么安逸啊,连觉都睡不好,今日打扮成这样应该也花了不少时间吧,要和姐姐比孝,妹妹自愧不如。”

“我这是要去为乐府添点新丁,不然怎么能将妹妹和爹爹照顾周到呢。”

“既然这样,那妹妹陪姐姐一同去选人吧,也好为姐姐分忧啊。”

“能有妹妹陪同是姐姐我的荣幸,不过怕妹妹你身子吃不消。”

当我们走到乐府大门时,才发现乐府门口已经是门庭若市了,没想到乐府找个人竟然有这么多人来应聘,看来我低估乐府的名气了。“来来来,所有要应聘的人都排好队,一个一个登记,我们等会就会筛选出来,给你们答复。”

啊,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肚子突然痛起来了,才说好身子吃的消,就给我出问题了,不行,我不能让她知道,我要忍住,不能被她抓住把柄。

“妹妹,你没事吧,怎么你脸色看起来怎么不好,受不了就说,早回房休息。”

“怎么会有事呢,妹妹我是看到这么多人来应聘,怕姐姐忙不过来,累着了,为你担心呢。”

“既然妹妹这样想,那就妹妹来替记录下他们的信息吧。”

呵呵,小样,一看你就是身体不舒服了,还死撑,那么我就如你所愿,看你能撑到几时,到时候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丢了乐家的脸,爹爹估计也不会那么怜爱你了吧。

“赵虎,今年20岁,什么活都能做。”“李彪,今年22岁,人如其名,力气很大,我能保护好乐家人。”“我们是来招干杂活的,不是来招护卫的,下一个。”

“小姐,我叫刘寒,今年18,什么脏活累活都可以做的,也略懂岐黄之术。”

“嗯.....”怎么办越来越痛了,快要支撑不住了,

“你怎么还在这,我们要等下才给答复了。”我抬头望了望他,他身着朴素,就连头发都只是用一块蓝色布条缠着,但是他却长得十分清秀,眉目修长,没有半点世俗之色,但是脸却越来越红了,一张白皙的脸越发红润,像一个快熟透的桃子。

我本以为是我把他看得不好意思了急忙低下头,却发现自己今日穿的这条淡蓝色裙子竟然一点一点的变成血红色了,就像他渐渐羞涩的脸。在我还未做出什么反应之际,一个砚池从天而降,正好掉在我裙子变红的那里,墨水很快浸染了裙子大片地方,遮掩住了原来的血渍。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打翻了砚池,把你裙子弄脏了实在不好意思。”

“你这人怎么做事的啊,还没招进府就做错事,你可以滚了,我们乐府不会招你这样的人。“

“不,姐姐,我很欣赏他,就把他招进府为我做事吧,我现在也不能继续为姐姐分忧了,真抱歉。”

呵呵,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我出丑,我好心却被看成刁蛮不通情理,你却当起老好人来,说的那么楚楚可怜,那么体贴善良,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

”没事,你回去换身衣服好好歇着吧,招人的人就我来解决吧。“

我拖着疼痛的身子来到了房间,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初潮来了,有没有搞错啊,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在大庭广众下来,真是衰到家了,幸好那个叫李寒的反应快,不然真的在众人面前出丑了,那个李寒,留在身边肯定对我有帮助。

《重生之乐夜笙歌》 第六章 用心良苦 免费试读

”大小姐,今天我为二小姐煎药的时候发现二小姐其实不是身子虚弱,而是来初潮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昨天一直捂着肚子,那倒翻的墨汁。。。也是为了遮盖住她的血渍的,那么那个小厮是在故意帮她咯,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翠儿,你过来,你去。。。。”

“大小姐,真的要这样嘛,不好吧。”

“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你做不去做,不然我只能找别人去做了。”

“小姐,该喝药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现在的翠儿总在逃避着我望向他的目光,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对,难道是我多疑了,又或者这药里下了什么东西。我接过药一口喝了下去,翠儿的脸显得更担忧了。

翠儿最好这药里没做什么手脚的好,要不然最多我受点疼痛,而你和姐姐就难逃关系,不止同而已了,我会让爹爹。。。。。。

这一觉睡得很安稳,只是醒来时肚子比昨天疼的更厉害了。

“玉儿,玉儿,快给我拿袋热水来。”玉儿匆忙的拿了热水来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又这么难看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反而比昨天更疼了,你把热水给我,帮我把李寒带进来。”

“小姐,你喊我进来有什么事。”

“李寒,你不是说你懂岐黄之术,对女性生理也很懂,那你替我看看我怎么回事,怎么会越来越疼了。”

“呵呵,小姐,你终于记住我懂岐黄之术了,那你把手伸出来我把你把把脉吧。”

我望着他一脸欣慰的样子甚是无语,但还是无奈把手从八开翠绿镶金边的屏风中神了出去。没过多久他的脸便转为难看的神色。

“寒,小姐怎么样了,你为什么露出这幅神色啊。”

“玉儿,首先我再次强调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也可以叫我寒大哥,但不要叫我寒,会让我误听为汗。。。。”

“喂喂喂,请注意你是来给我看病的,不是叫你来和玉儿调情的,我到底怎么了。”

“好吧,小姐,你昨天是不是吃了什么偏寒性的东西了,或者昨晚受了寒,我发现你现在身体是偏寒状态了,女子在生理期时身子处于温热状态最好,偏寒会使人腹部疼痛,严重的话会导致难以行动。”

“我不知道我吃了什么啊,我吃的饭菜都是玉儿给我送过来的啊,而且昨夜我不可能受寒的啊,我昨晚都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还出了一身汗。”

“小姐,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做,我知道你身子不适,我还特意让厨房准备些温性的食物。”

说着说的,玉儿都快急哭了,我刚准备安慰道,李寒就抢先了一步。

“玉儿,你先别着急,我只说了可能是食物问题,不一定是食物,还有可能是。。。是药材,对,药材,你昨天煎的药倒在哪里了。我们赶快去找找。”

刚来到门口的翠儿听到这对话猛的一惊,急急忙忙走了进来。

“玉儿,我忘了告诉你,昨天药煎好后在你为小姐送过来的时候我把药渣给处理了,我听老一辈的说要把药渣倒在一条许多人走的路上,这样他们就会能病痛带走一些,这样那个生病的人就会很快好起来了,所以我把药渣倒在了悦喜街上去了。”

“啊,那条街正是因为走的人多,所以有人天天打扫的啊,现在我们去找肯定找不到了的啊。”

“那我们该怎么办,所有路走不通,难道就这样算了嘛,小姐。”

“既然这样的话就算了吧,或许是我体质差了点,根本不是其他的原因,你们都各忙各的吧,我休息下就好了。”

翠儿,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不懂,我只是不忍,虽然你是我姐姐的丫鬟,但你并不坏,你忠心耿耿的跟随她十年了,所以你必须听她的。你这次想害我可却不敢下重手,如果真按我姐姐要求的去做,那我恐怕不止现在这般疼痛吧。你不忍伤我,我也不忍伤你。

“你说什么,这次差点被这个小**发现了,你怎么做事的,我不是让你大剂量的放白藨,一次性解决,让她永远不能生育了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能生育就相当于没有了生命,没有人会愿意和她长久的在一起,我就是要让她生不如死。”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办,要不是你心慈手软,我的计划就成功了,现在你问我怎么办有什么用,只好你就呆在她身边不要有有什么举动,只能静静等待下个时机了。”

“瑶儿,现在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爹爹,瑶儿身体本无大恙,都休息了好几天了早好了,倒是爹爹你的身体怎样了。”

“爹爹是个男子汉,受的那点伤算什么,睡一觉就好了的。”

“那么爹爹陪瑶儿荡秋千吧,爹爹都好久没有陪瑶儿荡了。”

“好啊,只要瑶儿开心,爹爹做什么都愿意。”

哈哈哈哈,爹爹,你可真是老了哦,连瑶儿都推不动了都气喘吁吁的了,要不你坐下瑶儿来推你吧。正在我们玩的其乐融融的时候,姐姐又来了,

“正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啊,月儿在老远就听见爹爹和妹妹的嬉笑声,羡慕至极,所以才匆匆赶来,想亲眼瞧瞧这其乐融融的场面啊,月儿没有这好福气,也就只能看看咯。”

“月儿你这是在责怪爹爹没陪你咯。”

“月儿怎么敢责怪爹爹,月儿只是无意说说逗逗妹妹开心罢了。”

好个逗我开心啊,明明是自己嫉妒却说成是为了训我开心,既体现她大度,也避免了爹爹生气还体现了她无时无刻不关心着我,还真是用心良苦。

“姐姐,既然你来了我们父女三人就共享天伦之乐吧,快来着坐下,让妹妹为你推秋千吧。”

“妹妹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姐姐怎敢辛劳妹妹呢?”

“爹爹,我看妹妹每天在房里呆着也不好玩,不如我这个做姐姐的为妹妹去找个夫子来叫她琴棋书画吧,这样妹妹每天就会过得充实些,还能丰富内涵,提高修养,陶冶情操,将来找夫君的话也方便些。”

“这个主意不错,女孩子家学些这样的东西总是有好处的,瑶儿你自己怎么看呢?”

“既然爹爹和姐姐都是为了瑶儿着想,瑶儿又怎敢辜负姐姐的好意呢。”

“妹妹,其实要是你不愿意可以说出来的,爹爹这么疼爱你也不会怪你的,爹爹也会给你则个好夫婿的。”

“姐姐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姐姐以为瑶儿会持着爹爹对瑶儿的疼爱就胡作非为了吗,瑶儿也认为学些东西对女孩子有好处,那么只能麻烦姐姐为瑶儿去挑选夫子了。”

哼,装什么可怜,难道你不是持着爹爹对你的疼爱就肆意妄为了吗,从小我喜欢的玩具你就喜欢抢,然后爹爹就会对我说,月儿,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这个给妹妹号码,爹爹再送你其他的。爹爹你部会知道月儿放不下的不是玩具而是放不下去对比你曾经和现在对我的疼爱。

既然你自己也想学,那么我就如你所愿,可是到时候不要哭哦,自己别恨自己太笨,千万要忍下去。不然爹爹恐怕也会觉得你很娇生惯养了吧,哈哈哈哈。。。。。

次日清晨,我还未从梦中清醒,房外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玉儿,你家小姐呢,不会还没起床吧。”

“大小姐,现在这么早你怎么就过来了,我家小姐昨夜睡得比较晚现在恐怕还在睡吧。”

“那你快去喊你小姐起床,教书的先生都来了,难道还要先生等她吗?”

玉儿刚打算进来喊我,我已经来到了门口,看到了姐姐站在苑里的紫红色花架上,盈盈而立,鸡蛋般嫩白光滑的波光潋滟的眸子顾盼生辉,端庄而不失妩媚,美艳而不失高雅,挺鼻樱唇,乌黑的头发挽成流云髻,斜插着紫玉凤凰簪,身着淡红色半臂,下着乳白色齐胸白绫襦裙,红色的梅花丝绦垂坠而下,,装扮素雅而不失清淡,眉目身量大体完全张开,是个十足的没人胚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