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最新章节 主角叫凌伊璃慕容淳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聆听雨声 2019-02-11 21:47:20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最新章节 主角叫凌伊璃慕容淳的小说最新章节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即可阅读全文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小说简介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书写得不错,不过对女性描述会少了点,情节如果再跌宕起伏一点就更精彩了!而且如果每章的字数多点就好了!!还是非常支持的!已经每天都投票了!加油!。火爆新书《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由杨火火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伊璃慕容淳,内容主要讲述:“小姐,那快换衣服吧,我也去换了。”雪落把准备好了的罩衫靴子整齐的放在她的面前,乐颠颠的跑出去了。看得出,雪落的期待绝对不少于她。每一次心烦气躁时,伊璃都会跑出香间坊,去逛街,会去凤城城外的梅山看山花。主角叫凌伊璃慕容淳的小说叫《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杨火火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从青楼到舞娘,再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一舞倾城,且看傲娇公主玩转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攥紧的拳慢慢的松开,手心的汗吹的风干,终于进来了,当所有的紧张悄悄退去,伊璃总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

这睿祥棋馆的棋赛上,也许她是第一个进来的女人吧。

进得门来,四处瞧着,这棋馆竟是真的特别。

棋馆的布局不同于普通的四合院,门口有一间小屋,似乎是用来登记的。然后是一排排的棋屋,一间间,每一间都是独立的,宫白的纱掩了上弦的明月窗,紫檀木的门悄敞着,似乎在迎接着你的到来。

屋檐半卷而回曲,檐角尖尖而翘,暗红的瓦染了青苔,只让这棋室增了一份自然的唯美。

每一栋的棋屋间是一排整齐划一的梧桐树,花开了满树,也依旧落了满地的粉。

想这睿祥的老板一定是极爱梧桐之人。

喜欢一种花,就一定有它的意义之所在。

或是因为梧桐的高洁美好,或是为了它枝繁叶茂间忠贞于爱情的那份坚韧吧。

高雅而清幽之所,此处对弈,实为天上人间的感觉。

伊璃极爱。

棋屋共十二排,一至三排为梅的一组,四至六排为竹的一组,七至九排为兰的一组,最后三排为菊的一组。

破了残局之人,进了棋馆,四个人,按照先后顺序,先进的为梅组,然后依次为竹、兰和菊。

之后,再四个人也按此顺序分组。

伊璃与子淳是一同进来的,伊璃为兰,子淳为竹。

胜则留,败则出。

截止到下午酉时,棋馆就只许出不许进了,届时解残局的棚子也要撤了。

“一尘,晚上见。”子淳相信两人皆可以撑到晚上,到时候,梅竹兰菊四组对抗,他与她也许会有一次颠峰的对决。

“好。”伊璃也自信满满,少年的得意已使她早忘了对娘的承诺,与娘一起的晚饭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没有销烟,没有战火,但棋屋中的厮杀之猛烈绝不少过战马嘶鸣的沙场。

将对帅,象相守城,士仕辅之,兵对卒,军马炮,三个时辰的较量,直杀的天昏地暗,日无光,转眼夜已悄临。

伊璃依旧坐守她的疆域城池,或执红或执黑,巾帼不让须眉,出出进进的棋者已数不清,快棋,容不得你想太多,但每一步必须心思缜密,稳与准,方能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她无暇想其它,甚至也不知道子淳的战果如何,或守阵或出局,一切皆未知。一路而来的两个人,总希望可以一起笑到最后。

雪落一直贴身侍候着她,偶尔会心一笑,她会感谢子淳,是他带着她进了棋馆。

终于,门外已再没了挑战对弈之人。

起身,腿酸酸的麻。

天下已定。

梅派为一中年的男子吴宇雄。

菊派是一老翁,白发飘然,豪气万千。

竹派果真为子淳,衣袂斜扬的他立在梧桐树下,远远的凝望着她的方向。

走近前,子淳握了握伊璃的手,眨眼松开,没有言语,只有一份鼓励一份激赏。

梅与竹,兰与菊。

吴宇雄对阵子淳,伊璃则对阵老翁。

炮至象位,起马,出车,拱卒,执黑子,伊璃沉稳出击,老翁轻巧应对,改守为攻,招招紧迫,似乎险象环生,却被伊璃轻轻化解,一对一的对弈,必须全身心的投入。

另一方棋盘上,子淳已获胜,两人转而观战伊璃与老翁的厮杀。

棋馆外,依稀听得数不清的掌声和尖叫。

白篷布上,伊璃的黑子一招一招的落在棋盘上。

天井内,星空下月光洒下幽幽的银光,老翁的车倾巢而出,伊璃远战,飞炮而将,车挡,炮退象眼,老翁走帅解炮阵,你来我往,眼见棋盘上胜负已分。

突见老翁出奇招,马吃兵,将吃马,老翁炮将,右中为象已无退路,伊璃已败。

棋高一筹,伊璃佩服的有礼一揖。

子淳轻拍伊璃的肩,“胜败乃兵家常事,探花的一战必须要攻中带守,太强势的进攻反而疏漏了防守,这样得不偿失。”

伊璃点头。

子淳已一语道中她输棋的缘由。

探花之争,即伊璃与吴宇雄的一场棋盘上的比拼。

招招惊险,环环紧迫。

终于,伊璃胜了。

探花,一千金,这是她人生中赚得的第一桶金。

松了一口气时,突然,她想起早上就答应娘要一起吃晚饭来着,娘一定等急了吧。

此时,真的很晚了。

“子淳,我要走了。”匆匆道别,不能再让娘担心了。她甚至来不及去拿那一千金的奖金。

“等等,还有最后一场呢,你不想知道结果吗?”他希望她可以陪他笑到最后。

“不行,我真的要走了。”站在一旁的雪落也有些急了,她们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家过。

“一尘,我去哪里找你?”子淳看到她的坚决,忽然想到他甚至连她的家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一日之后,梅山再见。”

伊璃说着,已与雪落一起消失在棋馆的门廊间。

来不及追,子淳还有一场棋赛。

萍水相逢,偶然的一遇,一日后的相约,必是那青山绿水间的期待。

《爱妃在上:邪王请自重》 第3章 小偷 免费试读

“小姐,那快换衣服吧,我也去换了。”雪落把准备好了的罩衫靴子整齐的放在她的面前,乐颠颠的跑出去了。

看得出,雪落的期待绝对不少于她。

每一次心烦气躁时,伊璃都会跑出香间坊,去逛街,会去凤城城外的梅山看山花看野草看漫山的无限清幽,而雪落会陪着她一起疯一起笑。

一个小丫头,呆在一起久了,自然就通了心气,明里是丫头,实则比姐妹还亲。

出来多了,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比香间坊要阳光灿烂的多了。

……

收起心思,伊璃利落的换好了一身淡青的罩衫,绾好了发,望着镜中着男装的俊美容颜,竟是意气风发,英姿飒爽,这样的面容不知要迷倒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了。

推开了房门,雪落已经等在了门外。

一主一仆,一个‘少爷’一个‘小厮’,一前一后,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暖香阁。

伊璃看到娘立在门口的梧桐树下,正望着那心形的叶子和黄绿色的小花怔怔的出神。

她拉着雪落以手示意只轻轻的走,只想躲过娘,让娘知道她又跑出去玩,不知要增多少的担心。

才走两步,娘已然转身,手里绞着一片梧桐的叶子,幽幽道,“伊璃,要早点回来呀。”

伊璃望着娘,她知道娘是无奈的,娘知道此刻即使留住了她一时,她还是会寻着机会再跑出去,这么些年,没有谁比娘更了解她。

“娘,放心,晚饭前我一定回来。”陪着娘一起吃晚饭,是伊璃多年不改的好习惯。

娘拿着一块碎银子放在她的手上,“去吃些东西,别饿着了。”

伊璃收了银子点了点头,经过了娘的身边,转眼出了暖香阁,她知道娘还在望着她的背影。

奶娘说男装的她象极了娘经常痴望的那幅画中的男子。

那是爹吧,却除了娘,没有人知道。

她见过那画,有一次娘睡着了,画摊在桌子上,她望着画中的男子俊美邪魅,而她居然有五分象他,尤其是她的鼻子,鹰钩一样的绝对不是娘的再版,象极了画中了那个他。

娘不说,她也知道,那就是她爹。

娘总是默默的倚栏而望,仿佛是要望断满天的云彩,望断曲转回廊间的悠长古道。

只有她知道,娘其实是盼望着那条路上爹的白马车会突然的出现吧。

相思红豆,红豆想思。

女人的心是水做的骨肉,娘的心苦楚而酸麻。

娘是被采摘的女人花,无人观赏,她只会慢慢老去。

她的出身,她不怨娘。

她宁愿凄清的走过一生,也不要与不爱的人相守一世。

出了暖香阁,就到了香间坊的正院,天井里一片的宁静,姑娘们尚在梦乡里酣睡,那古老的榕树落了一地的叶子,淡淡的微风吹了叶子轻轻的在地上滚落着,此时的香间坊比起多年前似乎冷清了许多。

守门的小厮低了头即是行礼又是打着招呼,香间坊是娘的,也就是她的,她是小姐,更是主人。

进了街口的凤香店,正卖着早点的吴大娘就迎了来,伊璃她是认得的,也知道是姑娘家,却从不对外人说起,老顾客了,伊璃买东西总是多给一份的钱,说是赏的,赏他们老两口的好人缘。

夫妻两个的店,无儿无女的,伊璃的柔和总让人如沐春风,清淡了一份富家小姐的压迫感,虽然她的出身不是光彩,但那一份由内而外的贵气却是谁也夺不去的。

雪落总是随着她一路来一路去的,调皮的性子笑嘻嘻的模样也更讨喜。

伊璃常说哪一天这丫头不愿随着她了,就把她卖了给老两口儿,她无父无母的,也算是各自都享了天伦了。

雪落总是呵呵笑着,不吭声,这样的卖法,她一百个愿意吧,就是舍不得离了伊璃。

买了两个刚出笼的馒头,浓浓甜甜的豆浆,香香的吃完了,人暖暖的舒服。

打了招呼出了凤香店,伊璃拿着雪落买给她的小糖人,一路走一路品尝着它的甜。

男人的装,女人的心性,知道了她是女人又如何,她依旧只做她的凌伊璃。

雪落远远的落在后面,东瞅瞅西看看,今天的凤城好热闹呢,卖杂货的,卖水果的,写信的,算卦的,好不风光。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一路走在人群中,仿佛自已就是一粒细沙,淹没在红尘之中,一份孤寂将她的影子落寞的斜扬在街路上。

“站住。抓住他。”猛听得这声音,她唬了一跳。

怎么了?

正要回头,一个人影从她身边飞快的跑过。

伊璃想也不想的扯住他的衣角。

一扯。

一拽。

一个小男孩泥鳅一样的将衣衫脱落在地,依旧如风一般的飞跑而去。

“小偷。”这声音真真切切的钻进她的耳朵。

伊璃反射性的弯了长腿,一伸一勾再一弯,那一气呵成的曼妙的身姿果真让男孩仰倒了。

那是健舞中的一记腿功,却不曾想急切间竟被她使了出来。

舞,除了美,原来还可防身。

一个青衣小童从她的身后如飞般的走到男孩身边,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东西拿来。”丢了东西,大抵都是气愤的吧,他的口气实在是说不上好。

“我没拿。”小男孩倔强的不承认。

伊璃望着那衣衫褴褛的小男孩,突然有些不舍,穷人家的孩子啊,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再不还我,就打断你的腿。”小童踩在男孩身上的脚突然加重了力气,惹得男孩咬紧了牙关,血丝从嘴角滑落,男孩却无一声的哼叫。

够硬。

“小姐,快走吧。”是雪落追了来催促她赶紧赶路。

伊璃回转身正欲与雪落说着话,却一头撞在一团香气环绕的胸膛上,那香气不似香间坊的脂粉香,而是香薰久了人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的一种香气。

沉香,那是印度的一种香,清心、养性。

这香,不是寻常人家可得的东西,伊璃也曾用过一时,那是香间坊的花魁舞娘秦羽裳赠她的,一点点而已,用了没多久就没了。

这人,似乎有些不等闲之。

伊璃恍然抬首,不期然的对上了一双湛蓝眼瞳,望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探究。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