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叶子皓叶青凰[农门凰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绿野 2019-02-09 15:54:13

主角叫叶子皓叶青凰[农门凰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农门凰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农门凰女 即可阅读全文

《农门凰女》小说简介

搞笑而不庸俗,并且塑造人物很成功,《农门凰女》很真实,不像别的小说主人公那么极端。。主角叫叶子皓叶青凰的小说叫做《农门凰女》,它的作者是白羽凤麟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八王山下叶家村,炊烟袅袅。叶青凰一路忍痛总算走回到家中,还没进门就听见厨房里姐姐叶青霞的大嗓门。“我敢肯定!她一定在哪儿偷懒呢!饭熟了肯定回来!”叶青凰顿下脚步,扭头看了看一路被拖去许多细碎枝叶的大树。主角叫叶子皓叶青凰的小说是《农门凰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羽凤麟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悲摧穿越成婴儿,好不容易长大了,还没人说亲?现成的竹马夫君等在这里!“凰儿,你是我们叶家童养媳,你大哥、二哥没娶你,堂哥娶你!”叶子皓背着叶青凰满心欢喜,“以后只疼你!”他是村里最年轻的秀才,背负不孝

精彩章节试读:

叶青凰很自然地趴在堂哥背上,拿着窝头伸到前边,让叶子皓一口一口咬着,说着闲话。

一路辛苦,当太阳高高挂上天空时,他们也来到了镇上,叶青凰就要下来自己走。

“别动,先去医馆看看脚,别伤着骨头才好。”叶子皓却不放人。

“不用了堂哥,昨天下午爹去药庐还钱时,有帮我买药酒回来搽,六爷爷说搽个两三回就好了,只是要多休息。”

叶青凰连忙解释,还将裤管拉起,让堂哥闻到药酒的味道,证明她没撒谎。

若不是今天要到镇上来,也不会把脚走疼了。

可后来一路都是堂哥背的,现在好多了。

“那好吧,我们先去衙门办正事,之后去吃馄饨,吃饱了我再陪你四处逛逛,下午咱们就回去。”

叶子皓蹲下检查了叶青凰的脚伤,确实没有他想像的那么严重,也就放心了。

到县丞衙门报名获得参加院试资格后,叶子皓就带着叶青凰去了老字号的馄饨摊。

馄饨分三种馅,全素的、混肉的、全肉的。

自然全肉的最贵,一碗就要十文钱。

但叶子皓却要了两碗全肉馄饨,看得叶青凰两眼放光,却又有些不安。

“吃吧,真亏你瘦不啦叽这些年也长大了。”叶子皓却故意调侃她。

“……”叶青凰一阵脸红,只是在外面也不好争辩。

她默默端起碗先小心地喝了一口汤,再舀了一颗馄饨放入口中慢慢吃着,心情很好。

自娘去世后,她已经三年没来过镇上了,就是平日攒些小绣品,也是交给姐姐一起卖到绣庄。

姐姐总说她绣得太丑,还要被连累让绣庄林娘子嘲笑,给一两文钱算熟客关照了。

她不是傻子,她是带着二十年现代记忆穿越过来的,自然明白有人私吞她的劳动成果了。

但她只能装傻,谁让她在三年前被家里人发现不是亲生的呢。

这事本来只有爹娘知道,毕竟她是在襁褓时被人放到爹娘走贩的箩筐里的。

三年前娘病重时曾叮嘱爹,不能因为她不是亲生的,就不给好好找个婆家,毕竟养了十二年,是有感情的。

结果爹娘这翻私谈被姐姐偷听到了,转身就告诉了大嫂,大嫂再告诉大哥,一天之内全家老少都知道了。

再经过叶老太太那一嗓子,附近邻居、二房、三房也全都知道了。

她是叶家养女,是叶重义夫妇当年抱养的孤女。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娘去世之后要守孝三年,她们姐妹说亲就给耽搁了。

但姐姐说就算要嫁,也是她当姐姐的先嫁。

因此家里粗活都是她干,姐姐要做绣活攒嫁妆。

两个哥哥常年不在家,爹腿脚又不便利,家里锄地、种菜、拾柴都靠她给爹帮忙。

她就是也想做绣活赚钱,时间也有限。

这也罢了,家里欠了那么多钱没还,两个哥哥却很少往家拿钱。

就靠地里卖粮、一家老弱省吃俭用,得还到什么时候?

等她们姐妹一嫁,底下的青喜、莲儿怎么办?爹这身体如何撑得住?

不说报恩,就说这十几年父女之情,她也要想办法帮爹还债。

这也是她决定出来寻找工作机会的原因。

只有自己出来找工作,才能将赚到的钱全部拿在手中,堂堂正正交给爹还债。

吃完馄饨,叶青凰就要去寻找工作机会,叶子皓却拉住她。

“你盲目寻找,能找到什么活儿?听我一句,你的绣工不差,毕竟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能差哪儿去。”

叶青凰愣住,对呀,娘可没说过她绣得不好。

她就比姐姐小一岁,俩人是八年前同一天开始拿针学绣花的。

这么一想,她的心情也雀跃起来,劲头十足地拉着堂哥去找平日有卖过绣品的“紫蝶绣庄”。

紫蝶绣庄是一个叫林小蝶的女子开的,大家都叫她林娘子。

林娘子三十出头年纪,但保养得体看上去顶多二十来岁。

听说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弃妇,带着十二岁女儿相依为命,没有再嫁。

叶青凰对她了解不多,都是听姐姐说的闲话。

很快找到西市大街上的紫蝶绣庄。

正好有几位妇人在挑选春衫的花样子,他们便在铺子里随意地打量起来。

这里的绣品有大有小,绣工和绣布也有粗劣之分,价钱自然也会天差地别。

林娘子很快做完生意,就过来招呼叶青凰,却打量了叶子皓一眼。

叶子皓是书生装扮,却陪着女子来逛绣庄,自然惹人思量。

“林娘子好,我们兄妹是从叶家村来的,想打听一下这样的绣品能收多少钱一幅。”

叶青凰简单说明来历便直奔主题,她没有先问这样的绣品能卖多少钱。

人家没明码标价,这价钱怕就是看人喊价的。

若她只是打听行情也可以问问。

但她以后要来卖绣品的,若让林娘子认出来,会觉得她太奸诈,会惹人不喜的。

“先看绣工如何,再看绣面质量,不同大小和用色数量、勾图新意、复杂程度,价钱都是不同的。”

林娘子知道他们来历后便笑了笑,态度好了很多。

她和叶家村许多人有合作,对那村子里的妇人、闺女印象还是不错的。

只是好奇竟然没见过眼前的姑娘。

但她好说话,立刻就拿了几幅不同的绣品说了收货价钱。

叶青凰又指着和自己绣过差不多大小、花式的帕子问价。

“这种帕子虽然花色简单,但胜在新意,若料子不太差,能给三文钱,若是花式再精巧一点,少说能收到五文,八文甚至十文都有可能。”

“还有这种扇面,以这同样的质量来说,最少八文钱,最高十五文,不过要看样式,不是铁板钉钉的事儿。”

“若有能力绣更大绣面的,价钱也高得多,你们村也有人绣三两左右的座屏,我这儿有个开价五两的座屏,却至今无人能绣。”

林娘子见这姑娘来问价却什么也没拿,心里有些好奇,价格也报得宽松,真要拿绣品来了,总要压个一两文的。

但这样的价钱已经很让叶青凰心动了。

因为以往她几幅帕子交给姐姐,最后也只拿到三五文钱,到底被昧走多少,她自己也不清楚。

《农门凰女》 第2章 上交银两 免费试读

八王山下叶家村,炊烟袅袅。

叶青凰一路忍痛总算走回到家中,还没进门就听见厨房里姐姐叶青霞的大嗓门。

“我敢肯定!她一定在哪儿偷懒呢!饭熟了肯定回来!”

叶青凰顿下脚步,扭头看了看一路被拖去许多细碎枝叶的大树枝,不禁拧起纤眉。

这家进还是不进?

今天上山她想找些草药卖给药庐,就走得远些。

结果草药没采,发现了那株山参……

虽说赚了十两,但也摔得不轻,脚还受伤了,一路走回来自然费了些时间。

“凰儿回来了!让你去拾柴,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叶重义拄着拐杖从堂屋出来,看见叶青凰便埋怨了一句,眉宇间隐去了刚才的担心。

叶青凰无可回避,只得推开篱笆院门。

将大树枝小心举起再翻倒在另一头,就进了院子。

“你的脚怎么了?快给爹看看!”

叶重义很快注意到叶青凰走路不正常,立刻拄着拐杖走向她。

“爹,我没事,就是在山里弄这根大树枝时摔了一下,崴着了。”

叶青凰连忙微笑着安慰爹爹。

这个家里也就爹爹还将她当闺女疼着。

“哟,可算是回来了,要等你的柴生火,这一锅饭得明天才熟了。”

叶青霞从厨房走出来,阴阳怪气地看着院子里的人。

“姐,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是脚崴了,是能回来早些。”

叶青凰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哼,这要是故意的还得了,真得等明天了不成。”

叶青霞却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但也没说什么了。

“爹,我在快下山的时候遇见一个迷路的人,我给他指了路,他给了我五两银子赏钱,没想到是个出手阔绰的有钱人。”

叶青凰在爹的帮助下把柴放好,就摸出一锭银子,解释着银子来源。

当然她不敢说卖野山参的事,更不敢说为了那株野山参,她差点把自己摔死,爹会打她的吧。

反正王下村在八王山另一头,远着呢。

野山参也不是随便就遇得到的,她又不是专业采参客,对方也不会跑来找她。

但银子肯定是要想办法拿出来给爹的。

爹这两年风湿严重、腿脚不好连走路都要拄拐杖,加上娘当年生病用药,还有两个哥哥娶媳妇,家里欠了不少债务。

大哥、二哥虽然成亲了,却不愿意往公帐上添银子,家里日子并不好过。

今天她上交银两,能给爹的担子减轻不少。

“凰儿,真的是迷路客人给的?”叶重义却一脸猜疑,“不是客人掉的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不禁皱眉,但又想凰儿平日老实本份,断然不会昧下别人的钱财才是。

“爹,你想哪儿去了。”叶青凰一脸委屈地解释。

“银子是人家随手打赏的,我只是没拒绝而已。”

这也是她只拿出五两的原因,十两太难解释了。

“或许爹觉得我这么做是贪小便宜,但这钱在咱们家不少,在别人手中根本不会在意。”

叶青凰解释之余也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问题。

他们叶家很缺钱。

叶重义年轻时在外走贩,自然明白五两银子对于农家人是不少,但对于镇上人根本不算多。

“知道了,这钱爹先收着。”

叶重义沉默了一下,决定先把银子收起来,若是过一阵没人来寻,再拿去还债。

然而这事偏就让出来催要柴禾的叶青霞听见了,心里很不痛快,转身就说给了奶奶听。

叶老太太正在炒菜,听大孙女说二孙女给了五两银子给她爹,立刻就将锅铲往灶台上一拍,大步走出厨房。

“怎么!这家里难道不是我老婆子管家?”

“这家里公帐难道不是我老婆子在算?”

“怎么有银子要藏起来不给我老婆子看见哪!”

叶老太太两手叉腰就嚷开了。

“……”叶青凰拿了柴刀正要将树枝打下来,听见奶奶这一嗓子不禁傻眼。

“娘,这钱要用来还债的,过阵子我先把老二家的三两银和药庐的二两银还掉,还有岳丈家的五两八吊没还呢,还有老三家的两吊,还有……”

叶重义还没数完都欠了谁的债,就听叶老太太一声吼。

“先把老二家和老三家的还掉!剩下的银子给老娘买油盐酱醋,都不够吃了!这一家老小不用吃饭哪!”

“你是不是以为只要种了麦子就能自己变成饭吃进肚子呀!真是不当家不知油盐贵!”

老太太这一嗓子可真是急坏了叶重义,嘴唇颤了颤,正要开口。

“奶奶,我正好明天要去镇上看看有没有做工机会,村里的油盐太贵,又不到集日,不然我从镇上带回来吧。”

叶青凰也意识到银子惹的祸,立刻开口。

“也行!油五斤!盐和酱醋各一斤!家里鸡蛋还没攒够数,你先去镇上打听打听现在卖多少钱!”

叶老太太却是爽快地答应了,这些也要不少钱了,但她不会拿一个子儿。

“凰儿,爹现在就去还钱,再给你一吊……”

叶重义想着这银子是整的,娘光听听就来事,可别夜长梦多,还是先尽着还吧。

“爹,先把药庐的二两银还清,再给二叔家还二两八吊,剩下两吊下次再还,再给三叔家还一吊五十文,欠五十文下次还。”

叶青凰把爹拉到离厨房远些的地方悄悄说着还钱的方式。

“若奶奶问为何三叔家还有五十文不还,就说拿去买油盐酱醋了。”

“好,就这么办。”叶重义见女儿这么安排不由轻声一笑。

他是走贩,最擅长的就是算小帐,哪里不明白这其中的诀窍?

最后还是将他欠得最重的两笔帐还掉了,三两银和两吊钱的差别,老二家自然也会划算,而老三……

老太太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叶重义顾不上吃饭先去药庐还钱。

原来他还想着先放一段时间怕有人找上门来,可现在不用不行了。

留下来也会被娘拿去公帐,再三两下一扒啦,这钱很快就没了。

当娘的偏心幼子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但娘当着他的家,在他欠了那么多债的情况下,还能将公帐上的钱不时转到老三家去。

他真是要很大的忍耐心,才不至于气到吐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