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夫婿]免费试读 主角叫付晓楼张书林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踏花游湖 2019-07-23 18:40:53

[夫婿]免费试读 主角叫付晓楼张书林的小说免费试读

《夫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夫婿 即可阅读全文

《夫婿》小说简介

《夫婿》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小说主人公是付晓楼张书林的小说叫《夫婿》,它的作者是木听风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五章春心萌动付家的院落很多。每一个成年的子弟,都能够分到属于自己的一处院落。付晓楼现在也是付家的掌舵人之一,当然也能够有着一处不错的院落。这个院落,一栋二层小楼。张书林清醒之后,一直住在二楼。至于楼。主角是付晓楼张书林的小说叫做《夫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木听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尼玛,肿么回事,穿越了!夫妻情还是姐妹情,穿越后竟然要装扮成伪男,身份本来就尴尬的她,竟然还成为了别人的上门女婿。她原本想要平凡生活,既然穿越了,就静静的生活吧。但是男人竟然这样子可恶,欺负她的女人,叔叔婶婶的,不可忍,就让小女子将这些男人踩在脚下吧!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付家有女初长成

“书林,我刚刚只是因为生气,没有想过不兑现承诺。”

看着眼前生气的张书林,付中云小声的嘀咕道。

“你生气就可以打人了?”

“打人?”

付中云看着张书林那漆黑的瞳孔当中,散发出冰冷的寒意,心中有了一丝惧怕。这个时候,付中云好像意识到了自己什么地方惹到张书林了,他不应该去打小金。

“姑爷,你别为了小金和三少爷生气了。”小金被忽然打过来的一巴掌,也是一愣,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巴掌被姑爷接住了。但是紧接着看到姑爷竟然为了自己和三少爷发火,让小金感动的同时,为姑爷冲动担心起来。

张书林毕竟只是付家的夫婿,这个付三少可是实打实的付家公子哥。就是在江陵城,也是排的上号的纨绔公子。对付家三少,小金有的只是惧怕。就是这样子的人物,自家软弱的姑爷竟然敢得罪,以后怎么会有好日子过。

在富贵的家庭当中,主人打骂奴仆,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小金是张书林的贴身丫鬟,付中云打小金,有点不给张书林面子。但是张书林用不着为了一个丫鬟和付三少动怒、发火。

此时的小金拉着张书林的胳膊,委屈的眼泪在眼睛当中打转,小眼睛红红的。

野马一般的付中云强自按捺住内心的狂躁,声音憋得粗嘎:“我不会食言的,书林,你说,你要我做什么?”

张书林道:“你先回去吧,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就是了。”

此时的张书林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重了,这里毕竟是古代,尊卑有别。刚刚的付中云打小金,在张书林看来是对小金的不尊重。但按照这里的制度来说,也不是不可原谅的。可能自己把问题看得严重了。

回去的路上,付中云一直在想,自己手中的珍本书籍张书林是什么时候看过的。他怎么会有这本书?不搞明白这件事,他心中一直有着一道梗。但他又不能直接跑去找岳公咨询他这本书给谁看过,岳公怎么说也是他付中云的长辈,和长辈探讨这样子书籍,明显有些不妥。而且这本书是自己偷来的。

付中云觉得张书林病好了之后,像似变了个人,言谈语气有种不怒而屈人之势,让他不敢轻慢。同时,张书林也成为了日后付中云重视的对象。

由于付三少的出现,让原本想出去散心的张书林没了兴趣。重新的返回自己的房间。小金跟着后面,将房门紧闭。好像怕了付三少重新返回找茬。

此时,张书林已经从一旁的书架子上拿出了一些宣纸,开始了每天的乐趣。一直被憋屈在房间当中,没有网络电视的时代,可能空闲时候,练练字,是很不错的休闲方式。

张书林现在的字就很劣,以前的张书林贪玩,没怎么练字,现代的西木木钢笔字倒是写得不错,毛笔几乎没摸过,所以必须练字,不求出类拔萃,总要中规中矩,不能让人一看到字就皱眉,字是人的脸,不求漂亮,但不能让人一见生厌。

写了一会,发觉无趣。张书林又重新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绵绵细雨,想着自己的心思。小金则去整理桌子上的宣纸。

小金其实都有学过诗文算数,每每整理姑爷写的宣纸的时候,总是被纸张上的句子吸引,

“雨色秋来寒......对潇潇暮雨洒......秋风吹白波......”

虽然小金不知道这上面写的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但给小金的感觉,这几句话绝对不简单,有点像诗,也可能是少爷没填完整的词。再加上这几天姑爷的表现,以及刚刚怒斥付三少。更让小金觉得自家的姑爷了不起。

小金并没有按照张书林的要求,将这些写过的宣纸烧了,这些留有张书林字迹的宣纸反倒是被小金珍藏了起来。

对于这些东西,张书林也防备着一手。每一首诗只写了一句话,要是张书林平时练个字,都能够写出诗词来,还不惊动江陵城,到时候每一个人不会把他当才子看,反倒是把他当妖精给收了。

大元重文轻武,好的诗词,锦绣文章,广被流传。

一连几天,秋雨下个不停,张书林也没有急着往外跑。没事的时候,他照样练练字,看看书,打发时间。也就是到了古代,才真正的让张书林按下心来,学习一些知识。同时也对自己的前世进行反思。

自己前世很牛叉,但是再怎么牛叉,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架不住人多。

成天的活在算计和被算计当中。她喜欢炒股,不是因为炒股能够让她赚很多很多的钱,而是一种感觉,占有欲,赢了还想继续赢下去,占有欲被进一步的满足感。

这样子的生活让她沉迷,成天活在布局和被布局当中,有着赢了的**,也有输了的惆怅。她累了,死亡告诉她,要放下很多东西。

正在想着,忽然在前院传来喧闹的声音。一个小丫头,**的脸蛋红彤彤的,一路小跑过来,“姑爷,小姐回来了!”

张书林心想着,自己的这个老婆总算是回来了。也不能因为自己倒插门,而把她给逼走,连自己的家都不要了。在结婚当天躲开,十来天的时间,给自己下马威,也应该够了。即使是两个人之间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做做样子还是要的。

这位大小姐这样子强势,不就是为了让她看清楚形势,看清楚自己在付家的地位。要是以前的张书林,或许他会有点想法,但估计也不敢发作。不过是一名穷酸秀才。对于现在的张书林,根本就没有什么抱怨。即使这个付大小姐永远不待见她,才是她愿意见到的。

付大小姐回来,身边跟随着的除了丫鬟之外,还有着几位兄弟。毕竟现在付小姐可是掌管着付家的一部分生意,手中可是有着经济管理权。而这些兄弟的一些开销很大。这个时候讨好了付晓楼,在往后的日子,可以从付晓楼这里混点甜头未尝不可。

被围在中间的女子,年纪其实不过十六来岁,穿着打扮虽然朴素,并没有千金小姐的那种高调,清丽雅致的瓜子脸,秀眉如黛,气质也是极为出众,远远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身影,便给人一种淡淡如水墨般的感觉。

当看到张书林和小金站在一旁,将身上的披风给一旁的丫鬟,目光在张书林的脸上审视了一遍,随后微微俯身,远远的说道:“夫君!”

整个人的神情自然,并没有在新婚当天逃婚的假象。自然的走过来挽住张书林的胳膊。随后才笑着转向其他人,道:“这次我从界碑回来,带了一些当地的特产,过一会让丫鬟给几位兄长送进各位家中!”

当听到付晓楼所说的话之后,几位付晓楼的兄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每一个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就纷纷离开了。

看着这些人走开,付晓楼带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厌烦,但很快就被笑容掩盖。

这女人长得很美。有着江南女孩子的柔弱气息,方才的一番行事,虽然有着内在的强势,但这种如书卷,如眉黛般的气息完美的融合,说话与行事,从客观的角度来说,已经符合了职场白领的水准。

就是张书林这样子过来人看来,有些细节做的还不是很完美。真正厉害的,在人前人后,都看不出来任何瑕疵。

待外人走开,原本挽着张书林的手也自然的放了下来。一路上对张书林关心的话语,实则保持距离的问候。

“相公伤势好了没?最近就不要外出了。在家好好养伤。要是有什么事情,就使唤小金,她是你的贴身奴婢,吩咐她就可以了。”

《夫婿》 第五章 春心萌动 免费试读

第五章春心萌动

付家的院落很多。每一个成年的子弟,都能够分到属于自己的一处院落。付晓楼现在也是付家的掌舵人之一,当然也能够有着一处不错的院落。

这个院落,一栋二层小楼。

张书林清醒之后,一直住在二楼。至于楼下,一直没去过。楼下应该是付晓楼原来的闺房。

此时,走到这边,付晓楼向着张书林一俯身,算是告别,然后带着奴婢走进了房间,将房门紧闭。

从现在的状态来看,在短时间,或者更长的一段时间,张书林可以清闲了,不需要考虑应付自己身份上的事情。家族当中的争斗,也赖不上自己,走不走,现在不急。

另一边,付晓楼走进了自己的闺房。

因为结婚所选的房间在二层,付晓楼以前的闺房没用上。原本是要将其中的东西收拾好的。后来由于忙着结婚事情,也就没有动。

现在的付晓楼刚刚回来,就直接住进来了。

房间当中,处处体现出小女生的春闺,绿色的纱窗,化妆镜前的各种小饰品。和想象中的付小姐的房间,有着格格不入的感觉。毕竟付晓楼给人强势感。小女生的闺房装扮,可是显示出她的女性化了。

坐在化妆台前的付晓楼,看着还站在院子当中欣赏花草的张书林,微微叹了口气,将窗户关上。

不一会,跟随着付晓楼的小丫鬟,端着一盆水走进了房间。将热毛巾递给付晓楼。

“他最近怎么样?”

“姑爷刚刚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好像傻了一样。嘴里说着很奇怪的话语,让人难以费解!最近伤势可能已经恢复了,也不再说什么怪话了!”小丫头努努嘴,道。

“都说了什么?”

“老娘死也不要......因为说话怪异,也没大记住。”

“让小金照顾好,平时多关注一下姑爷,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禀报。”

“对了,姑爷好像不记事了!”

“他忘记了什么事情?”

“也没有什么,就是最近总是打听府里的老爷,少爷们的名字、习惯。还有就是关注小姐你了!嘻嘻!”

当说到关注她自己的时候,付晓楼的脸色有点冷淡,将手中的毛巾递给了丫鬟。

“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姑爷现在已经没有开始的脾气了。见了谁都是很客气!”

“什么?”

当听到丫鬟说姑爷很客气的时候,付晓楼的眉头微微动了动。

当初之所以选择张书林,除了因为张家和付家世代交好,就是张书林性格比较软弱,老实,自己能够驾驭住。

她也派人调查过张书林在付家的各方面的表现。虽然书读的不错,也考了个秀才,但是诗词歌赋没有建树。有着读书人的孤傲。为人相处,喜欢争执。最后还是被强势的人压制住。本事没有,脾气很大。

当听说让他嫁入付家的时候,这个人脾气还真的很大,感觉好像丢了他祖上的脸似的。最后还是被爷爷给压制住了。要说她软弱,付晓楼相信,要说他客气,付晓楼可不信。估计是被人打了一顿,现在态度转变了。这样也好,有的时候,付晓楼还挺为张书林担心的。

“既然脾气更改了也好,安安分分的,在付家也能保他衣食无忧。他现在心里应该已经想清楚了。”她叹了口气,“你们几个,要对姑爷恭敬点,我和姑爷之间的事情,不准在外面嚼舌根子,就是在老爷面前也不准说。只要姑爷不做出有损我付家名声的事情,他永远都是我夫君。”

有时候,女孩子都是喜欢憧憬自己的未来,将自己的未来的生活想的多么的美好。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在命运之前,很难更改。她在女人中,还算是好的。她也考虑过自己的婚姻,要是和张书林相处还算融洽,可以考虑将来生个一儿半女的......

“对了,那个将姑爷打伤的人查出来没有?”忽然,付晓楼原本慵懒的状态消失了,反倒是有着一股的清冷。

“好像是二少爷派人干的。”丫鬟低着脑袋,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低了很多。

“怎么可能是那个蠢货。他不过是别人的替罪羊。”付晓楼的脸上透着一丝严肃,但是一会又恢复了慵懒状态。有着女人的娇柔。

伸了伸懒腰,好像很累一般。就是坐在这里,也感觉到浑身的疲惫。可能是心累了。

看着窗外和小金交谈的张书林,心中无比的羡慕。有的时候,做女人很难,做一个没有男人依靠的女人,更难。

付晓楼有的时候也在想,要是自己有个哥哥多好,有个哥哥可以帮助父亲打理生意,自己也只是协助。自己好在江陵城当中寻找一个才子嫁了。成就一段才子佳人的故事。

付晓楼从小就像很多的男孩子一样,喜欢去私塾,去学习诗词歌赋。感觉诗词歌赋当中的那些诗句很美,自己身临其中,有着一种美妙的感受。

付晓楼自己也经常做一些诗词,但是怎么也不敢拿出来给他人欣赏。因为总是感觉自己是在附庸风雅,不是真风雅。

要是张书林也能够做出些诗词来就好了。可是他只是一个书呆子,只会死读书。这是张书林给付晓楼的直观印象。

就在付晓楼和丫鬟交谈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跟随着付晓楼身边的另一个丫鬟走了进来。

原本付晓楼身边只有一个贴身丫鬟,小金。从小就陪伴着她。她和小金之间,有的就是姐妹情,没有什么主仆尊卑。对待小金,如同亲妹妹。也正是因为招了张书林上门,才将小金派过去照顾张书林。

现在付晓楼开始全面的接管付家的生意,忙起来身边总不能缺少使唤的人。贴身丫鬟最能了解主人的心。所以付家给付晓楼又配了两个丫鬟小兰和小婉。

先开始在屋里的是小兰,而刚刚进来的是小婉。小碗脸肥嘟嘟的,很是可爱。刚刚从外面进来,好像有什么急切的事情要告知付晓楼一样,额头上都冒汗了。

“婉儿,怎么这么急切,乱了分寸。”付晓楼看着着急走进来的小碗,不禁乐了。对于自己身边的几个丫鬟,都极为的了解。小兰,属于那种稳重型的。年纪在三个丫鬟当中也最大,几年也有十五岁了。

小金属于温柔型的。服侍人方面,小金做的很体贴。也正是这样子,才将小金派去照顾张书林。今年小金才十四岁。小时候四岁就跟着付晓楼了。

小碗,属于急切型的,有的时候也是呆头呆脑的,总是小迷糊。就是这样子,给付晓楼带来了很多的快了。也是丫鬟当中最让人操心的捣蛋鬼。

“不,不是,小姐我......”小婉被付晓楼这样一说,心中急切的连话头说不出来了。小脸蛋皱的的好像汤包,小手紧紧的握着。

“呆头鹅,你把想说的话,想好了再说,不急。”小兰将手中的毛巾递过去给小碗擦擦脑门上的汗珠子,脸上尽是笑意。

“小姐,姑爷,姑爷打人了!”

“什么?打谁了?”付晓楼刚刚才听小兰说张书林最近脾气改善了很多,心中还为他高兴。没想到刚刚夸奖过他,就传出他打人事件。

“也不算打人吧!”小碗眼珠子乱转,想了一会肯定的答复道。当小碗感受到两道实质性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马上可能遭受到不公平的责罚。

小碗吐吐小舌头,煞是可爱的小摸样。开始像说书一般,将自家姑爷如何和纨绔三少赌斗的。又如何在三少的魔爪之下,解救了小金的。至于故事当中提到的金瓶梅,在场的三人都没听说过。她们也只当是岳公刚刚新著的。岳公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大才,满腹的锦绣文章。十年前的水浒,就轰动了江陵,影响了整个江南一带。更是连当今的陛下都惊动了。

在大元朝,信息极度匮乏的年代,有着水浒这样子有意思的小说,可谓是大元朝民众的一大乐事。

“岳公有了新作,我都不知道。看来我是在生意场上久了,身上全部沾染了铜臭的味道。对于诗词文章,接触的少了。”

付晓楼表情有些低落。为自己不知道一本好书而感到惭愧。有时间一定要去岳公府上讨要。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