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云夕雅燕非墨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6-17 23:47:14

[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云夕雅燕非墨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 即可阅读全文

《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小说简介

《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想象力丰富 虽然很多地方看着索然无味 但对于书龄比较高的读者来说 这是一部比较不一样的写作手法 值得追。精品小说《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是杨火火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夕雅燕非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燕非墨的身形一颤,这名字……-----------------------“刷”,燕非墨瞬间如闪电一样的冲向夕雅,眼看着他冲过来,夕雅不闪不躲,她的目的就是要离开这里,她的轻功不如他,哼,从前都是他利。完结小说《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是杨火火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夕雅燕非墨,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婚当夜,她朝他勾勾手指,巧笑倩兮:“我娶你是你的荣幸,所以,寝宫由我来定。”某王爷一脸黑线,硬生生挤出两个字:“随你。”“王爷,这是我的孩子,你既娶了我,就要全盘接收。”

精彩章节试读:

吐了一口气,燕非墨才要走人,突的,眼前什么一闪,那鱼香便扑面而来,刹时间,他的身体条件反射的迅速后移,女人却是手随人动,直直的把那鱼朝他的面门砸去,此刻,要么是鱼打在他的脸上难堪无比,要么是他吃了他才送出的那鱼。

两个选择,电光火石间,燕非墨微一张嘴,“咔”,便叼住了女人送过来的鱼。

女人拍了拍手,轻盈的落地,面容上再也没有笑意。

嗅着鱼香,燕非墨终于记起了母妃的那句忠告,这个世上,唯女人的笑是最虚伪和带着目的的。

几个起落,女人便再也没有了踪影,只有他斜上方的野藤轻晃着告诉他,那上面,女子曾经睡过,回想她刚刚的动作,她用的似乎不是轻功,但是那速度绝对堪称超人,想这世上也只有少数的几个人才是她的对手。

悠深的山谷,虫呜鸟叫,燕非墨被困了五天了,就连那豹子的伤都好离开了,可是他,还没有离开这里。

自从那日他占了那女子的山洞以后,女子就再也没有进来过,每天都是睡在那根藤条上,无论他怎么跟她说话,她也不理他。

离开,他一定要离开这里。

安静的坐在干草上沉思着,那么高的悬崖,除非,他有很多很多的藤条,除了这个办法,他再也没有其它办法了。

雨声,就在这时传入了耳中。

下雨了。

他猛然想起了睡在外面藤条上的女子,说到底也是他占了她的窝,于是,他催促自己站起了身,就放低一回姿态吧。

夕雅人还在藤条上,上面的树叶挡着雨水,倒也没有多少雨落在她的身上,只是,她却是在颤抖着,全身冰冷,五年的病了,只要一下雨,她就会周身冰冷,如死人一样的连动一下也难。

“下来。”他来了。

夕雅嗅到了燕非墨的气息,却奈何,她根本就动不了。

倏的,那气息逼近,转眼,男人已腾空而起,几乎是光`裸的身子瞬间就落入了燕非墨的怀抱,她想挣扎,却动不了。

那年在雨中被沉了猪笼,重生后,只要一下雨,她就如同一个死人一样,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恍惚中,她被抱进了山洞,真的不喜欢他的怀抱,她恨他,她恨不得杀了他。

但是,她想孩子呀,她想离开这里,离开了,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

身子被软软的放在干草上,一件锦袍盖在了身上,很久都没有碰到这种布料的感觉了,五年了,她甚至都要忘记了穿衣服的触觉,雨天,盖着衣服真的很暖很暖,她轻轻的闭着眼睛,第一次在雨天里有了温暖的感觉。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终于醒来的时候,天已放晴,阳光透过山洞的入口斜斜的洒进来,揉了揉眼睛,她才发现这山洞里到处都是藤条,粗的细的,长的短的,却不见燕非墨,伸手撩开身上的他的衣服,他应该是洗过了,很干净,她才要扔开,就听男声道:“女人还是穿上衣服的好。”

不然,是惹男人犯罪。

《王爷别跑:快到小妾碗里来》 第12章 谁的不屑 免费试读

燕非墨的身形一颤,这名字……

-----------------------

“刷”,燕非墨瞬间如闪电一样的冲向夕雅,眼看着他冲过来,夕雅不闪不躲,她的目的就是要离开这里,她的轻功不如他,哼,从前都是他利用她,这一次,她也要利用他一回,任由他如风一样的揽着她的腰然后飞速上移,几个起掠,燕非墨一手抓住头顶那贯在峭壁上的爪钩,一手忽的落在了夕雅滑腻如脂的颈项上,低吼道:“你认识我?”

眸光一眨,她不说话,随他怎么想。

“说话。”落在她脖颈上的那只手加重了力道,而且,在慢慢加重。

夕雅沉静如画,绝美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燕非墨此时掐着颈项的人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说话。”静与吼的对峙,燕非墨却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若是她不说他便松开了她的脖子,那是不是说明是他输了?可是,很奇怪的,即使她不说她叫做云夕雅他对这女人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他想要知道有关于她的一切。

眸光一闪,夕雅还是不说话,反而,是笑了。

燕非墨脸色铁青,多年来的修养在这女人面前已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手劲继续加大,面前的女人脸色已经从红晕而转为苍白,却倔强的没有一丝妥协。

“你……”他还在加重力道,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呼吸已经困难了,夕雅还是笑,那唇角的笑意从来也没有散去,仿佛,就在等待着他给她死亡一样。

哼,死又如何,她又不是没死过。

气息真的就要没有了,身子早就已经不是她的了,若不是燕非墨的手掐着她的颈项,只怕,她早就掉回到脚下这数十丈外的山谷中了。

没有气息了,真的没有了。

她还是不说话。

蓦的,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第二次的死在燕非墨的手上的时候,他的手突然间松开了,正诧异于他为什么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忽然,唇上一湿,男人的唇就在极度危险的峭壁上不客气的压了过来。

“啊……滚……”才缓过一点气息的夕雅用尽力气的一推,可是那力道软绵绵的就象只是在挠痒痒,燕非墨丝毫未动。

但是,她终于是说话了。

还是那略带沙哑的声音,不,她不是那个墨王府的云夕雅,她不是的。

燕非墨冷冷一笑,原来,不过是一个想要挑起他兴趣的女人罢了。

这样的女人他根本不屑,唇移开,再看她的眼神里已经再也没有了刚刚的好奇心,这世上的女人都一样的,但凡是知道他地位的,无不想要成为他的女人之一,“哪来哪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那冰冷的男声,那肆意邪气的眼神,燕非墨终于又回复到了从前的那个燕非墨,夕雅微微一笑,“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我知道你是男人,大丈夫一言九鼎,你说了只要我告诉你名字你就带我上去,你可以反悔,不过,从此你就不是男人而是一块天下最臭的臭豆腐了。”满面嘲讽的看着他,她在赌,赌他的死要面子一定会带她上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