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安沁玥君莫奕的小说[毒妃:谋倾天下]最新章节

编辑:树瑶风 2019-06-17 23:39:07

主角叫安沁玥君莫奕的小说[毒妃:谋倾天下]最新章节

《毒妃:谋倾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毒妃:谋倾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毒妃:谋倾天下》小说简介

《毒妃:谋倾天下》没有像其他小说有跟风,也没有像其他小说的情感空洞,相反情感丰富。特别是人物性格刻画得很生动,搞笑情节很多,强烈推荐!!!。《毒妃:谋倾天下》是漫妖娆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毒妃:谋倾天下》精彩节选:最毒妇人心,不过尔尔。安沁玥早已料到,叶佩琪断不会如此就让她得了便宜。夜黑风高,自是行事的好机会。夜已深,安沁玥犹如往常那般,坐在院子里乘凉。这刚入夏,夜里还是有些热气。安沁玥闭着眼睛,悠悠地在那赏着。精品小说《毒妃:谋倾天下》由漫妖娆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沁玥君莫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21世纪某组织的试毒人,天生冷漠,却无法孑然一身。一朝穿越,她成了青国将军府的痴傻三小姐。任人欺凌,命该如此?呵呵,安沁玥放肆一笑。教训目中无人的小妹,她游刃有余。反击心狠手辣的庶母,她乐在其中。

精彩章节试读:

不等她讲话说完,安沁玥悠悠地说道:“庶母的意思,身为三小姐的我,没有教训丫鬟的资格,反而可以由着你的丫鬟欺负了?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大家都要以为,庶母是故意欺压了。”

闻言,叶佩琪的脸色变得难看。黑着脸,叶佩琪愤怒地说道:“是谁准许你这么和我说话,真是不懂尊卑。我是你的母亲,教训你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走到她的面前,安沁玥轻笑地说道:“真的……是吗?我是安家的嫡女,你是安家的庶母。不知道这嫡庶谁尊?再者说道母亲,我母亲是安家名正言顺的主母,只可惜有些恬不知耻的女人,趁着她怀孕之际,爬上我父亲的床。以至于,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不过你也有能耐,竟能让父亲顶着流言,把你扶正。不过这青国上下,谁人不知道……这个丑闻。所以庶母,要教训我之前,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行,免得惹人闲话。”

叶佩琪没有想到,安沁玥现在竟然如此伶牙俐齿。恶狠狠地瞪着她,却无法反驳。气愤地甩了下袖子,叶佩琪咬牙切齿地说道:“安沁玥,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要是翎儿的伤有个好歹,你父亲也不会放过你。哼!”重重地哼了一声,叶佩琪拂袖离开。

站在原地,安沁玥心情愉悦地说道:“庶母,小心着走路。”尾音还未落下,便看见叶佩琪狼狈地摔倒在地。

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叶佩琪大声吼道:“是谁把树枝放在路中央,来人,把园丁拉出去砍了!”

半眯着眼睛,安沁玥唇角的笑容肆意地放大。

自从那日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叶佩琪并没有去找安沁玥的麻烦。就算她想找,怕是也没有那个时间。

这一日,府里十分热闹,只因为安家二小姐回娘家省亲。三年前,安家二小姐进宫选秀,封为惠妃。安家也因此沾光。有了这一层关系,朝中许多大臣,纷纷与安府交好。安惠妃与叶佩琪、安翎儿坐在主厅里闲话家常。注意到安翎儿的手腕上包扎着,安惠妃关心地说道:“翎儿,你怎么受伤了?”

说起这个,安翎儿拉着安惠妃的手,脸上挂着泪珠,委屈地说道:“二姐一定猜不到,我这手上的伤,都是安沁玥那个**弄得。那晚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害得我腕骨受伤。二姐,你不在家里,都没人替我做主了。”说着,安翎儿难过地擦擦眼角。

闻言,惠妃惊讶地问道:“你是说沁玥?她哪来的胆子,竟敢弄伤你!”因为一母同胞,安惠妃对安翎儿尤为疼爱。

咬着牙,安翎儿愤愤地说道:“可不是,那丫头竟敢对我动手,真是胆大包天。二姐不经常回家,都不晓得最近家里因为安沁玥的缘故,被搅得一团乱。前几日,娘为我去找她理论,没想到不但被她训斥了一顿,还把娘的贴身丫鬟打伤。现在府里好多的下人,都在偷偷看娘的笑话。二姐,你说这可不可气。”

闻言,安惠妃愠怒地说道:“娘,翎儿说的可是实情?她安沁玥好大的胆子,竟不把娘放在眼里。来人,去把贱妮子找来,本宫要亲自教训她不可。”

《毒妃:谋倾天下》 第二十九章 虎毒食子 免费试读

最毒妇人心,不过尔尔。安沁玥早已料到,叶佩琪断不会如此就让她得了便宜。夜黑风高,自是行事的好机会。

夜已深,安沁玥犹如往常那般,坐在院子里乘凉。这刚入夏,夜里还是有些热气。安沁玥闭着眼睛,悠悠地在那赏着月色。她在赏月,脑子里却在想着白天的事情。今天,她算是领教了叶佩琪过人之处。若是换做了常人,恐怕早已在那大吼大叫。可叶佩琪没有,却是隐忍了下来。这样的能耐,怪不得能够让安云鹤排除众难,将叶佩琪抚上主母之位。

听着树叶在那沙沙作响,安沁玥缓缓地睁开眼睛。总觉得今晚的气氛,有些不同。瞧了眼时辰,安沁玥站起身,刚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安沁玥疑惑地回过头,只见一排排黑衣人顿时出现在她的面前。来人均是头戴着面纱,无法看出面容。“你们是什么人?”安沁玥平静地开口。

为首的男子直直地盯着安沁玥,目光如冰地开口:“取你性命之人,上。”尾音还未落下,众人纷纷朝着安沁玥飞了过去。看到眼前的情况,安沁玥呆愣了片刻。反应过来时,一把利剑已经指着她的喉咙。想要发动异能,但却也为时已晚。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颗石子突然飞了过来,将剑弹开。下一秒,安沁玥忽地发现自己腾空而起。惊愕地侧过头,一股陌生的味道扑鼻而来。抬起头,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是你?”安沁玥眉头蹙起,不由开口说道。

将安沁玥带到一处安全的地方放下,上官睿鸿笑着开口:“不错,正是在下。姑娘,我们真是有缘,能够三番四次偶遇。看来,这是命中注定。”

闻言,安沁玥冷冷地说道:“我看你是故意来此吧,鬼鬼祟祟的,定是想着干坏事。”

上官睿鸿只笑不语,瞅着那么多的杀手,上官睿鸿轻笑道:“姑娘得罪之人可真不少,怎么,今日是来寻仇的?仇家是谁,竟派了这么多的杀手。”

安沁玥大概地猜到几分,却还是没有直接言明。抬起眼,安沁玥淡笑地说道:“待会不就知晓。”

说话间,那些杀手再次朝着安沁玥飞了过来。上官睿鸿将安沁玥护在身后,笑着说道:“今日,就让在下英雄救美一回。”尾音还未落下,上官睿鸿的身影快速地移动着。那样飞快的步伐,看得安沁玥眼花缭乱。不过片刻的功夫,杀手倒下了一半。见此,安沁玥暗暗惊叹。这古代的武功,确实了得。

若没有上官睿鸿的出现,刚安沁玥或许早已丧命,更别说什么使用异能。看来今日,真是要好好地感激他。一个杀手朝着她扑了过来,安沁玥目光一冷,迅速地按住他的手腕,一个使劲,骨头咯地一声响起。未等对手有任何反应,安沁玥又是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紧接着,又是一个杀手冲过来。安沁玥飞起一脚,踹在来人的小腹上。

双手握拳放在腰间,安沁玥冷笑地说道:“放马过来。”她倒想知道,未来的跆拳道在古代,会不会不堪一击。不一会儿,双手扭打一起。仔细瞧去,两个白色的身影尤为明显。

就在安沁玥全身心地对付面前的敌人时,突然听到上官睿鸿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心!”还未等她回过头,便再次落入他的怀抱中。安沁玥眉头蹙起,视线落在那正在淌血的手臂上。

目光骤然变得冰冷,安沁玥声音如冰地开口:“找死!”双眸直直地盯着某处,忽然,地上的那些树藤忽然缠住其中几人的脚腕。只一瞬间,便快速地摔倒在地。

上官睿鸿顾不得手臂的伤,一跃而起,折扇不停地在他的手中变化着。本是站着的几人,瞬间倒地,再也没有起来。看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安沁玥大声喊道:“留下一个活口!”

跑上前,看着倒在地上一刀毙命的几人,安沁玥的眸光变得幽深。上官睿鸿直接将折扇架在一名杀手的脖子上,轻笑地说道:“好了,该问话了。”

安沁玥走到那人面前,面无表情地询问:“说,是谁派你们过来刺杀我。”

杀手并没有回答,而是仰起头,作势咬舌自尽。见状,上官睿鸿眼疾手快地点住他的穴位,脸上浮现出一抹的冷意:“我若不想你死,你可就不能那么容易死。要不然,本公子岂不是太没面子。”

那名杀手的眼里闪过害怕,安沁玥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问什么就给我乖乖回答,要不然,这颗毒药就赏给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七日断命散,顾名思义,服用者要承受七日非人苦难。中毒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如果想试试,我自然欢迎。”说话间,安沁玥捏开他的嘴巴。

眼里闪过一抹的害怕,当药丸即将离开她的两指时,杀手连忙说道:“我说,我说……是安将军派我们过来刺杀小姐。”

安将军……在整个青国,姓安的将军,恐怕也只有安云鹤一人。双眼微微地眯着,安沁玥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说我爹?笑话,身为爹的人,怎么会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敢说瞎话的后果……”

闻言,杀手连忙着急地说道:“三小姐饶命,我们的确是丰了安将军的命令,前来刺杀三小……”姐字还未从他的口中说出,安沁玥忽然从怀中抽出随身的匕首,利落地割向他的咽喉。只见他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将匕首放入怀中,安沁玥的神情依旧冰冷。真没想到,竟然会是安云鹤。忆起今天的事情,安云鹤确实有杀她的可能。再者,有叶佩琪从中挑唆,自然可能性更加大。“似乎你一点都不惊讶。”上官睿鸿不由说道。

轻蔑地弯起唇角,安沁玥嘲弄地说道:“为何惊讶,在这府里想我死的人多了去。只是觉得有些讽刺,杀我一个弱女子,竟然要出动这么多的杀手。看来,是高看我了。”

是啊,今日如果没有他心情良好地想要来这里窜个门,也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想起刚刚安沁玥打斗的场景,上官睿鸿来了兴致:“你的武功是向哪位师傅所学,挺有趣的。”

安沁玥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落在他的手臂上。那里,有一道明显的伤痕,并且还在那滴着血。眉心不由拧着,安沁玥转过身,往里屋走去:“进来。”

嗯?上官睿鸿的眼里浮现出一抹的疑惑,却还是与她一块走了进去。安沁玥从柜子里取出一些手帕,再将一些伤药取了出来,命令地说道:“坐下。”

上官睿鸿没有反抗,乖乖地听着。诧异地看着她,上官睿鸿不解地问道:“姑娘这是要做什么?”

安沁玥依旧没有出声,只是将东西取来,在他的身旁坐下。在他震惊的目光中,安沁玥好不温柔地扯掉了他的袖管。看着那道不浅的口子,安沁玥不由问出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救我?”

想起刚刚的情景,上官睿鸿自然地回答:“既然遇见,自然要相救。况且,在下与姑娘有缘,更是没有不救之理。姑娘,你这是在帮我包扎伤口吗?”

白了他一眼,安沁玥不客气地回应:“废话,你不会看吗?莫非你是觉得,我是在这闲着没事?”说话间,安沁玥的动作一点也都不斯文,上官睿鸿不禁皱起剑眉。

三下五除二二,安沁玥看着那并不好看的包扎方式,神色不自然地说道:“今晚多谢你出手相救,这份恩情我记下了。他日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找我。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帮。”就算在现代,安沁玥也不曾受人之恩。

晃了下自己的臂弯,上官睿鸿身体前倾,调侃地说道:“姑娘,你这是害羞了吗?我怎么觉得,你的脸颊似乎有点红?莫非,是我看错了?”

这人……安沁玥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上官睿鸿不由痛得大叫。“姑娘,你的心可真狠。”上官睿鸿吃痛地说道。

站起身,看着院子里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安沁玥的眼睛里闪过一到寒光:“若说心狠,自然比不过他们。”

上官睿鸿自然明白她所指的人是谁,瞧着她的神色,上官睿鸿忽地来了一抹兴致。“不知道姑娘打算如何处理那些尸体?就那么呆在那,恐怕不好。要不然本公子就大发善心,替你将那些尸首埋了。”上官睿鸿笑着说道。安沁玥就算如何胆大,也不过是个女子。让一个女子独自面对着那么多的尸首,还是有些不太妥当。

拳头微微地拧着,安沁玥的唇角微微地扬起。侧过头,望着他的眼睛,安沁玥笑道:“既然你想帮忙,那我自然欢迎。只是今晚,可能要麻烦你了。”

不解地看着她,上官睿鸿的眼里闪烁着好奇。目光阴沉,一抹狠戾的气息肆意散发。“既然你们对不住我在先,就别怪我,扰你清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