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桓棠宁澈的小说[重生之废后逆袭]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雨晨的清风 2019-06-17 23:15:28

主角叫桓棠宁澈的小说[重生之废后逆袭]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重生之废后逆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废后逆袭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废后逆袭》小说简介

《重生之废后逆袭》老夫巧遇获益此天书,只因看了一页耗尽亿万年修为还未得保住老夫的眼,最后功力耗尽陨落此地,望那后生将此书降服,必将传承赐予,老夫不干啊。《重生之废后逆袭》是绿绮尘埃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重生之废后逆袭》精彩节选:宁远侯世子宁澈,原主妹妹的未婚夫,昔年壤定西北、惊才绝艳的少年将军,京中万千未嫁少女的梦中情人。原来是他。宁澈颔首:“一别数年,莞妹妹倒是不记得阿澈了。”这一声莞妹妹令桓棠微微蹙了眉,她看着宁澈,温婉。小说主人公是桓棠宁澈的小说叫《重生之废后逆袭》,本小说的作者是绿绮尘埃创作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为家族犯下滔天罪孽,到头来鸩酒穿肠,死不瞑目。再睁眼,魂穿敌国废后,戴罪将死,虎狼环伺!当她变成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遮天蔽日。誓要浴血成凰,凤逆天下。只是,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个酷爱吃醋的冤家?好容易盛开的朵朵桃花……居然都被掐了!谢以棠狂怒掀桌,这日子还过不过啦!

精彩章节试读:

太后心思沉沉地合上信笺,却见那背面另题着一首《白燕》,写的清丽典雅,虽有宫闱哀怨却不顾影自怜,是首上乘的佳作:

月明汉水初无影,雪满梁园尚未归。

赵家姊妹多相忌,莫向昭阳殿里飞。

“赵家姊妹多相忌,莫向昭阳殿里飞……”太后若有所思地瞥了眼谢以瑶,在这首诗里废后以白燕自比,感伤于深宫冷暖、姊妹相忌,所指为何,极为清晰。

她将信笺折好,交至桓棠手里语气渐缓地道:“既是皇上留给你的东西,便好好保管着吧。”

“是……”桓棠收好信笺,眸光似浮羽轻飘飘地落在庾嫔主仆身上,做出不解的样子:“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庾嫔妹妹又是犯了什么错?”

见话题又引到自己身上,而太后看过信后非但没有惩罚皇后,神色竟也柔和了下来,庾嫔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难以置信地道:“不,这,这怎么可能?”

半晌顿悟,歇斯底里地喊道:“谢莞!那些信定是被你藏起来了对不对!你与宁世子的那些信!你敢说你没有与他往来吗谢莞!”

桓棠惊讶又失望地看着她:“庾嫔妹妹,你为什么要构陷本宫?本宫,可是一直待你如姐妹啊。”

“够了。”太后青着脸打断了她,“把她拉下去,叫庾家来收尸!”

侍从们得了令,很快将庾嫔等人拖了下去,她凄惨而尖利的求饶声里,桓棠假意不解地道:“母后,庾嫔为什么要构陷儿臣?儿臣尚是天子之妇,先是云意,又是庾嫔……她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宁世子来攻击天家?她们到底想做什么?”

谢以瑶勉强笑道:“是啊,谁能想到庾嫔当日与莞妹妹关系如此要好,如今竟然用如此恶毒的法子来陷害她呢。依臣妾看啊,云意便是受了她的指使。可这抄检之举,也是为了维护皇家的清誉,莞妹妹可千万不要心怀……”

“怨怼”二字还未出口,太后突然打断了她,话音中怒意似惊雷:“你给哀家少说两句!”

谢以瑶容色一白,忙惊惧地跪下,“儿臣失言!请母后息怒!”

太后目光沉沉地落在她身上,半晌,始转向桓棠淡淡地道:“今次,是叫你受委屈了。”

“儿臣不委屈,只要母后不误会儿臣便是好的。”含着抹快意的冷笑,桓棠深深伏首,如凤凰卷翅般的睫羽下眸光幽深如晦,“儿臣自知罪孽深重,不敢企盼天恩回寰。但求常伴青灯古佛,为陛下与母后祈福!”

太后久久地看着她,半晌说道:“都起来吧。”

“是。”桓棠起身,抬眸瞥了眼谢以瑶,四目相对,她眼里划过一抹毫不掩饰的恨意。

太后遣散侍从,只留下几个心腹在室内,敛容说道:“说起来,哀家今日前来,是为了瑶儿的千秋大计。皇帝想进一进瑶儿的位分,你意下如何?”

太后说的委婉,谢以瑶入宫一年已是仅在皇后之下的左昭仪,昭帝还要进她的位分,实际便是封后。

虽已提前知晓,但桓棠心中还是没来由的一阵凄楚,几乎要落下泪来。

见她面色凄然,太后眸光一瞬转厉:“怎么,你不愿意?”

桓棠忙道:“不,儿臣无异议。”

她婉声说道:“儿臣入中宫四年,上不能母仪天下,为国表率;下不能侍奉君上,荫庇家族,德行更是有亏。今日让贤,儿臣心甘情愿!”

太后眼中生出一丝怜悯,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宫中不可一日为后,皇帝执意若此,哀家也不好为你争辩什么。你让位后,想回宫也好,想回王府也好,皇帝与哀家都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谢母后隆恩……”

桓棠道,心情却极是复杂。方才那一瞬的伤神,她的心中完全被沉重内敛的悲伤情绪占领,仿佛月下的潮水,一层层的蔓延而上,要将她整个人都困闭其中。

那不是她自己的感情,那是原主留给她的感情,谢莞,她究竟是有多爱那个男人?

谢以瑶转了笑颜,“多谢母后恩准!眼下,儿臣却还有另一事相求。”

“什么事。”太后似乎心情很好,眼角眉梢添了些笑纹。

“母后知晓,咱们大邺朝祖上更立皇储,总是要在千秋寺手铸金龙以测吉凶,立后,则手铸金凤。不成者不得立。陛下怜爱儿臣,允诺儿臣后位前已命臣妾测试过几次。可,许是儿臣福薄,总是不得成功……”

她说着,欲言又止,望了眼桓棠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所以,儿臣想让莞妹妹,代替儿臣手铸金凤。”

桓棠心里一惊,逼她却位也就罢了,现如今,竟还想让自己为她作嫁衣裳?

北邺祖上的手铸金像制度她不是没有听说过,这需要候选人亲手将烧得滚烫的黄铜铸液倒进模具,铸出的像以光相端严、形状清晰为妙。此流程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很容易出问题,铸液烫到人,轻则烧伤重则挫骨削皮。更何况,有资格检验金像成与否的只有皇帝与太后,谢昭仪想作弊,事先请工匠打磨好金凤,再请太后与昭帝配合即可,又何必多此一举将她牵扯其中?

只怕,这其中有诈!

太后沉思半晌,房中一时如水的寂静。谢以瑶觑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其实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太后不置可否,这时,屋外有宫人来报,昭帝岚曜由东郡返回,已抵达城郊。

谢以瑶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察明的喜色,太后则神色不改,意味深长地道:“哦,这么快?”

她的眸光在桓棠与谢以瑶身上掠了几个来回,道:“以瑶,你们姐妹再说一会子体己话吧,哀家要先行回宫了。”

这话一出,桓棠心里突突地跳,直觉不妙。谢以瑶却欢喜地行了一礼:“是。”

送别太后一行人后,桓棠总算松了口气,神情恍惚地朝门外走去。

“站住!”谢以瑶厉声喝道。桓棠脚步一滞,回过身来,含笑相问:“昭仪有事?”

谢以瑶眼中煞气敛去,以扇掩唇温声道:“妹妹这么紧张做什么,母后命本宫在此与妹妹话话家常,如今母后前脚刚走,妹妹怎生就想不辞而别了呢?”

桓棠闻言,唇角勾起抹笑来,温和知礼的模样。

“那么昭仪想同本宫说些什么呢?”

《重生之废后逆袭》 第六章:好戏 免费试读

宁远侯世子宁澈,原主妹妹的未婚夫,昔年壤定西北、惊才绝艳的少年将军,京中万千未嫁少女的梦中情人。

原来是他。

宁澈颔首:“一别数年,莞妹妹倒是不记得阿澈了。”

这一声莞妹妹令桓棠微微蹙了眉,她看着宁澈,温婉一笑,很是娇弱无害:“世子说笑了,这一声妹妹本宫可是不敢当。本宫不曾约见世子,眼下,恐怕是遭人暗算了。”

心中则清如明镜,果如她所料,设计那封信、邀宁澈来此的便是庾嫔,不久后,她大概还会带着人过来“捉奸”吧。

她思绪初定,忽闻身后假山上传来两三声画眉鸟的鸣叫,宁澈微微皱眉,“看来,是有人想陷害我与娘娘有私情呐。请随我来吧。”

他朝右侧假山走去。桓棠没有迟疑,当即跟了上去。

宁澈将她引到一座假山后面,方才站定,便闻见一阵脚步声自假山外传来,层层叠叠,似乎人数还不少。桓棠略有不安,轻声问道:“这里安全么?”

“安全之至,且有好戏可看。”宁澈沉声说着,伸出手在芳草幽兰丛中摸了半晌,一道半人高的石门訇然而开。

石门里面洞穴窈然,别有洞天,桓棠猫身进去,白石嶙峋间一条羊肠小道绵延向前,如幽匪藏,竟是一条暗道!

两侧怪石亦有孔环,有光束透进来,洞中犹能看见洞外花草摇曳。

宁澈紧跟其后,手在石壁上轻轻一拍,石门便自动合上,洞中的光线一瞬黯淡。

他领着她在弯曲的暗道里略行数步,来到一处位置较高的地方,透过洞外两三丛杂乱的幽草看去,恰能看清他们方才所立之处: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如众星捧月般穿过假山,来到碧玉池前。

太后?

桓棠微讶。

太后今日怎会过来?

庾嫔与谢昭仪及数名侍从跟随在她身后,方才领她过来的那个小丫鬟随侍在侧,口中说道:“太后娘娘,昭仪,就是这儿了。哎,怎么没人了?”

谢昭仪轻摇手中一把凤穿牡丹的团扇,娇滴滴地道:“这里假山怪石花草迷离的,你这丫头会不会看错了?”

小丫鬟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庾嫔,嗫嚅着唇道:“不会看错的,确是宁世子与皇后……”

“真有此事?”太后眼神锐利如刀,声音倏地透出凌厉。小丫鬟吓了个半死,忙跪下道:“若奴婢没有看错,确实是的……”

话音一声比一声小,明显的底气不足。

庾嫔恭敬地道:“禀太后,是这样的。这丫鬟是臣妾的婢女,奉命在这一带打扫庭院的。方才看见宁远侯府的宁世子与皇后娘娘一前一后走进了这假山,忙来回禀了臣妾。事关天家颜面,臣妾不敢擅动,这才来请了您……”

她说着,脸上忽地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明眸在眼眶中转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太后凤眸轻睐:“庾嫔,你是不是有什么话瞒着哀家。”

“臣妾不敢!”庾嫔忙道,噤声半息忽地抬眸,怖惧地道:“启禀太后,臣妾有罪,请太后责罚!”

“哦?你何罪之有?”

“臣妾与皇后同居尼寺,见皇后误入歧途而不加劝阻,反为她搭桥牵线,此罪一也;与皇后情同姐妹而不能为她保守秘密,此罪二也。既为宫妃,对太后有所隐瞒,此罪三也。请太后责罚臣妾!”

她脸上悉是愧色,一拜置底,重重地磕首。

太后语气毫无起伏:“你所谓的皇后误入歧途,是为何事?”

“禀太后,那日云意姑娘所言虽为虚妄,但皇后与宁世子私通已久却是事实。入千秋寺以来,他二人还屡有书信!而臣妾,便是替她传递书信之人……”

她像是怕得厉害,身子不由得轻轻颤抖起来,粉面上悉是恐惧。

“孽障!”太后勃然变色,一甩手将腕上的檀香佛珠串砸在了她的脸上,登时佛珠如雨花四溅,在她脸上留下淡如落英的红印。

“你为何如今才说?”

庾嫔慌忙磕首:“臣妾愚钝,架不住皇后娘娘苦苦哀求,望太后息怒!”

谢以瑶假意柔声劝道:“母后可别气坏了身子,不过是庾嫔妹妹一面之词罢了,还是找着莞妹妹细细盘问才是。对了,庾嫔的丫鬟怎么会知道宁世子的模样,既说看见莞妹妹与宁世子进了这假山,不是也没有人么?依瑶儿看,这分明就是庾嫔故意诬陷!”

庾嫔分辩道:“正因臣妾为他二人私相传递,丫鬟才会认得宁世子的模样啊。臣妾愿以颍川庾氏列祖列宗起誓,臣妾所言,绝无虚词!”

小丫鬟也道:“奴婢也愿指天盟誓,奴婢确实看见了!”

太后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庾嫔觑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臣妾听说这碧玉池假山一带密道众多……”

太后脸色猛然一变,“你说什么?”

“臣妾的意思是,这里假山环绕怪石嶙峋,藏人实在太简单不过,皇后娘娘与宁世子会不会就躲在其中。”庾嫔犹然未觉,慌张分辩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太后淡淡道,顿了顿,转眸看向眼中喜色还未来得及敛去的庾音怜,似笑非笑:“庾嫔主仆首告有功,赐全尸。”

那丫鬟愕然睁大了眼,身子一歪,竟是活生生地吓晕了过去。庾嫔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嘶声央道:“臣妾知错了!太后娘娘饶命!太后娘娘饶命啊!”

她苦苦的哀求声中,文穆太后的话音听不出任何波澜:“哀家可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谢氏再不济也是我秣陵谢氏的女儿,恐怕还轮不到你颍川庾氏来料理!”

庾嫔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臣妾真的没有说谎!恳请太后去皇后娘娘房中查一查,那些书信,定然还能查到!”

谢以瑶眼中划过一丝得意的笑,嘴上却道:“母后,既然庾嫔妹妹都以家族起誓了,咱们还是去看看吧。届时再问她的罪也不迟。”

太后的神色这才缓和些许,命人捆了庾嫔主仆,阴沉着脸道:“走吧,且去看看谢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