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凤瑶沈云志的小说[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6-17 22:38:12

主角叫凤瑶沈云志的小说[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完结版免费阅读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即可阅读全文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小说简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这本小说写的很不错。虽然说那个评定实力的阶级有点像斗破还有一些小瑕疵,但是不可否认这真的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一本小说。思路清晰,也不像其他小说那抄一点这抄一点,有自己的想法,更新速度也是挺快的,真不知道那些整天催更的,你们辣么吊怎么不写?顺带一提作者大大注意身体,不然怎么给我们带来好的作品?。主角叫凤瑶沈云志的小说叫做《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上官熙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要抢我的孩子,求你们放开我的孩子……”一声凄婉的女子声音,在陌水村的北面响起。但见一名布衣荆钗的年轻妇人,弓腰抱着一名幼童,满面泪水。妇人身前,站着几名健壮男子,穿戴洁净而整齐,面目冷然而轻蔑:“。主角叫凤瑶沈云志的小说叫做《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它的作者是上官熙儿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要抢我的孩子,求你们放开我的孩子……”一声凄婉的女子声音,在陌水村的北面响起。但见一名布衣荆钗的年轻妇人,弓腰抱着一名幼童,满面泪水。妇人身前,站着几名健壮男子,穿戴洁净而整齐,面目冷然而轻蔑:“

精彩章节试读:

“呀!妹子!”吴氏哪里还认不出来,地上躺着的人便是凤瑶?连忙提着裙子,迈开大步跑过去:“妹子,你这是怎么了?”

“呜呜,舅母,我娘亲怎么了?”看到吴氏过来,豆豆仰着泪眼朦胧小脸哭着说道。

吴氏搭眼一看,凤瑶的脸色还算红润,胸前微微起伏着:“你娘亲晕过去了。”说着,把凤瑶一把抱了起来。吴氏常年在田里劳作,力气很是有一把,加上凤瑶身子骨纤细,故而很轻松就抱了起来。

豆豆跟在后面往家走,仍旧呜呜地哭着:“娘亲,娘亲你醒一醒,呜呜……”

“豆豆别哭,舅母去村头喊白大爷,你在家里乖乖待着,听见没有?”吴氏把凤瑶抱进屋里,平放在床上,对豆豆吩咐了一句,就匆匆往村头跑去。

“嗯。”豆豆乖乖地点了点头,站在床边看着一动不动的凤瑶,眼泪止不住地滑落下来。娘亲怎么了?之前都好好的,还要带他去舅母家,为什么刚走出家门两步就忽然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摇着凤瑶的手臂,呜呜哭道:“娘亲,你醒一醒,你不要不理豆豆……”

凤瑶紧闭着眼睛,任由豆豆摇晃着手臂,一动也不动。她此时陷入梦里,梦中被冰冷而坚硬的枪口抵着后背。在她身前,沈从之穿着白色睡裤站在床边,眼神怜悯:“你问我,沈从之去哪里了?呵呵,沈从之不就站在这儿,站在你眼前吗?”

“不,你不是沈从之。”她坚定地说道。沈从之是她的丈夫,相濡以沫七年,他不会背叛她,不会让人用枪口抵着她。

“呵呵,你看这里,再看这里。”他比划着身高,比划着身材,甚至露出肱二头肌给她看:“这世上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吗?瑶儿,你是做这一行的,难道不懂这个道理?”

“不,不会的……”她喃喃摇头,坚定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他一定不是沈从之,他在骗她。可是,她的性命都已经落在他的手中,他为何要骗她?

现实中,凤瑶不停地摇头,脸上露出挣扎的神情:“不,不会的,不是的……”

“妹子?妹子?”吴氏焦急地站在床前,以为凤瑶梦见沈云志来抢孩子,忙叠声安慰道:“不会的,他不会抢豆豆的,妹子放心,我们肯定会帮你看着豆豆的。”等凤瑶慢慢安静下来,看向正在收起药箱的白大爷道:“白大爷,我妹子怎样了?”

“身体虚弱。”白大爷背起小木箱,抬起头看到墙壁上被生生撞出来的大洞,不由摇了摇头:“作孽啊。”他住在村口,是眼睁睁地看着沈云志的家丁进村的,没有想到他们这般凶残。收回视线,对吴氏嘱咐道:“她脑袋受了伤,这可不比旁的,是最伤不得的地方,务必好好休养一番。而且她的身子很虚弱,最好吃点好的补一补。”

“知道了,谢谢白大爷。”吴氏摸了摸身上,尴尬地发现出门太急,竟没有带银钱,不由赧然地道:“白大爷,我忘带钱了,一会儿就给您送去!”

“不急,明日带她来我家换药,一块给就行了。”说完,白大爷背着药箱离开了。

吴氏低头看着躺在床上,不知何时咬住嘴唇的凤瑶,大大地叹气:“好妹子,你怎么就这般命苦?”却是想起凤氏还小的时候,便一个人背着锄头去砍草,拉犁耕种,比那老黄牛都辛苦。待到长大了,又嫁了那么个畜生。现如今又……

“豆豆,你看顾着你娘亲,有事情就到村东头舅母家里去喊人。”吴氏说完就起身走了,眼底燃着怒火。凤妹子是该好好补补,而这银子……

“程氏出来!”吴氏一口气走到村东头,隔壁的二叔宋如海家里,人未进门,声音已经高高喊道:“把凤妹子的银子还来!”

此时,程氏正跟朱氏对骂,听到吴氏的声音,不由停下动作,抬头朝外面看去。只见吴氏一个人来讨银子,顿时放下心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见你们的银子了?”

果然如她所料,凤氏起不来了。想来也是,被那男人一下抡飞,连墙壁都撞塌了呢。不过,令程氏意外的是,凤氏居然让吴氏来讨银子?面上浮起冷笑,莫说凤氏不来,就算来了也没用!

旁边,朱氏的动作一顿,看向吴氏不悦地道:“你来干什么?”朱氏跟吴氏的婆婆,隔壁大嫂严氏的关系一直不睦,连带看吴氏也很不顺眼:“这里是你家吗,少来瞎嚷嚷,我们忙着呢,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吴氏指着程氏说道:“二婶,弟妹拿了凤妹子的十两银子,我来叫她归还!”

“谁拿她银子了?她这么个穷酸人,连口饭都吃不起,村里人谁不知道?她衬得起十两银子吗?别开玩笑了!”程氏大声地道。

朱氏点了点头,凤氏有没有钱,她再清楚不过了,便皱着眉对吴氏道:“你也听见了?她根本没有拿那小蹄子什么银子,你少诬赖人!”

“就是,你是她什么人呀,凭什么替她讨银子?莫说我没拿她什么银子,就算拿了,你管得着吗?”程氏斜着眼睛道,“娘都没说什么,轮得到你瞎嚷嚷吗?快走快走!”

吴氏是个一根筋的人,认定程氏拿了凤瑶的银子,非跟她要回来不可。可是她只有一张嘴,程氏和朱氏却有两个人,争执便落了下风。

隔壁,宋如山和严氏将这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严氏的脸色渐渐沉下来:“看你给如海娶的好媳妇!”

当初就给宋如海娶媳妇一事,宋如山和严氏起了分歧。宋如山中意容貌娇俏的朱氏,严氏却看上另一家勤恳能干的姑娘,最终宋如山拍板定下朱氏。为此,严氏十分不快,后来每每朱氏闹出什么动静,严氏就拿这回事噎他的嘴。

宋如山果然噎了一下,说不出话来了。严氏在这边听了一会子,觉得吴氏讨不了好,猛地起身出去了:“她朱氏还能耐了,敢欺负我儿媳妇!”说着,大步朝院门口走了出去,两家就住隔壁,一转身的工夫就进了宋如海的院子。

有了严氏的加入,吴氏总算能扯平过来。可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朱氏和程氏婆媳俩一样无赖,嚷着说道:“丢没丢银子,你们说了不算,叫凤氏那小蹄子来!”

“你们明明知道她下不来床!”吴氏喘着气,一手掐着腰,一手做扇子连连挥道。

“分明是她想讹人!”程氏呸了一口。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第1章 欺辱 免费试读

“不要抢我的孩子,求你们放开我的孩子……”一声凄婉的女子声音,在陌水村的北面响起。但见一名布衣荆钗的年轻妇人,弓腰抱着一名幼童,满面泪水。

妇人身前,站着几名健壮男子,穿戴洁净而整齐,面目冷然而轻蔑:“凤氏,你再不交出小公子,休怪我们不客气!”

男子冷厉的声音,吓到凤氏怀中的幼童,一张小脸儿布满惊惧,扭头埋到凤氏的怀里哭起来:“娘亲,豆豆不要离开娘亲,呜哇!”

凤氏搂了搂怀里的幼童,抬起一张被生活磋磨得粗糙,但是五官不掩秀致的面孔,泪水涟涟:“沈大人为何要带走豆豆?当年他不是亲口说,不要我与豆豆么?”

男子不耐烦地上前一步,伸出手臂去捉幼童:“小公子,快跟小的们回京。你的父亲,圣上钦点的大学士,太子身边第一人,在京中等着你。”

“我不去,我跟娘亲一起。”豆豆埋在凤氏的怀里,不肯探出头来。

几名男子的面上全都露出不耐烦之色,果然是无知乡村妇人带出来的孩子,如此上不得台面。勉强打起耐心,说道:“京中有一人多高的骏马,有精致宽敞的院落,还有两人多高的石狮子,数不清的好吃的、好玩的,小公子跟我们走吧。”

“我不去。”豆豆细声细气地说道。才说罢,蓦地肚皮响了,咕噜噜的一阵又一阵。豆豆有些害羞,垂下大大的眼睛,扭动着小身子,对凤氏说道:“娘亲,豆豆饿了,我们做饭吃吧?”

“豆豆乖,再等一等。”凤氏摸着豆豆的脸,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咬唇说道:“我不会把豆豆给你们带走的,你们走吧!”

“敬酒不吃吃罚酒!”男子冷下脸,准备分开凤氏与豆豆。就在这时,被另一人拦住,自怀中掏出十两银子,晃了一下,丢在凤氏脚边:“凤氏,识相点!”

洁白的银锭砸在凤氏脚下,反射出的银色光芒。恍惚间,似乎回到了三年前,那人面目冷峻,端坐马背之上,轻飘飘丢下一纸休书。眼睛骤然被刺痛了,凤氏抱起豆豆转身就走:“豆豆是我的儿子!”

见状,男子失去最后的耐心,与其他人相视一眼,而后齐齐走上来。一人粗鲁地拖出豆豆,另外两人架住凤氏的手臂。骤然离开温软的怀抱,豆豆顿时大哭起来,凤氏则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的儿子!”

“啊!”一声男子痛叫,原来凤氏咬了其中一人的手臂。惊痛攻心,男子顿时恼了,手臂一挥,将凤氏一把推开。

凤氏跌跌撞撞,向后倒去,竟然撞到身后破旧的老屋。但听哗啦一声,那间不知存在多少年的老屋,就被撞破一个大洞。凤氏收势不住,猛地坐倒,刹那间,数块转头掉落砸下,顿时不动了。

“该不会死了吧?”几名男子只见凤氏的半截身子倒在墙壁那头,半截身子软趴趴地垂在墙外,没有了动静,不禁面面相觑。

“管她死活!”一人冷哼一声,“大人还在京中等着,我们走!”

就在这时,抓着豆豆的男子脸色一变,却是被豆豆一口咬在手背上。顿时吃痛,手上不禁一松,任由豆豆挣脱开来,往凤氏的方向跑去。

“娘亲!”豆豆迈着小小的步子,朝屋里面跑进去。只见凤氏倒在地上,脑袋下面渗出一滩刺目的血迹,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不由吓得大哭起来:“娘亲?娘亲你醒一醒?娘亲不要不理豆豆,豆豆不饿,豆豆不想吃饭了。呜呜,娘亲,你醒一醒?”

一声声稚嫩的哭声断断续续地飘入耳朵,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娘亲,你醒一醒。”

娘亲?是在叫谁?意识慢慢聚集,凤瑶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头顶上方晃动着一张稚嫩的面孔,俊秀之极,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眶里落下来,哭得十分伤心:“娘亲,你醒一醒,你不要不理豆豆。”

这是怎么回事?凤瑶被这一声声娘亲哭得心烦,不由得皱起眉头,想叫他别哭,蓦地脑后传来一阵钝痛。

漆黑的眸子微微凝滞,她明明已经死了,被相濡以沫七年的丈夫,沈从之一枪杀了,为何还能感觉到痛?

凤瑶坐起身,遥望四周。但见一间破旧的老屋,墙皮剥落得七七八八,大多数砖头已经坑坑洼洼。墙边放着一张小床,青色被褥不知洗了多少回,已经接近白色。另一边砌着锅灶,灶边是一只老木桩做的小凳。缺口的碗,裂纹的缸,简陋却齐全的配置,昭示着这是一个穷到极致的家。

“这么命大?”上方落下一片阴影,凤瑶抬头瞧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不远处,满脸嫌恶与鄙夷。

“坏人!”豆豆仰起泪水涟涟的小脸,愤怒地举起小拳头打过去:“欺负娘亲,你是坏人!”

真是不知死活,凤瑶皱起眉头,把豆豆抓回来。凭他小小的身板,连对方一只手都打不过,竟然敢上前?就在这时,蓦地脑中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股陌生的记忆不知从何处冒出来,飞快地融入凤瑶的记忆中。大景朝,陌水村,沈云志,弃妇,野种……

当“野种”两个字出现在脑海中,凤瑶的脸色蓦地一沉。竟有如此冷酷薄情的父亲,将俊秀可爱的儿子贬做野种?视线从豆豆身上移开,投向挤在门口的四个男人。一个个面孔白净,衣衫整洁,放在陌水村是地主老爷的模样。

可是凤瑶是什么人?一眼便瞧了出来,这几位“大爷”,不过是沈云志的家丁!说得难听点,走狗而已!

只见凤瑶一句话也不说,直愣愣地看过来,几名男子以为她撞坏脑袋,冷笑一声,走过来捉豆豆。手才伸出来,蓦地手腕一麻,愕然抬头,看向凤瑶。

凤瑶收回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身。十月怀胎,巨痛产子,四年相依为命……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面孔愈发冷峻。把豆豆拨到身后,看向几人说道:“豆豆跟沈云志没有一文钱干系!倘若你们再吵闹下去,我便告你们私闯民宅、诱拐孩童!”

在大景朝,私闯民宅重则判刑五个大板,寻常人挨了这五个板子,少则两三日,多则四五日下不了床。至于诱拐孩童,如若落实罪责,必定挨板子坐牢。

为首的男人愣了一下,刚才凄切无助的妇人,为何忽然变得冷静沉着起来?被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仿佛被沈大人看着一般。甩去心头莫名其妙的惧意,说道:“小公子乃是我家大人和夫人所生之子,我们还没有告你偷窃官员之子,你竟要先告我们?”

沈云志跟他夫人的孩子?凤瑶冷笑,凤氏的记忆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三年前豆豆百日酒之日,作为豆豆的父亲,新科状元沈云志不但没有出席,反而命人送来一纸休书,当着全村人的面,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念出内容——凤氏,不守妇道,生下野种,休之!

“孩子是谁的,你说了不算。”凤瑶冷冷说道,“当年沈云志一纸休书,已然亲口否认豆豆。如今为何反悔了?莫不是亏心事做多了,生不出孩子来了罢?”

男人脸色一变,只见对面妇人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眸光冷似寒潭,仿佛连血液也能冻结住,心中有些凛然。

“同她胡搅蛮缠什么?我们遵了大人的令,只需要带小公子回京便可。”一个拧眉说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