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徐佑的小说[重生之乱世英雄]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淡淡芬芳 2019-05-22 22:23:00

主角叫徐佑的小说[重生之乱世英雄]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之乱世英雄》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乱世英雄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乱世英雄》小说简介

重生之乱世英雄很好看,主角个性十分鲜明……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形象啦……但是本人十分推荐!。主角是徐佑的小说叫做《重生之乱世英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地黄丸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扑通!扑通!四艘挂在船侧的备用小舟放入水中,由袁府的部曲手持桀牌分往东西两侧行去。一盏茶之后,整个红叶渚的行船全都得到了一个消息:即刻起至明日凌晨,红叶渚全面封禁,断绝南北水道,所有途径红叶渚的船只要。小说主人公是徐佑的书名叫《重生之乱世英雄》,是作者地黄丸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徐佑从昏迷中睁开眼,看到胸腹间渗出的一丝血迹,茫然四顾,却见证了一个永远在流血的时代!——看前世纵横金融界的狐帅如何在这个乱世立江左,踏青云,算庙堂,定乾坤,平南北,开盛世,这是一本关于日月、阴阳、君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徐佑算不算英雄不知道,但面对摆在眼前的事实,也不能不犯愁。身为私募界名声遐迩的狐帅,要是在前世里,他有无数的法子白手起家,但在这里却无用武之地。思来想去,又是半天过去,眼看着太阳移过中天,缓缓的往西边落下,徐佑依然一筹莫展,要在短短三两天内筹集一大笔路费谈何容易,并且也不仅仅是有了路费就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到了钱塘,总得有个安身的地方,买不起房子也要租赁一处,那钱塘自古烟花地,十里长街,华灯璀璨,房价之高不问而知,想想就让人头疼。

秋分又冲了一杯温水端了过来,快两天没吃东西,全靠喝点水充饥,徐佑接过水碗,突然一阵眩晕,失手将碗摔落地面,砰的一声,溅的四碎!

“小郎?”秋分大惊失色,伸手堪堪扶住徐佑,凄呼道:“小郎,你怎么了?”

徐佑靠在秋分的怀中,闭着眼休息了一会,感觉晕眩感稍稍退去,这才直起了身子,虚弱的道:“没什么要紧,不用担心。”

他不懂医术,却也知道这是自己思虑过度,又营养不良,导致脑袋供氧不足,卧床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秋分凝望着徐佑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仿佛下定了决心,将他扶到床上躺好,道:“我去找吃的,小郎,你先睡一会,等我回来就给你做乳酿鱼……”

徐佑欲阻止她,可刚一抬头,又是一阵天昏地暗,连着咳嗽了几声,歪着身子在床上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像是过了几天几夜那么长,鼻端突然传来沁人肺脾的香气,徐佑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听到秋分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道:“小郎,醒醒,来吃鱼了!”

徐佑勉强睁开眼,看到秋分端着碟盘,盘中正是小丫头一直念念不忘的乳酿鱼,金黄的鱼身配着乳色的白汤,别说饥肠辘辘的人,就是刚刚吃了一整笼馒头,这会也要忍不住食指大动。

“鱼从哪里来的?你是不是到溪江去了?”

徐佑的眼神十分的严厉,虽然秋分换了一套粗布衣裙,可一头的青丝还是湿漉漉的样子,连发髻都没有盘,只是披散在肩头,脸色也不复平时的白皙,泛起了淡淡的青色。

由于封山占水的庄园经济使然,义兴郡但凡盛产鱼虾的湖泊河流早被各个士族圈占分割完了,其中最富盛名的几座湖全都是徐氏的产业,现在已经被朝廷封了,根本没办法进去。另外一些公用湖水,周边都是靠此为生的渔户,秋分一个小女娘,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入水捉鱼。所以她只能到郡外的溪江去,那里滩险浪急,水情复杂,水温比起郡内的湖水要低上许多,这个季节,就是余伯那样的老渔户也仅仅撑船江上,撒网扑鱼而已,秋分没有这些工具,也没有捕鱼所需要的技巧,唯一能做的,只是仗着自己还过得去的水性跳进冰彻入骨的江水,用双手笨拙的去追逐鱼群,要捉这一条鱼,不知道得吃多大的苦。

秋分倔强的抿着唇,一言不发,只是用勺子盛了鱼汤送到徐佑的嘴边。徐佑望着她尚有稚气的脸庞,责备的话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口。他不是迂腐之人,既然事已至此,责备有什么用?只有迅速将养好身体,然后再谋求解决困境的方法,难不成还要学那些耿直君子的做派,不食嗟来之食,把这盘鱼给扔了?

“愣着做什么?喂我啊!”

“啊?”秋分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没想到听到徐佑说这句话,眼眸恍惚了一下,忙不迭的点着头,道:“好,好的……小郎慢点吃,还有点烫。”

斜靠着床头,一口一口吃了大半乳酿鱼,徐佑感觉腹中舒缓了一些,但精神还是十分的疲惫,吩咐秋分将剩下的鱼吃掉,又一次歪着头睡去。

“小郎,我怕……冷,这里好冷……”

徐佑睡梦中听到耳边传来断续的低吟,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可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猛然醒了过来,侧耳一听,似乎是外间秋分的呓语,忙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借着窗外明亮的月色,看到躺在小床上的秋分表情十分的痛苦,双颊泛着潮红,双手紧紧的抱着肩头,口中低喃着什么。

徐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入手发烫的厉害,轻喊了两声,没有得到一点回应,身子反而更加蜷缩成一团,连牙齿都开始上下打颤。

“傻丫头……”

徐佑有些心疼,溪江水寒,非常人能够承受,她为了捉鱼又不知在江里待了多久,回来不是先烧热水为自己驱寒,而是下厨精心做了一道乳酿鱼,让寒气侵入了肺腑,导致发起了高烧。

要是在前世,吃点退烧药就行了,大不了去医院挂急诊,可在这里,高烧不退是要命的大事,尤其现在已经深夜,去哪里找郎中来看病?就算找的到,有了白天余伯他们的前车之鉴,人家也肯定不会上门看诊。还有最难办的一点,自李挚上任后,为了迅速安定局势,颁布了史无前例的最严格的宵禁令,但凡一更鼓后出门,不问情由,被抓先打四十大板——他倒不是怕挨打,只是真要挨了打,秋分更没人管了。

既然不能求医,那只能自救,徐佑孤儿出身,生病了从来都是硬抗,实在扛不住了会按照民间的土方子自己捣鼓,倒也知道不少物理降温的法子。想到就做,他立刻到厨房点柴火烧了开水,用巾帕浸润后盖住秋分的额头,如此反复三五次,见效果不大,只好帮她解开内里小衣的领口,露出一截**的脖颈,再用温水轻轻的擦拭,然后是手腕和脚踝,擦完之后,端起碗喂她喝了点温开水。

就这样不停的喝水、捂盖和擦拭,秋分的额头终于没有起先那么的烫手和骇人,只是身子仍然冷的直发抖,口中还在不停的说着胡话:

“婢子好没用……等袁家女郎嫁过来……小郎就不会……不会受苦了……”

徐佑皱起了眉头,也是在这时才从以前那个徐佑的记忆深处找到了一点关于某个女人的影子。他呆坐了片刻,脑海中闪过了一道光线,似乎从重生以来所面对的这个困局当中找到了一条走出迷雾的途径。

这才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徐佑起身回里间取来自己的被子,将秋分抱靠在怀里,然后用被子紧紧裹住两人的身体,就这样依偎着用体温为她取暖。

窗外明月高悬,清凉的月色越过墙壁,越过树梢,将那一抹微弱的亮光照射在床前的方寸之地,距离床上的两人紧紧一步之遥。

偏偏这一步的距离,让徐佑和秋分待在黑暗之中,一如他们此时,相依为命的人生!

“水,水……”

秋分发出虚弱的呼声,徐佑正端着一碗温水掀开帘子走进来,外面的阳光沐浴着他的肩头,仿佛在身后升起了一轮佛光。他快步走到床前,侧身坐在床沿边上,轻轻托起秋分的脑袋,低声道:“醒了啊?来,喝点水。”

秋分微微张开眼睛,看到是徐佑后,强撑着要起身下床,被他伸手按住,道:“额头刚不怎么烫了,乖乖躺着不要乱动。”

“……小郎,我是不是要死了……”

徐佑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傻话!只是着凉而已,什么死不死的。”

“可我,我没一点……力气……”

“来,张嘴,听话!”徐佑喂着她喝了几口温水,轻笑道:“平时力气那么大,哪里像个弱质芊芊的小女娘?还是这会没有了力气,看上去才像有点像个女娘的样子嘛!”

秋分撅起了嘴巴,气喘吁吁的道:“小郎,你……你捉弄我……“

徐佑知道人在生病的时候最为脆弱,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都会因为意志力的衰退而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所以尽可能的在言语间表现的若无其事,让她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放松和平静。

很多时候,心理作用,会比药物作用更加的明显!

果不其然,说笑了两句,秋分的精神有了长足的好转,望着徐佑温和如玉的眼神,突然低垂着头,道:“小郎,你照顾我了一整夜,是不是?”

徐佑不用听都知道秋分想说什么,道:“跟你衣不解带的照顾我一个月比起来,区区一夜算不上什么。对了,忘了跟你说件喜事,今个一早听到大雁的叫声,我突然想到赚钱的法子了。”

“赚钱的法子?”

秋分一时没明白过来,道:“小郎,你要做买卖吗?可咱们哪来的本钱……”

“做买卖?哈,也可以这样说。”徐佑笑道:“不过这次的买卖跟别的买卖不同,不仅不需要本钱,而且保证一天之内赚够咱们今后一两年的全部开销。”

秋分沉默不语,天底下哪有什么买卖是一天内就能赚到大钱的?她虽然从小衣食无忧,但毕竟身份低贱,不似自家小郎君对钱财经营之事一无所知——要是做买卖这般容易,世上哪里还会有穷人呢?

徐佑当然看的出秋分的疑虑,但他并不解释,道:“等有了钱,咱们就可以雇辆牛车一路游玩去钱塘,说起来我长这么大,还很少离开过义兴郡,也就几年前去过一趟吴郡,但也只在吴县小住了几日,不知道钱塘有没有别人说的那么繁华锦绣……”

秋风被他笃定的神态感染,不再去想赚钱的法子现不现实,心里也在暗暗憧憬:听闻钱塘湖水波潋滟,最是动人,今生今世能看上一眼,便也知足了。

照看着秋分再次睡下,徐佑坐到屋檐下悠闲的晒着太阳,宽大的衣袍敞开着领口,伸手进去轻轻的抓着痒痒,很有几分前世里魏晋时期竹林七贤的风采。

袁家女郎……

徐佑抬头望着太阳,眯起了眼睛:好像是叫袁青杞吧?

说起来他虽然融合了徐佑的记忆,但记忆这种东西,有的深沉些,有的却比较模糊,更有的如果不是特意去回想,根本不知道藏在脑袋的哪个地方……所以重生以来的这段时日,先是在病榻上饱受折磨,紧跟着就是陈牧闹事,又没了食物来源,当温饱已经解决不了的时候,哪里还能记起来那个已经跟他定了亲事的袁家女郎?要不是昨晚秋分烧的糊涂提起来,他几乎都要忘记还有这么一回事。

不错,他的赚钱大计,全要着落在这位袁家女郎身上!

徐佑望着大门,如果他估算不差的话,他病体痊愈的消息一定传到了陈郡袁氏的耳中,所以对方必定会在这一两日内来拜访自己,到时候就可以好好的谈一笔生意,想来以袁氏的门风做派,出手不会太吝啬才对。

太阳渐渐的挪过中天,阳光也变得炽热起来,徐佑起身过两三次,回房给秋分喂水,其他时间都静静的坐在凳子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时不时的瞧着门口的方向。

午时,申时,酉时,时间从来没有这么慢过,但也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夜幕再一次降临,秋风吹着树梢的枯叶,将凉意悄然送入衣襟的内里,徐佑搓了搓手,弹去袍服下摆上的几片叶子,起身叹了口气。

他只是有些失望,但并不绝望,作为资深金融界人士,首先学会的一点,就是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妄言失败。

离李挚承诺的日期,还有两天!

他还可以等!

正在他转身准备进屋的时候,院子外面的青石小道上传来滴滴答答的蹄声,还有车辙和车轮摩擦时发出的吱吱之音。

“徐郎君在否,晋陵太守、左军将军府管事冯桐前来拜访。”

徐佑站定,仰起头,背对着院门,唇角溢出一丝笑意。

《重生之乱世英雄》 第十三章 死局 免费试读

扑通!扑通!

四艘挂在船侧的备用小舟放入水中,由袁府的部曲手持桀牌分往东西两侧行去。一盏茶之后,整个红叶渚的行船全都得到了一个消息:即刻起至明日凌晨,红叶渚全面封禁,断绝南北水道,所有途径红叶渚的船只要么原处停泊,静等明日开禁,要么改走北路水道然后再绕行南下,一时众多行人皆面面相觑,心中或有怒气,但明面上却不敢有丝毫异议。

袁氏,那可是楚国最顶级的门阀之一,别说封禁一个红叶渚半日,就是就此将红叶渚填平,也不过被人在主上面前说几句碎嘴罢了!

另一边,邓滔带了十五名精锐部曲另乘一舟直扑刚才射来暗箭方向的那三艘船而去,不过可想而知,登船检查一番后,没有发现可疑痕迹,想必月夭在一击不中之后,早就转移了位置。

这是打草惊蛇之计,也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就像高明的棋手,每一次落子,都要考虑之后的七八步。徐佑这样做,正是要给四夭箭出一个难题,要么他们就此乖乖的被禁令隔绝在水道上,等明日再动身,不过那时候,袁府的大船早就进了晋陵城;要么他们就得即可发动,在红叶渚发动袭击,但如此一来,就打乱了所有的谋划,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彻底失去了先机,要被徐佑牵着鼻子走。

本来排在袁府大船前面还有四艘船,也全部停止行进,往后退开两边,让出了前行的水路。船老大招呼来红叶渚所有的纤夫,攀沿着两岸的峭壁,喊着号子拉动袁府大船的船身,意图极速通过这段狭窄急湍的江流。

船到红叶渚的最窄处,一波又一波的激浪扑打而来,溅起的水花几乎要淹没船身,就是有一众纤夫的使劲拉扯,却也让整艘船发生了剧烈的颠簸,守卫在上下两层船板上的部曲们立刻东倒西歪,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徐佑皱着眉头从主舱走了出来,左彣追在他的身后,焦急的道:“郎君,外面风急浪大,还是安坐舱内的好……”

徐佑置若罔闻,径自走到连接一层和二层的船梯上,大声道:“杜毕,你怎么带的兵,让他们注意警戒,各自守好位置,不要乱!”

杜毕站在二层船楼的左舷甲板上,见徐佑满脸怒气,正要回话,突然两支白羽箭无声无息的从水中射出,瞬息之间,没入楼船最高处的望塔上的两名部曲的额头,一个倒栽,直直跌入江水之中。

咚!

落水的响声传入耳中,本就乱成一团的众人全都一愣,与此同时,一个瘦小的人影从江水下面冲天而起,荡起的水花弥漫在他的周围,映着秋日下午的阳光,发散出炫目的五彩光晕,让人无法直视。

“有刺客!”

首先发现异状的是杜毕,他正对着刺客出水的方向,所以一眼看到,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大声示警,并同时擎刀在手。

锵!

杜毕用的是环首刀,刀身四尺有余,随着一声暴喝,长刀闪着寒光,双脚在甲板上一顿,竟是凌空对着刺客的面门砍去。他倒不是鲁莽,而是刺客身在半空,已经到达最高点,正是无处借力,气息衰竭的大好时机,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单此一刀,就能将刺客劈成两半。

刀光如练,划过长空!

刺客手上不见如何动作,已经从后背的箭袋里抽出一支白羽箭,在空中将黑木弓拉开满月,箭尖正对着杜毕。

嗖!

弓弦颤动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嘶鸣,让杜毕猛然感觉到一阵眩晕,而白羽箭已经闪电般直至胸前。

危急关头,杜毕一咬牙根,神智恢复了片刻清醒,环首刀只来得及变竖劈为横挡,咣当一声巨响,箭尖正中宽阔的刀面上,并随着强大的冲力,刀身反弹砸向胸口。

“噗!”

杜毕口吐鲜血,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船上,冲劲之大,把赶过来接他的几个部曲全都撞翻在地,胸骨明显的凹进去一片,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是受了重伤。

刺客却借着射出这一箭的力道,身子往后飞出,在空中斜斜的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仿佛回旋的大雁一般远远的落在了船头。

那里,是船上仅有的空无一人的安全区域!

杜毕也算是袁府部曲里数得着的高手,可有心算无心,占据优势的前提下,连刺客的一招都接不下!

四夭箭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刺客眼神一扫,越过正从四周蜂拥赶来的袁府部曲,盯在了站在二层正中央的徐佑身上。他刚才潜伏在水中,角度无法射到徐佑,且以徐佑的身手,一箭未必能够建功,所以还不如选择望楼,先一步消除掉制高点的威胁。

两人目光交接!

徐佑终于看清了刺客的脸,一双细长狭小的眼睛,透着不见丝毫温暖的寒冰,尖尖的下巴上是薄的有些不可思议的唇,苍白的肤色如同经年不见阳光,白的发亮又瘆人,瘦弱的身子弱而无力,更像是风一吹就会倒,最引人注目的是擎在手中的黑木长弓,几乎占据了他三分之二的身高。

这是一个十分怪异的人,但他的身上,却散发着无法遮掩的浓烈杀气!

杀夭!

只看了一眼,徐佑就确定了刺客的身份,然后毫不迟疑的往下层退去,四个手持盾牌的精锐部曲已经在左彣的指挥下往他身边赶来。而在徐佑和杀夭之间,足足有七十步的距离,中间还隔着数十计的精悍之士。

无论如何,在这种状况下,杀夭都冲不过来,对他而言,明智之选,莫过于掉头重回水中,然后远遁而去!

不过,四夭箭的名声,可不是靠“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赢来的,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于死局中,

求活!

最先冲到杀夭面前的袁府部曲有十个人,前面五个左手盾,右手刀,成半月形将杀夭堵在船头,后面五个手持长枪,横架在盾与盾之间的凹槽内。

刀如蔟,枪如林!

五人为伍,十人为什,刀、枪、盾齐全,这就是袁府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也是在乱世中能够支撑起整个世家的有力保障。

“杀!”

什长是前五人中的持刀盾者,战时一切指令,皆由他发出。左右最外侧的两人应声而出,却将盾放在身下,长刀反抱在怀中,就地一个翻转,然后从肋下诡异的角度忽的挥出,贴着船板往杀夭的双脚砍去。

挨着什长的另两人同时腾空而起,一个倒转,头下脚上将厚厚的重盾横在空中,以泰山压顶之势,呼啸而落!

什长再次暴喝:“杀!”

他以肩膀顶住重盾,长刀紧贴着盾侧,刀尖直对杀夭,然后,猛的往前跨出一步!

跟着他这一步刺出的,还有后面五把毒蛇般的长枪!

几乎刹那之间,杀夭的上下左右被牢牢的封死,五张盾,五把刀,五条枪,仅仅十人,却杀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留给杀夭的唯一生路,只能后退,然后重新潜入江水之中。不过一旦落水,再想重新登船,可就不会像这一次如此容易了!

危急关头,杀夭突然动了。

他没有退,而是随意跺了跺脚,攻下路的两个部曲只觉眼前一花,挥出的长刀不知怎么竟被杀夭踩在了脚下,身子跟着巨震,仿佛被粘到了船板上,张口噗的吐出一股鲜血,齐齐趴在那里动弹不得。

杀夭侧着身子,足尖往地上那两名部曲的脑袋上轻轻一点,迎着什长的刀盾撞了上去。

砰!

什长本是使刀盾的好手,下盘极稳,这一招“盾里藏刀”自然会防着敌人迎面撞击,要是别人,他有十数种变招应对,可杀夭这一撞,迅若闪电,力大无比,他来不及反应,就被撞的往后方飞去。

杀夭的身材本就瘦小,此时缩成一团,仿佛粘在了盾上一样,随着什长的身体和五名使枪的部曲擦肩而过,然后手中的长弓往空中一伸,弹指拨动了一下弓弦。

三颗人头飞起。

咚咚!

画面定格,杀夭距离他上船的位置,前进了十一步。什长倒在他的脚下,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骨头是完整的,在他的身后,从地面攻击的两个刀盾兵头颅碎裂而死,三个长枪兵变成了无头尸体。

不过一个照面的时间,十人小队里,死了六个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