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摄政毒妃不许跑]免费试读 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绿野 2019-05-15 23:46:22

[摄政毒妃不许跑]免费试读 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免费试读

《摄政毒妃不许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摄政毒妃不许跑 即可阅读全文

《摄政毒妃不许跑》小说简介

《摄政毒妃不许跑》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我可以变成鱼前期剧情有些相似,名字有时也有错误总体还是不错,希望作者加油。小说主人公是叶静宸宗政离渊的小说叫做《摄政毒妃不许跑》,它的作者是Mr.玄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想到这些叶静宸就觉得一股怒火在心口沸腾,手指捏的咯咯作响,眼睛里迸发出凶狠的神色,叶静宸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宗政离渊的眼中。“叶静宸?怎么了?”宗政离渊心中有了一些想法,但依旧想要看看他这个小王妃的表现。。主人公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叫做《摄政毒妃不许跑》,本小说的作者是Mr.玄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野猫;上打太后,下打花花蝴蝶,偶尔逛个青楼勾搭勾搭花魁。 摄政王殿下表示对这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不屑

“我靠,宗政离渊,你是故意的吗?”

“王妃与我要去的并不是一个地方,本王要去上朝,王妃则要去觐见太后,走的门不一样,乘坐的车自然也

不一样。”

看着宗政离渊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对自己解释,叶静宸只想上去给他一拳,把自己踢出来摔得**疼也就算

了,居然还给自己准备了一辆小小的马车。

那后面的马车,看着就没有他宗政离渊乘坐的这辆阔气豪华,再加上昨天这个**还掐着自己的脖子!!叶

静宸是相当的窝火。

行,就当她忍了,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身手恢复了,第一个就狠狠的揍你一顿。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静宸带着书月走向了后面的那辆马车,这辆马车虽小,不过还算是五脏俱全,一路上也

不算特别的颠簸,还在叶静宸的忍耐范围之内。

来到这个世界,今日是叶静宸第一次离开王府,一路上叶静宸都撩着窗帘,看着外面的情形,清晨的街道,

店铺都还未开张,行人也很少,但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依旧让叶静宸陶醉。

马车行驶了半个多时辰,叶静宸就看到马车驶进了皇宫,朱红色的宫墙,森严的警卫,一路只有他们车马行

驶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从进了宫,马车又行驶了一刻钟,终于是停下了,叶静宸一下车就看见马车是停在一个不大的宫门前,此时

的宫门前站着一位身穿绛紫色宫女装的姑姑。

“见过摄政王妃,奴婢是太后身边的婉若,特来迎接王妃。”那名唤婉若的姑姑,一看见叶静宸便笑意吟吟

的迎了上来,随便的行了个礼便拉着叶静宸的手说道。

昨日才跟书月学习了拜见礼,叶静宸知道若是身份低者向身份高者行礼,必得完全蹲下行全套礼节才可,只

有身份相差不多的,才可行得随意些。

而这个太后身边的婉若第一次见自己,就这般随意的行了礼,明知自己是摄政王妃还行礼这样随意,难道是

那太后的意思?

叶静宸尽管心中疑惑,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淡淡笑了笑,毕竟初来乍到,具体情况还未曾搞清楚,不

宜发动攻击。

在婉若的带领下,叶静宸和书月向太后上阳宫走去,与婉若拉开一段距离后,叶静宸低声向书月问道:“书

月,刚才那叫婉若的,是应该向我行全套礼仪的对吧。”

书月愣了愣,看向走在前面的婉若,遂又收回目光道:“是,王妃是摄政王妃,除了见到皇帝皇后以及太后

,其余诸人都应向王妃行全套拜见礼。”

叶静宸听了,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则是思索着是不是那位太后的意思,如果是,目的是什么?给自己一个下

马威吗?还是说有别的目的呢?

叶静宸从前世起便养成了心思缜密的习惯,凡事总是会多想一些,同时根据不同的情况拟定不同的作战计划

,如今这样的习惯也影响着她此时的行动。

走了没多久,穿过皇宫中的御花园时,叶静宸看到御花园中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还

有一些还在花园中追逐笑闹。

穿过御花园,便是上阳宫,一进上阳宫,叶静宸就发现来来往往的宫女不少,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但那叫

婉若的却直接带着她们走进了主殿。

“太后,摄政王妃到了。”婉若带着叶静宸和书月站在主殿内的珠帘后说道。

只听珠帘后传来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哦?快带进来让哀家瞧瞧。”

说完婉若上前,浅笑着替叶静宸撩起了珠帘,叶静宸先一步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名相貌美艳的女子

正半卧在前方的美人榻上。

这名女子看起来不过如同二八芳龄的女子,可却没有那个年纪女子该有的活泼,倒给人一种阴狠如毒蛇一般

的感觉。

尤其是那带着些许阴狠的眼神,再配上烈焰红唇和一丝不苟的妆容,倒是真心适合深宫妇人这个词,叶静宸

这么想着。

“见过太后。”叶静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先行了个礼,完全是按照昨日书月教她的礼仪,一丝一毫都让

人挑不出错误。

“公主免礼,婉若,快给固安公主上茶,公主来和亲这一路想必是辛苦非凡。”太后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说

道,对叶静宸公主的称呼让叶静宸觉得奇怪。

“不知太后召我进宫所谓何事?”叶静宸向来是个有话直说不会绕弯子的人,因此一上来就把话挑明了。

倒是先让太后愣了愣,随即笑道:“呵呵~哪有什么事啊?不过是哀家好奇大宛的和亲公主长什么模样罢了

,同时也在宫里举办一场小型宴会,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

叶静宸听完眉头微微皱了皱,她可不笨,这太后对自己的称呼一口一个和亲公主,背后不就是想说自己不过

是个和亲的公主,在他们燕国的地盘就要任他们拿捏吗?

叶静宸表示自己很无辜,她不过是重生到了一个和亲公主身上了,跟她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这太后的话让

自己格外的不舒服,那便好好恶心恶心她好了。

“原来是这样,这深宫之中的确是让人会觉得时光漫漫,着实该找些乐子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

“是啊,诶,公主身边的这位婢女可是从前王爷身边的书月?”太后对于叶静宸对她身处深宫的揶揄丝毫不

在意,而是在目光扫向书月时显得有些吃惊。

叶静宸有些惊讶,这太后居然还认识书月?什么情况?看了书月一眼淡淡道:“是啊,怎么?太后认识?”

太后听了抿嘴一笑:“从前还未嫁给先帝之时,哀家与王爷可是青梅竹马呢,儿时哀家经常去王府玩乐,书

月那时便伺候在王爷身边。”

嚯!青梅竹马?叶静宸只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也觉得宗政离渊太能勾搭了,这太后居然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正在朝堂上的宗政离渊鼻子痒了痒,生生忍住了一个喷嚏。)

而这位太后此时却是把叶静宸完全晾到了一边,脸上浮现出一抹少女的情愫对着书月问道:“书月,王爷近

日可好?可有注意增添衣物?吃食可还进的香?”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叶静宸生生愣住了,这太后搞什么鬼?是对宗政离渊余情未了吗?那把她召进宫看来可

不仅仅是为了打发时间啊。

“回太后,王爷一切都好。”书月面无表情的回了太后的话,而太后一听便欣慰的笑了笑:“那便好,那便

好。”

随即反应过来叶静宸还在殿中,遂又恢复了之前的仪态,“让公主见笑了,哀家许久不见王爷,王爷又承担

着我燕国的大梁,实在是有些关心王爷的身体。”

有些关心?您这是很关心才对吧?要说你对宗政离渊没点什么特别的感情,鬼都不信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叶静宸却也是笑了笑:“是,太后关心我家王爷的身体,自然是好的,回头我一定告诉

我家王爷,在此先代王爷谢过太后了。”

听到叶静宸的“我家王爷”,太后脸色一白,抿嘴一笑没有说话,拿过一旁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而此时婉若端着一杯茶水走了进来,太后一看便立刻笑道:“公主快尝尝,这是今年新下碧螺春,哀家喝着

极好,公主也尝一尝。”

太后说完,婉若便将茶俸给了叶静宸,叶静宸接过那杯茶水,刚一打开茶盖,叶静宸的脸色就变了,眼中闪

过一抹杀意。

随即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这茶水里分明就是加了断肠草,前一世她叶静宸便是玩毒出身,在特种兵军

营里所特攻的便是毒剂。

对于玩毒,她叶静宸敢认第二,还没人敢认第一,这太后在她面前使毒,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不过叶静宸依旧装作一副仔细品味的模样,将那杯茶水放在鼻子下闻了又闻后道:“这茶真是极好,闻着便

是一股清香。”

说完就放到了一边的桌上,太后看着叶静宸的动作,眼睛微微眯起:“既是极好,那公主便快快品尝一下才

是啊?怎的就放下了?”

“太后不知,这茶啊,需得凉一凉,没那般热了,才是好喝的,否则是很伤脾胃的。”叶静宸说完便这么定

定的看着太后,脸上的笑容落在太后的眼中竟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太后也这么看了叶静宸片刻,遂转开了视线:“是吗?哀家还真不知道,公主倒是让哀家长见识了。”

在太后身旁的婉若看着叶静宸的模样,又看了看被摆放在一边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微微低下了头,让人看不

清她眼中的神色。

与此同时,叶静宸也勾了勾嘴角,笑眯眯的开了口:“对了,刚才在宫门口的时候,书月告诉我,这位婉若

姑姑并未对我行完整的礼节,我不知可是宫里有这样的规矩可以不向王妃好好行礼!”

《摄政毒妃不许跑》 第十六章熬鹰(一) 免费试读

想到这些叶静宸就觉得一股怒火在心口沸腾,手指捏的咯咯作响,眼睛里迸发出凶狠的神色,叶静宸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宗政离渊的眼中。

“叶静宸?怎么了?”宗政离渊心中有了一些想法,但依旧想要看看他这个小王妃的表现。

“没什么。”叶静宸此时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反正她眼前这个人已经是必死无疑的了,而且他最终的仇人是那个殇瑾轩,这个人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

“看来你心里一些东西已经清楚了,本王没说错吧?”宗政离渊伸手抬起叶静宸的下巴,脸上依旧是那样邪魅的笑容,可对于叶静宸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扭头避开宗政离渊的手:“清不清楚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还觉得我跟那个什么殇瑾轩有关系吗?哼!”

说完叶静宸转身就走,三此时早已收起了满脸的不正经,退到了四的身边,看到叶静宸要离开,三和四立刻跟上。

宗政离渊对于叶静宸的记仇没有丝毫的计较,反而冲着叶静宸的背影道:“那刺客你不打算审了吗?不审本王便杀了!省的占地方。”

听到宗政离渊的话,叶静宸一下就顿住了脚步,跟在她身后的三和四也立刻收住脚步,险些跟叶静宸撞上。

叶静宸看着三无辜的冲自己的眨了眨眼睛,翻了个白眼道:“你们俩把那个刺客带到我院子里去,在院子里审。”

说完扭头就离开了地牢,宗政离渊摸着下巴笑了笑,这个小女人还真是记仇,不过就说了一句占地方,居然还真的就挪走了。

他摄政王府这么大,还真当能占着他的地方呢?还真是记仇,这记仇的女人啊,最难对付了,这么想着宗政离渊也缓步踱出了地牢。

出了地牢后宗政离渊突然想到自己身边用惯的子音子寒都在叶静宸那里,看来要重新选人在身边了呢,一边想着宗政离渊就一边向书房走去,今日没上朝,定是又有一堆的事情等着他。

叶静宸从地牢回到她的院子,就看到子音子寒两人正站在太阳底下,眼睛眉毛都快皱到一起去了,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但是看着两人松松垮垮的站姿,叶静宸十分不满意的摇了摇头,冷冷的道:“你们俩是不懂什么叫站直了吗?”

听到叶静宸的话,子音子寒两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挺直了腰背,看着两人站直了,叶静宸也不再多说,直接走进了屋里。

没过一会儿,就看着三和四两人拖着昨晚那名刺客回到了叶静宸的院子,此时那名刺客依旧是昨天晚上被叶静宸卸掉关节的模样,不过整个人似乎都已经麻木了。

叶静宸让他们将那名刺客绑在了院子里准备好的一根柱子上,然后又让三和四搬了两张椅子,最后才对子音子寒道:“你们两给我看着他,吃饭喝水都不许给他,最重要的是不许让他眼睛闭上了!”

“啊?”子音子寒听到叶静宸的命令,楞了一下,扭过头看着那名刺客,此时那名刺客是艰难的抬起头看向叶静宸。

“啊什么啊?听不懂吗?”叶静宸无语的瞥了子音子寒一眼:“就是不允许他睡觉,小憩都不可以,他眼睛闭上一次就抽一鞭子,要是让我发现他休息了,你们俩就自罚十鞭!”

说完叶静宸转身就进了屋子,留下子音子寒苦逼的待在院子里看守着这个刺客,不过好歹叶静宸给了他们两把椅子。

而叶静宸则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拿出了前一天买下的那些药材,准备开始制作前一世的毒剂。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叶静宸让书月把饭送到子音子寒面前,压根都不允许他们俩进屋,而此时他们也发现了三和四却是消失了。

一直到太阳落山之时,三和四才从他们的屋子里出来,原来是叶静宸让他们俩睡了一天,顿时子音子寒心里就不平衡了。

凭什么他们在这看着这刺客晒了一整天,这两人就能睡一整天,两人顿时就不服气了,看着叶静宸的眼神也更加幽怨了。

“你们俩瞪着我干嘛?他们俩晚上要换你们的班,你们还不服啊?要不服你们俩晚上可以继续!”叶静宸吃过晚饭走出房间就看到了这两人的目光。

尽管他们两人在叶静宸看向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扭过了头,可他们那不服气的模样没逃过叶静宸的眼睛。

子音子寒听到叶静宸的话,先是一愣,随即惊讶的扭头看向叶静宸:“不不不,王妃,我们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们刚才瞪我干嘛?宗政离渊就是教你们这么瞪人的吗?”叶静宸对于这两人也是相当的无语,不过她转念一想,这两人跟在宗政离渊身边眼界也是高的。

对于自己不过觉得是个废物罢了,不服也是正常的,再加上这两人又不比三和四被自己整蛊过,肯定心里怎么都是不爽的。

“王妃,以后不会了,还望王妃海涵。”子寒最先低头对叶静宸道歉,随后子音也低下头不说话,两人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是逾矩的,不再多说一句话。

三和四接替了子音子寒后,子音子寒觉得终于是轻松了不少,当即去吃了饭爬回屋子里去睡觉,这一整天没怎么动,两人却是感觉累的要死,因此哪怕是那极不舒服的床,两人也入睡的极快。

而夜晚的叶静宸,已经将所有的药材按照要配备的毒剂,按分按量的分开完毕,看着这些药材,叶静宸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这些药材制作完成后还需要一些特殊的装置来盛装他们,这个世界可没有叶静宸前一世的针筒,这就让叶静宸不得不想别的办法了。

最后叶静宸思来想去,自己按照前一世的针筒设计了一种新的盛装药剂的东西,并且在纸上一一画了下来,等到弄完这一切,叶静宸才去熄灯睡下。

翌日,一大早叶静宸就走到院子中查看那名刺客的情况,三和四看守了一晚上,这刺客没合眼,他们两人也基本上没合眼,此时是呵欠连天。

再看那名刺客的情况,此时是想打哈欠却因为下巴被卸掉了也没法打,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而整个人的眼睛也都布满了血丝。

“不打算说一下是谁派你来的吗?”叶静宸在那刺客跟前走过来走过去,那刺客眼睛一闭一睁,满脸疲惫却就是不开口。

“你要是说了我就让你睡觉如何?”叶静宸看着那名刺客,用一副诱拐小孩的语气说着,而那名刺客则是在叶静宸这么说着的时候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可眼睛刚一闭上,叶静宸就一鞭子抽了上去,还好巧不巧的抽到了昨天夜里阿三抽到的那个伤口,顿时那刺客一个机灵就清醒了。

这刺客看着叶静宸的眼睛,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大宛的和亲公主既不杀了自己也不对自己用酷刑,唯一一点就是不让自己睡觉,不过就是不睡觉罢了,又能从自己嘴里逼问出什么?还不如给自己一个痛快!

看着这刺客还是一副负隅顽抗的模样,叶静宸也不逼他,把鞭子扔回给三:“一会儿那两个起了就让他们换你们,你们俩就去休息吧,估计今天晚上还得有一晚。”

“是,王妃!”三和四说完就重新坐回了椅子里,尽职尽责的看着那刺客,而叶静宸则是去开始锻炼自己去了。

等到叶静宸用过早饭,子音子寒才爬起来,跟三和四换了之后,两人再一次坐到了太阳底下晒着。

原本以为一上午又要安静的度过,这在叶静宸吃着书月拿来的小点心时,一名女子踏进了叶静宸的小院。

正好碰上书月从屋子里拿着食盒走出去,看到那女子先是楞了一下便上前道:“润儿姑娘可是找王妃有事?”

“哦,我也没什么事,就是许久没看见王妃了,今日特来看看。”那润儿心不在焉的抖着帕子说道,随即她就看到了被绑在院子里的那名刺客还有看守的子音子寒。

“诶?王妃这是在做什么?可是那人做错了什么事?怎么能这样绑着呢?”那润儿绕过书月,边说边向那名刺客走去。

书月一看立刻上前拦住了润儿:“润儿姑娘,你如果没什么事就请回吧!”

“你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那个人看着都快死掉了叶静宸怎么还能把他绑在那里呢?你居然也不去求求情?你们……你们都太狠心了吧!”润儿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捂心的模样。

看着那架势,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有一副菩萨心肠呢,不过这润儿的神情动作落在书月眼中,却是一副做作的模样。

因为书月心里清楚,这润儿是她家王爷养在府里的这些女子中最有心机的,就是不知道今儿个又要演哪一出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