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澹台清云花凌落的小说[飞云逐月]免费试读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5-15 23:38:20

主角叫澹台清云花凌落的小说[飞云逐月]免费试读

《飞云逐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飞云逐月 即可阅读全文

《飞云逐月》小说简介

《飞云逐月》小说整体节奏不快,男主性格低调,剧情诙谐幽默发展合理,真心不错,值得一看!!!。小说主人公是澹台清云花凌落的小说叫《飞云逐月》,是作者紫忆容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流水叮咚,清澈的回响在山林间;晚霞下的秋林色彩缤纷,飞鸟归巢,热闹而和谐。红多拉着陈旧的灰蓬马车,颠颠的走在山道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今晚又只能露宿山林了。从平和村李家出来,穿过桂山县,到这芒山。主角叫澹台清云花凌落的小说是《飞云逐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忆容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做为一个在军中摸爬打滚十几年的女军医,在执行任务时光荣牺牲。再睁眼,与自己对视的是一颗滴溜溜的人头,鲜血淋漓,死不瞑目!呵呵,老天,你真会玩!把我弄死在战场,又丢了回来,可这小胳膊小腿的,爬都爬不起来

精彩章节试读:

“七彩锦鸡,别杵门上发呆了。”澹台清云捡了颗石子就一个弹指,刚好打在花凌落额头上。

“什么?”花凌落尚未回过神来,茫然的望着清云,眼中无焦距。无梦山庄母亲温暖的笑容,那个人狰狞的脸,妹妹无一丝生气闭紧的眼;流淑河那些影影绰绰的灯火,苏锦琉璃的花船,女子的温侬软语;伴着边疆将士的呐喊,刀剑的交鸣,满地的鲜血残肢,混杂一起。

花凌落痛苦的抱着头,蜷缩着倒在了地上。

“哦,唛嘎!这么不经打。”大男人这么弱鸡,到了云惋手中可怎好呢!那个女魔头……清云打了个哆嗦,谁会相信,江湖中人人敬仰的小医仙,实际上是个辣手催花,惹她就杀的性子;而那个人人俱怕的毒医小清青却是个温柔害羞,见人就躲的小可怜;也是,惹了清青的人,从来都是笑着死的。

“大哥哥,醒醒,醒醒,呜呜呜……,大哥哥不要死。”丫丫吓坏了,摇着花凌落,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见着花凌落没反应,哇哇大哭。

小胖也慌了,急急伸手去扶。李叔见着清云没有太大的反应,也是知花凌落定是无大碍,便老神在在的坐着没动。

“丫丫,不哭。”清云从袖袋中掏出个白色的小瓷瓶,“丫丫,将大哥哥的食指伸进这个瓶子里,不用半刻钟,大哥哥就会好了。”

水汪汪的眼里带着惊惶,小丫头好不容易止住眼泪,小小的人儿一抽一抽的,委屈的看着清云;真是让人犯罪感满满。

小胖迅速从清云手里拿过小瓶,蹲在花凌落身边打开了塞子,将花凌落的手伸了进去。

太阳升到半空,**辣的晒得脑儿疼,这天儿好,再晒上两天,就可以收割了。

老百姓所祈盼的,也就是风调雨顺,能有个丰收年,来年里能不饿肚子,能在一两个月里,吃上顿晕腥,再好点的,有个余钱,在过年的时候,家里人人身上都能有件新棉袄。

可这样的日子,多少年没有了,五年,十年?十七年了吧,慕容大将军的小公子都快十六岁了。宣宁五年,大齐与阴渠国开战,后一年,将军夫人手握着剑在战场上生下了小公子,慕容家的女子真不简单,比男子还骁勇,听闻慕容大小姐也是在马背上长大的。

官家的小姐,哪个不是金枝玉叶,边城哪怕再乱,京都那些大老爷,谁家不是歌舞升平,哪像小老百姓,家里男人上了战场,女人就得扛起奉养一家老少的重任,也就慕容家的女人了不得,建了一支女兵,听说比男人还凶残。

还在村口,就闻到了阵阵肉香,李三郎一路小跑进了院子。李叔正在灶上忙活,桌上放了大半盆炖肉,肥肥瘦瘦的很是诱人。丫丫端着小碗呼哧呼哧的啃着个大骨,小胖在一旁看着咽口水。

“爹,小公子买了这么多好吃的。”看着锅里翻炒的鸡肉,李三郎搓搓手,两三个月没沾晕腥,这香味太诱人了。

“臭小子,洗手去,一会够你吃的。”李叔笑骂一声,像这样鸡鸭鱼肉齐全,他也十几年没见着了。

花凌落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屋顶,一时没想起自己身在何方。

清云敲了敲门,花凌落转头看着她。

“别躺尸了,赶快起来,我们一会要赶路。”

“去哪?”花凌落躺着没动,“我不走,以后就在这里了。”

“你?在这?”清云不可思议,这**,肯定是脑子玩坏了,“看样子,你是过腻了好日子,想找**是吧。”

“要你管!”花凌落翻身,把背留给了澹台清云。

很好,这**还真是活腻歪了,实在是欠**。这样的人,就该丢给云惋,让她好好“心疼心疼”,也该是感受感受那翻销魂滋味,会让他知道,人生还可以如此精“精彩”。

《飞云逐月》 第九章 风起花落 (五) 免费试读

流水叮咚,清澈的回响在山林间;晚霞下的秋林色彩缤纷,飞鸟归巢,热闹而和谐。

红多拉着陈旧的灰蓬马车,颠颠的走在山道上。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今晚又只能露宿山林了。

从平和村李家出来,穿过桂山县,到这芒山道,这么点路,就走了整整两天,等到了九曲山凤凰台,都得入冬了。年前还得赶回京都,再这么慢悠慢悠的,肯定得错过和家人团聚。

想爹娘,想大哥大姐,要是没有那金陵一大家子糟心人,回京就更让人期待了;嗯,还有娘的情敌,那也是个大麻烦!

清云坐在车辕上,双脚挂空,悠哉的晃荡。

花凌落有气无力的躺在车箱里,想要抬抬手,真难。这女子也恁狠了,下这么重的软筋散;还有这车,颠得黄胆水都吐干净了,“祖宗,这太阳都下山了,能找个地方休息么,我的胃都快吐出来了。”

“哼,花祖宗,从平和村到这走了两天了,才走出百里,你才是我祖宗。”真想把那家伙踹下去,要不是老头子交待了,才懒得管他。

“亲亲祖宗,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给个痛快话。”花凌落艰难的坐起身,“我又不跑,犯不着下软筋散吧!”

清云打了个哈欠,“方便啊,在龙塘坳你不就跑了么。”

花凌落无语,“还不是因你清风公子的名头,医术卓绝,毒术更可怕,什么时候着了道都不知道,你要真下毒,我死了找谁哭去。”

“还用得着我给你下毒,你不早就中毒了么。南蛮的夺魂蛊,好几年了,真是难得一见呢。”

花凌落眼神幽暗,不再着一语,静静的想着心事。

“要是我啊,东西是我的,我不要了,也只能是我给,你才能拿;若未经过我同意就想拿走,那抱歉,只能踩碎了;你想要,就捡起来,慢慢拼吧。”清云语调轻松,她的东西,只能是她的,除非她并不想要。

“你都知道什么?”花凌落咬着牙问。

“就你们无梦山庄那点破事,我是懒得说。”清云摆摆手,我忙得很,还得管你,死老头子也不安好心,知他打得好主意,怎能遂他的意了,把你丢到凤凰台,让云惋操心去。

“八年前老庄主过世,我随老头到无梦山庄祭奠。”

花凌落不再言语,只有红多缓步走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从流淑河赶回去时,那满目的白帐以然挂满了整个无梦山庄。没能见着爷爷最后一面,是他不孝!

花彦东为那个女人和儿子,害死了母亲和妹妹,不顾爷爷的反对,便接了他们入庄,将他从无梦山庄的继承人变成了江湖人人笑话的二公子。心灰意冷的他离开了无梦山庄,在流淑河醉生梦死,都不曾回去看病重的爷爷……

澹台清云看着颓废的花凌落,这可怜的孩子是被打击得太狠了,看那生不如死的样子,啧啧,太差劲了;那老头还叨着说是个好孩子。算了,还是给他点阳光吧,要真玩死了,还不得被那两老唠货给坑死。

“哎,七彩锦鸡,我跟你说,你身上那个夺魂蛊没有了哦。”清云很是高兴,那夺魂蛊在花凌落身上养了七八年,可是小金的大补之物,金蚕蛊王有多难养,弄了这么些年,才养得这一只。

“你不是骗我?”花凌落很激动,这些年,这该死的蛊,随时能要了他的命,一丝意念都不能有,只要他一想着报仇,念头才动,整个头就像要炸掉,更别论说出口了。

“我是谁?”清云看着花凌落问。

“你?你是慕容大将军的小公子慕容临奇,江湖鼎鼎大名的清风公子。”花凌落拧着眉,“不对啊,碧湖清风公子复姓澹台名清云,是男子,而慕容临奇是大将军的儿子,而你!。”

花凌落彻底凌乱了,使着劲爬到车辕处,“你是女子,那清风公子是谁?慕容临奇又是谁?”

花公子太激动,伸手要去抓澹台清云,结果啪一下,摔马车下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