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权色声香]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商秦怀柔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绿野 2019-04-16 08:07:16

[权色声香]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商秦怀柔的小说免费阅读

《权色声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权色声香 即可阅读全文

《权色声香》小说简介

《权色声香》作文章写的真心不错,生动形象,活泼有趣。主角可爱极了。尤其是女主描写的很细致,不由自主的就浮现脑海。整个文章也很连贯,一条主线贯穿着许多小故事。结局也很精彩。值得一看。妈蛋编不下去了,能坑一个算一个。主人公叫唐诚的小说叫做《权色声香》,是作者我爱富婆创作的官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12.轻轻的动作12.轻轻的动作马玉婷就坐到孙书记办公桌的对面。孙运笑呵呵的说:“玉婷啊,你上任城关镇党委书记也有大半年了,怎么样啊?工作开展的还顺利吗?有什么难处没有啊?”马玉婷说:“谢谢孙书记的关。热门小说《权色声香》是狗尾巴狼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夏商秦怀柔,书中主要讲述了:夏商一觉醒来,穿越为华朝扬州富商之子,与将门嫡女秦怀柔达成三日之约。其后以夏春秋之命前往怡然春院,独占鳌头,妙音醉满楼。赏风月笙歌,品南北香食。这就是高级知识总监夏商穿越古代给自己制定的终极目标。

精彩章节试读:

“快!快点儿!”

一辆疾驰的马车不知何时出现在榆林县城中,马儿膘肥体健,毛色油亮透光,车厢朱漆染色,四周挂着上好的丝绸,门帘窗帘还装饰着精致的刺绣,跟夏商的马车比起来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车厢内有一妇人不断催促着车夫,与之同座的还有个冷峻的中年男人。

这气派的行头一看便知是大人物,纵使马儿在城内横冲直闯也没人敢抱怨,纷纷闪躲,生怕挡住了去路。

“这这这……这可怎么办呀?那该死的二世祖怎又活过来了?柔儿怕是又要跟他纠缠不清了!”

“哼!活过来了又如何?如今的夏家还配得上我秦家女儿?”

“老爷你不知道,怀柔这丫头重情义,认死理。我怕夏家没有正式的休书,她还把自己当夏家媳妇儿,那样可就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你我亲自来,还怕那丫头不回去?再者说,当初嫁入夏家她不也不愿意吗?跟夏家撇清关系,她是巴不得才对。”

妇人叹息一声:“希望如此吧。”

……

今晨天色有些沉,风渐渐大了起来,柳絮被卷得漫天而起,阴云层层叠叠地向榆林县的上方靠拢,一场暴雨正在酝酿。

“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这是自负,还是自信?那不争气的相公何曾说得出这种豪气干云的话?”

夏商的一句话让秦怀柔大感意外,大为震惊,甚至是另眼相看!

以往的夏商是什么角色?

扬州城出了名的纨绔,不学无术,仗着有几个臭钱欺男霸女,打扮得风度翩翩也是附庸风雅,胸无点墨,口无文章,先前的句子也是他能说来的?

秦怀柔还在惊愕中,夏商已走到其面前,细细地看了看这个比自己还高一丝丝的女人,忽觉她有些可怜。

“如果你对夏家真有那么一丝丝不舍就请留下吧,不管我夏商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但现在绝对是个能让夏家恢复荣光的人。”

淡定清晰的话中透着无比地自信,这跟以往的夏商截然不同。

秦怀柔看着他,发现眼前的男人虽还是那张面孔,但言语之间找不到一丝熟悉之感,仿佛从头到脚都换了个人似的。

沉默了许久,秦怀柔擦了擦眼角的挂着的眼泪,低声说:“就你先前那句三年不鸣,鸣将惊人,我便暂且留……”

“留什么留!”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院外忽然冲了进来的。

秦怀柔眉头一皱:“父亲?!”

此人便是秦怀柔的父亲秦峰。

“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别人都不要你了,你还赖着脸皮想留下?傻愣着干嘛?赶紧跟我回家。”

秦怀柔的母亲秦氏远远地站在院外,眼巴巴地望着女儿眼眶通红,她没说话,因为她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她是天底下最了解自己女儿的人!

若是女儿要留下,就是天塌下来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的。

可是秦家和秦峰能同意吗?

秦家的女人怎么可能跟一个一无所有的家庭扯上关系?以往的夏家若非有钱,秦峰也不会把女儿嫁过来,现在夏家被连根拔起,正担心会连累到秦家呢,又怎么会让秦怀柔继续留在夏家?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走!”秦峰加重了语气,一张僵尸脸,连根胡子都不动一下。

眼看少夫人就要答应留下来了,谁料秦家老爷会出现?

李忠可不想前功尽弃,上千两步:“秦老爷,少夫人……”

“滚!此地还有你说话的份儿?”

秦道峰可是经历过战乱的,一身戾气何其吓人?这一声喝,李忠再也不敢多嘴了。

“父亲,你先回吧,女儿……女儿思量之后觉得应该留下来。”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跟我走!”

接着,秦峰上前就去抓女儿的手,秦怀柔却往后一闪,躲了过去。

一时间,父女两僵住了。

风卷着片沙尘从父女之间穿过,朦胧间秦峰微微眯眼:“你再说一遍?!”

秦怀柔分毫不让:“女儿要留下。”

“你疯了?夏家已经不要你了!你凭什么留下?”

“没有休书,我便还是夏家少夫人。如今夏家正直生死存亡之际,我作为夏家的夫人,焉能置身事外?”

“你个不孝女,敢顶撞为父?!”

“女儿并非顶撞,只说心中所想。”

秦峰没想到女儿在这么多人面前都不给自己面子,气得咬牙切齿:“好好好!当着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姓夏的如此对你,你还向着他说话?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我告诉你,只要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你跟夏家再扯上半点儿关系!”

“当初是父亲教导女儿三从四德,告诉女儿出嫁前以父母为大,出嫁后以相公为大。嫁入夏家时,女儿百般不愿,只念一切当以父母之命为先,便委屈嫁入夏家。现今夏家遭难,父亲又要女儿抽身是外,弃相公,弃家族,且问父亲这是为**者所为吗?

女儿从小习武,却也不敢辱没家风,三从四德从不敢忘,如今女儿已为人~妻,当事事以相公以家族为先,恕女儿不敢相从!父亲你且回吧!”

“你你你……”这回秦峰是真忍不住了,怒目圆瞪似乎浓眉都要着火一般,“现如今为父已管不得你了是吧?处处以相公为先是吧?那好,我便让你没了相公,看看你以后听谁的!”

堆叠许久的阴云中传出一声闷雷,震散了呼啸着的风,半空的柳絮、沙石纷纷落下,一切似乎静止了,只有阴云在一点点往下掉,如一团烂棉花彻底淹没了阳光。

“滴答……”

雨滴落下,如一串串晶莹的珍珠从天而降。

初雨时,秦峰双臂一震,无形的真气将即将落在身上的雨滴瞬间化成了水雾,右手三指化作索命的勾爪划破初生的雨幕直接朝夏商方向而去。

一丈之外,夏商便已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势,如一股滚烫的热浪直击心底。

这是一名普通的现代人从未有过的体会,也是一种无法抵抗的压力!

一时间,夏商整个人都麻木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吗?

秦峰的速度奇快无比,作为将门之后,又是一家之主,武功岂能一般?若是被他这一爪锁住喉,九条命也不够死!

转瞬间,秦峰就到了夏商面前,眼看就要抓住夏商,身边忽然一道剑光来!

雨幕中忽然闪出一丝鲜红——

“柔儿!你疯了!“

院外的秦氏终是坐不住了,顶着雨幕冲进了院子,飞快地跑到秦峰面前抓住他被剑锋划破的手臂。

这一幕任谁都不曾想到,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身处大雨中,只看着秦怀柔,看着她手中血的剑,还有她微微发颤显得很艰难的身体。

这一刻,夏商的心如遭雷击,其间震撼无法言喻。

一个古代女子竟对自己父亲拔剑相向,这需要怎样的勇气和决心?此刻她的内心将承受多大的压力?

而这一切竟然是为了一个一心想要休了她的男人!

“天下真有这么傻的女人?”

夏商不敢相信。

《权色声香》 12.轻轻的动作 免费试读

12.轻轻的动作12.轻轻的动作马玉婷就坐到孙书记办公桌的对面。

孙运笑呵呵的说:“玉婷啊,你上任城关镇党委书记也有大半年了,怎么样啊?工作开展的还顺利吗?有什么难处没有啊?”

马玉婷说:“谢谢孙书记的关心,我工作上还可以,没有什么难处,今天来找孙书记,是有一件小事,要麻烦孙书记帮忙过问一下。”

孙运看到马玉婷美白的额头上渗出了点点的汗珠,小脸庞红扑扑的,就从桌子一角拿了抽纸,递给马玉婷说:“来,擦擦汗,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要着急。”

马玉婷就把唐诚的事向孙书记做了汇报。

孙运听后,哈哈大笑,说:“就这点事啊!也把我们柳河县美女书记急成这样!”

孙运看到马玉婷的香汗还在流,自己亲自拿起抽纸,绕过办公桌给马玉婷擦了一下汗,然后看了一眼抽纸,好像抽纸上有宝贝似地,依依不舍的丢到了垃圾桶里,拍了一下马玉婷的肩膀,眼光斜了一下马玉婷的丰腴的胸部,那里挣脱了一个扣子,娇嫩白皙的酥胸,已经露出轮廓。

孙运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就拨打了县公安局程千金的电话,让他过问一下唐诚的案子,没有什么原则性大事的话,教育一下,就放回来。

公安局长程千金唯唯诺诺的急忙答应了。

侯秘书走了进来,请示孙运说:“孙书记,你去市里参加城市规划会议,上面文件要求还要去一个县级分管城市规划的副县长,而洪副县长腰椎间盘突出,在家休息呢,你看,是不是让县城建局孔祥明局长和您一起去啊?”

孙运沉吟了一下,正好看到身边坐着的美女书记马玉婷,当即表态说:“我看这样吧!玉婷书记正好在我这里,她是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分管城中村,城市规划工作离不开城中村的配合,更离不开城关镇的党委书记,就让玉婷跟我去市里参加会议吧!”

侯秘书说:“好的。”然后出去就安排车辆了。

孙运就站起身对马玉婷安排说:“走吧,陪我到市里开会。”

马玉婷谦虚的说:“孙书记,上面要求是去一个副县长,而我才是个正科级干部,级别不相符,我去合适吗?”

“合适,怎么不合适!”孙运正色说:“我是县委一把手,我说合适,它就合适。”

马玉婷接着说:“孙书记,可是,我的司机还在派出所里押着呢,没有司机,我怎么和你去开会啊!”

孙运笑了一下说:“这个好办,你坐我的车去,就我们两个人的会议,多去车也是浪费吗!”孙运看了一眼马玉婷说:“你放心,你那个司机的问题,等一会,老程一定给我回电话,是怎么处理的,他会向我汇报的。我们先去开会吧!”

马玉婷就和孙运走出办公室,县委办公楼门口,孙运书记的公务车,车牌号是一号车的商务别克已经停在门口,整装待发了。

算上司机,他们一共四个人,侯秘书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孙运和马玉婷坐在了后面,双人座位上。

别克车上了高速,柳河县公安局长程千金就来电话了,向孙书记汇报了唐诚的案子,最后的处理结果是:扣押唐诚在派出所,警戒教育二十四小时之后,就放回去。医药费由唐诚负责。

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是程千金折中处理,无奈的选择,一方是县委书记,一方是县委副书记,当中还夹着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程千金只能是找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案。

这个结果,马玉婷还是满意的,医药费不是问题,单位上就能解决。

马玉婷对孙运说:“谢谢孙书记。”

孙运自然的把手掌放在马玉婷的大腿上,笑呵呵的说:“这没有什么,只要你满意就好啊!”

马玉婷身子动也没有动,生怕一动,孙运书记的手掌会挪走,会让孙书记误解了自己的心思。毕竟刚帮了自己的忙,又是自己的直接上司。

孙运呢,看到马玉婷微闭着眼,没有一丁点的异议,他的胆子就更大了,把手上的文件夹放到马玉婷的大腿上,遮挡住他的手和马玉婷的大腿根处,也挡住了前面司机和侯秘书的视线,手掌轻轻的在马玉婷的大腿根处磨砂起来。

开始,马玉婷只感觉痒痒的,后来,这个孙运就不满足只摸蹭那个大腿根了,竟然把手掌像一块帆布一样,直接盖在了马玉婷的私*密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